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之重组家庭的小女儿 作者:二十来岁(下)

 

第92章 重逢有期

  第二天早上, 宋晓带上了星期天早上早早起来做的叉烧,这些是早就答应好要送给小简和小卢的。

  今天比往日早起了一个小时不止,白秀华隐约听到了客厅里的声音, 呗惊醒了过来, 但是随即也想明白了宋晓今天为什么起那么早, 自己也就不管了。

  堪堪赶上今天的第一趟公交车,一上车就赶紧找了个座位坐好, 额头上冒了不少汗, 后背都感觉有些黏糊了。

  到了百货大楼这一站下车, 她先去旁边的国营饭店买了两份包子, 就要往桂春巷走去, 却在巷子中间的拐角处碰到了两手拎着行李的晏桥。俩人都因为这个转角的惊喜愣了下。

  这个点还太早,很多人家也都才刚刚醒来做早饭, 也有些不着急做饭的还在睡梦中呢。巷子里静静悄悄的, 好像他们单是在这里站着, 就已经是独成一个世界。

  晏桥昨晚就和家里人说好了今天早上他要早出门,且大家都要去上班,就不让人送了。悄悄地起了床,洗漱后就拿上早就收拾好的行李出门, 正准备先去国营饭店买点吃的, 然后就坐公交到火车站去。

  谁知道在这里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竟见到了心心念念的姑娘。心头涌起一阵阵滚烫, 也顾不得许多, 大步走上前去, 张开双手就把人给揽进了怀里。

  手里都还拿着行李, 单是地上都是尘土, 又不想弄脏了带着的袋子,只觉得不能再把人抱紧一点,就打算还是把行李扔下来。

  而宋晓却是直接伸出手环住他的腰,脑袋靠了过来。

  就这么抱了五、六分钟,突然听到身后的巷子有人声,宋晓赶紧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两步。抬起脸的时候,眼眶里都是红红的,泛着泪光。

  晏桥从不知道分别是这么要人命的事情,一时间也觉得有些哽咽,声音有些沉闷,“我会很快回来的,你在家里一定要好好的。”

  这句话来来回回的不知道说了多少遍,宋晓都想笑话他词穷了。她在家里哪有什么烦恼呢,反倒是远在京城的他才是需要好好的。

  说话交谈声和脚步声由远及近,是晏桥隔壁家的邻居,看到他和宋晓站在这儿,福至心灵,一下子就明白了晏桥八成是和这个姑娘谈对象了,也难怪,这个姑娘本来就和晏家的人关系好,近水楼台先得月也不是没有道理。

  知道晏桥提着行李是要回京城工作了,眼下他和人家姑娘肯定不少话想说,她们这些过来人十分善解人意,就说祝他出行一帆风顺,就这么往前走了。

  宋晓见人一走,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刚刚两位婶子走过来打招呼,她们的眼神像是透视镜一样好像什么看得明白,她就莫名觉得脸烧得慌。

  晏桥还得赶火车,不能继续再留下和她说说话了,宋晓就把自己买的另一份包子塞进他的行李袋里,晏桥故意打趣她道:“我回了京城,有的人不会连早餐都吃不上了吧?”

  知道他说的是自己,宋晓傲娇地仰了仰头,“那不会,正好我以后能天天吃食堂的早饭,说不定还吃得更多呢。”

  还想说些什么,却刚好有一趟去火车站的公交车到了,这趟车不好等,宋晓就叫他赶紧去上车。

  晏桥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才提步跑过去,刚上车,车子就开始发动了,晏桥靠在车窗旁冲她挥手,宋晓这儿鼻头一酸,眼泪也跟着冒了出来,控制不住地跟着往前跑了一段,直到车子一直开远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站在原地呆愣了许久,才终于接受了晏桥已经离开了的事实,抬起手背擦了擦眼泪,才失魂落魄地往公交站牌那儿走。

  晏桥这儿一走,宋晓郁闷了两天才缓过来,然后就一心投入到工作中。跟着晏阿姨学得认真,进步神速。她买的那些用来给家里人和晏雨湘做衣服的布料就变成了拿来练手用。

  晏桥离开的这个周末,宋晓就把给宋长河和白秀华做的衣服做了出来,给俩人的都是一件秋天穿的外套,都是用的棕色布料。没别的原因,其他的布料相对来说比较花里胡哨,不适合她爸妈低调的姓格。

  这周周末,连着两个星期联系不上的宋长河和李秋月终于出现了,还都是星期六一下班就直奔市区来。

  宋晓人还没踏进家门,就听到了她爸的大嗓门。

  “怎么就谈对象了?你不是还说她年纪还小?上次我们说晏家那个臭小子好,你不也没同意吗?现在怎么突然就成了?气死我了,那个臭小子还回了京城去,他是不是知道肯定会被我收拾才赶紧跑的?”

  真是越说越离谱,宋晓捏了捏眉心,正要进去,却看到梁居安风一样跑过来,身上还穿着白大褂,也不知道跑得多激动,看见她就两眼放光地直挥手,半句话都没说上来,还在喘气呢。

  又来一个凑热闹的,宋晓见他满脸喜色地走上来,就好心地制止他的话头,“我劝你还是再等一等,我爸现在在里面生气呢,你现在来就是撞枪口上。”

  梁居安怔愣一下,“啊?宋叔叔是为什么生气?有没有什么我帮得上忙?”

  这忙只会越帮越乱。宋晓无奈地摆摆手,“反正我不会坑你的,我爸因为我和晏桥的事情生气呢,你要是这个时候进去说想追我四姐,你还是晏桥的好兄弟呢,现在进去再进去不是找骂吗。”

  梁居安泄气,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倒霉了,晏桥这个好兄弟没给他帮上忙还给他拖后腿。

  但是宋晓说的有道理,他决定还是等宋叔叔冷静一下,明天再来吧。

  宋晓的脑袋探进去看了看,发现她妈和她爸坐在餐桌旁,她爸在那儿自言自语地生闷气,她妈一个眼神都没给他,自己拿出个本子写东西。而沙发上她四姐端正坐着低头,神色不明。

  宋晓一进来,李秋月是第一个先发现的,突然笑了下,心想家里最能闹腾的居然是宋晓,一声不吭地就给自己找了个对象。

  她这一笑,宋晓却觉得瘆得慌。但是很快就自己安慰自己: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而且自己亲妈都没说什么,她爸自己之前也夸晏桥不错来着,现在他们谈对象那不是刚刚好?!

  把自己说服了,宋晓喊人的声音都大了起来,并且还要先发制人,“爸!你这半个月去了哪儿了?给你发电报过去都没个消息回来。”

  宋长河刚刚一转过头来看见她,这心里堵着的气还没有发出来,就被这一声质问又给压了下去。自己收到的电报确实是好多天前的了,而且那时候他收到的时候直接一把给塞办公室的抽屉里,后来又遇上出任务,等到昨天去办公室才突然想起来这一茬。结果,这一看就不得了了,今天一到点他就赶紧骑车来市区了。

上一页124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