(盗墓笔记同人)盗墓笔记同人无涯+番外 作者:宿冷(下)

 

第117章 第 117 章

  王盟可不知道自己老板又在想那些作死的事情,只是兀自兴奋着自己找到了入口。

  张起灵和吴邪走近那个洞口的时间很是巧合,因为从洞口传出来的声音扭曲了一下,竟然不再是之前的喇嘛庙敲木鱼般的枯燥撞击和念经声音,而是由浅而深地转化为哗啦哗啦的水声和打雷的声音。

  吴邪神色一凛,他已经尝试控制自己的思维,因为之前的某些经历的缘故他对这种“工作”可以说是驾轻就熟,但是这里还是展现了不应该出现的情况,这说明青铜树的能力比他想象中的更危险。他这些年走过的危险路段绝对不少,现在张起灵也恢复了记忆又给请同事额外提供了素材,他们两个人的记忆混合到一起会造出个什么东西真的是不可预料。在这里经验真的是最不重要的东西,上辈子他跟解子扬两个菜鸡脑子里空的连鬼片都没看过就这还差点躺进太平间里去,这辈子……难说。

  王盟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吴邪为了防止他胡思乱想本来就是严防死守,现在情况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再说也只能是增加难度,所以就他一个看起来还挺开心——跟上辈子的黎簇一样。

  吴邪看了一眼张起灵,张起灵站在一边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严肃,吴邪看了一眼也就不再琢磨这位大佬到底在想什么,按照计划用绳子把三个人栓成一串小龙虾之后就对王盟打了个手势,一猫腰钻进了洞里。

  洞很深,纠缠盘错的气根把里面的空间几乎占的满满当当,这些气根里栖息着许多虫子,在手电筒光的照射下那些黑色的硬壳泛着蓝绿色的幽光,吴邪一进去他身上的血就惊扰了这些东西,伴随着窸窸窣窣的爬行声,吴邪能感觉到甲虫的硬壳和爪子从自己身上脸上擦过的诡异触感。

  这些虫子看起来很眼熟,像是蛇沼里那些吸血的草蜱子又像是杨家老坟里面那些在专门盯着人脚踝手腕吸血的毒虫。吴邪猜测这可能是两种虫子的结合体,于是停下来转身顺手给自己来了一刀然后直接一巴掌糊到王盟脸上糊了他一脸血:“小心虫子。”

  王盟苦着脸还不敢真的把他老板留给他的血擦掉,只好瘪着嘴用手在血迹上面蹭了蹭,蹭了一手的血之后再擦到自己身上。然而不动还好,一动他就感觉到了身上窸窸窣窣的虫子爬行的动作,原来刚刚那些虫子已经跑到了他身上注入了那些麻痹人感知的毒素开始吸血,要不是吴邪这一下,在这一片漆黑里他可能得被吸干了才能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这下王盟也不委屈了,老老实实在自己前后两位大佬的保护下往前走。不仅不委屈,他还从对比中感受到了一丝快乐——看看那个据说是他老板发小还是他前老板的小胖子(其实解子扬不是很胖,只是比较圆润而已),再看看他,啊果然,他才是他老板最爱的崽。

  果然,幸福就是靠对比出来的,伟人诚不欺我。

  作者有话要说:

  叹气.jpg,学习令人秃头

 

 

第118章 第 118 章

  在手电筒的帮助下,吴邪看到随着他前行时间的加长,那些榕树气根也在逐渐减少直到最后消失,露出的灰白色石制甬道覆盖着深绿色与青黑色交错的青苔和藤蔓,但是只有凑近看才会发现那些都是细小的虫子,悄无声息地翕动翅膀。

  吴邪皱起眉转身,却发现自己身后的王盟和张起灵竟然都不见了!而为了安全起见而拴在每个人身上防止出事的绳子也被不知名的东西割断——断口平滑,应该是被栓住的人亲手割的。

  吴邪皱着眉四下望了望,然后惊诧地发现甬道就像是有生命一样,榕树的气根迅速退却而青苔与藤蔓则占据了战场——这个场景正在逐渐完善,他不可能原路返回了。

  不过这倒有个好处,这说明了这是一个单人场景,因为多人场景的话就必须要多人都到齐了才会正式“开始”,这样的话就没必要割断绳子了。

  平复了一下心情,吴邪把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通通镇压了之后,这才一手提着枪一手攥着手电筒往前面开始慢慢探索。

  王盟走着走着就是一个转弯,转过那个有180°的弯之后他家老板就这么顺理成章地不见了,回头准备跟另外一位大佬交流一下结果发现后面空无一人。得,完了。看到本来栓他老板的绳子已经被切断了之后,王盟捡起了绳头在自己腰上缠好,毕竟谁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得到绳子的地方。他呆的地方是一条看起来古色古香的走廊,朱红色柱子端庄典雅,飞檐翘角精致优雅,小桥流水秀美可爱,然而偌大的庭院里却空无一人。巨大的樱花树生长在庭院的一角,王盟困惑地四下张望,他不曾进过墓穴,自然也无法想象真正的墓穴是什么样子,所以这里折射出的,是他忘记了的记忆和目前的想法里最诡异的事情。

  沿着走廊越往前,这里就越凋零破败,屋舍倾颓流水干涸,蜘蛛肆无忌惮地在檐角织出大网网络那些迷路的蚊虫。走廊的侧边有不少的屋门,但是没有一扇能够被轻易地打开。走廊很快走到了尽头,在褪色的朱红色柱子和墙皮剥落的灰黑色墙壁中间,一扇乌黑色乌木做的大门安静地半掩着。

  王盟带着困惑,和一点点不详的预感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了供台上摆放的一个盒子和一个牌位——

  吴邪。

  张起灵在发现前面的两个人不见了之后就明白自己这是着了青铜树的道了,不过他也不惊慌,只是默默解开绳子往前走去。

  他仿佛从阴暗的密室里走出,又像是再次回到那里,零星的棺椁逐渐变得密集和诡异,每个棺椁里都穿出平稳而清晰的心跳与呼吸声,地面上爬行生物留下的怪异血红色痕迹令人看了就头皮发麻。张起灵却视如无睹,他握住手里的黑金古刀,手指缓缓收紧,手指的骨节因为不自觉的用力而突出。

  这里,是张家古楼的上层。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也是好好学习的一天呢……呜呜呜物理为什么这么难?看着我脱落的头发,暴风哭泣.jpg

 

 

第119章 第 119 章

  棺椁上缠绕着诡异的血红色植物,它们仿佛会呼吸一般一扩一缩。这些是最古老的“体外输液管”,连接着那些已经死去的人的躯壳。

  张起灵抿起嘴唇,这些东西像是升级版的血尸,又像是丧尸,它们没有神智也不知道疼痛疲惫,一旦扯断了输送营养的管道便会爬起来追逐生物掠夺其身体中的能量,直到自己体内的能量无法驱使自己的身体移动为止。

上一页90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