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之重组家庭的小女儿 作者:二十来岁(上)

  简介:

  宋晓出生在这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因家庭条件好,才让她生活得以多姿多彩。

  在外人看来唯一不好的,她是爸妈各自再婚后生下的孩子。她爸还有三个和前妻生的孩子,她妈也有两个和前夫生的孩子,他们本来和各自的白月光/青梅竹马爱人有幸福的家庭,因为意外他们的爱人都去世了,然后他们又各自带着孩子重组了家庭。

  父母各自有偏爱的孩子,她夹在中间,没有被虐待,也没有被偏爱,但她仍然衣食无忧、知足乐观地长大。

  后来她遇到晏桥,那个见证她青春年华的少年郎,从好朋友家的哥哥,变成意中人,最后成为他温暖家庭里的一员,也终于体会到,被人无条件偏爱有多幸福。

  在没有发达的信息网络、飞速抵达的交通工具的年代,小姑娘别样的青春,是与她并肩奔跑的身影,是他载她经过的大街小巷,是从未中断的书信往来,是在火车站月台上只有五分钟的拥抱......

  Ps:家长里短,琐琐碎碎。开头背景是70年,会写得有些啰嗦。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年代文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晓 ┃ 配角:晏桥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七零年代小姑娘的青春故事

  立意:积极乐观向上生活。

 

 

第1章 宋家老幺

  七月末的早上十点,猛烈的太阳光直直照在人的皮肤上,站在外边多待一会儿能把皮肤给晒红。部队家属院里家家户户门前都种了果树,有那闲着的军属手里抓着一把瓜子,坐在门前的树荫下纳凉,你一句我一句的,把家属院里最近的新鲜事都给传了个遍。

  “前边扎麻花辫的丫头是宋团长家的老幺吧?瞅着长高了不少。”

  家属院都沿着河,河的对面是种菜的田地,田地后是一片连绵的桃花林,再往后就是一座大山。

  旁边在纳鞋的花婶眯着眼睛定定看了一会儿,河边不少大姑娘和小媳妇在洗衣服,其中有个扎着根麻花辫、穿着藏青色长裙的小姑娘费力地提着一桶衣服往这边走,光线刺眼,看不清具体的模样,但是看着身形也能大概看得出是谁,“是宋晓那个小丫头,平时都是八点多出来洗衣服,今天晚了这么多。”

  旁边择菜的成大嫂抬头瞥了一眼,“今天中考放榜,早上六点多后勤处的小何开车送他们去县里看榜呢。听我家大树说宋晓和宋妍都考上了。”

  “这宋家基因还真不错,家里六个孩子都是读书的料,我们家的读个小学都费劲,逼着哄着好歹读完初中有个文凭好安排工作。”

  “姓李的那两个不是宋家的种,人家还不是上高中读大学。”

  花婶笑道:“宋团长和白医生都是有本事的,不管姓宋还是姓李,人家的孩子能差到哪里去。”

  宋晓提着洗好的衣服往家里走,路过聚在在一块儿聊天的婶子们时,甜甜地笑着问好:“婶子们好。”看到花婶在纳鞋子,鞋面上还绣了几朵小花,眼睛一亮,“花婶做的鞋子真别致,外面百货大楼里卖的都没这么好看。”

  她过几天才满十四岁,现在正是爱美的年纪,看到好看的衣服鞋子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在军区大院里,宋晓虽还是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但是平日里没少跟着大人们下田种菜抓鱼捞虾,跟着家属院里的婶子们缝制衣服纳鞋子,还练得一手好厨艺,最是乖巧不过,主要人还嘴甜会说话,深得婶子婆婆们的喜欢,“别人家的孩子”有宋晓的一份。

  “你要是喜欢啊,改天来我家里,我教你就是。”被夸的花婶笑得合不拢嘴。

  “好啊好啊,先谢谢花婶了。”宋晓读书比不上家里的哥哥姐姐们,倒是喜欢手工活。

  和婶子们说了几句,宋晓就提着衣服继续往家里走。

  见人走远了些,成大嫂把手里的菜扔菜篮子里,感叹道:“瞧着是个心大的,她爸和前头老婆生的孩子去上海姥姥家了,她妈和前夫的两个孩子也去了省城爷爷家,跟哪边去都不合适,年年暑假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家。爸妈都是二婚的娃就是吃亏。”

  花婶家那口子赵志军和宋晓的爸爸宋长河都是一个师的团长,还是多年的邻居,有些事看在眼里为宋晓觉得憋屈,但是她一个外人也不好说出来,就没再跟其他人搭话。

  宋晓回到家后,就把洗好的衣服和被单晾到院子里架起的竹竿上。回屋里看了看挂在客厅墙上的时钟,也才十点半。

  一个人的饭菜不好做,而且天气热,懒得动弹,想干脆到了饭点就抓把挂面煮了吃算了。就是不知道她爸待会回不回来吃饭。

  一个人在家没个说话的人,这么干坐着无聊得很。

  噔噔噔跑回房间里从带锁的抽屉里拿出高中的录取通知书,从早上看到自己被录取了就没停下笑容过。她学习成绩一般,全靠最后一次大考时走大运发挥超常,不然自己今年才准备满十四岁,这个年纪别说出去工作难找,就连下乡去都还不够年龄,那就只能在家里洗衣做饭......可她的几个哥哥姐姐个个都是聪明人,没有一个是考不上高中的。

  如今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抽屉里还有一份录取通知书,是她五姐宋妍的,姐妹两个差了两岁,当时家里父母都是工作最忙且卡在升职的坎上,家里就让她早两年去学校上学,所以才会是同一届的学生。

  等改天再给她去个电报报喜吧。

  “晓晓!晓晓?在家吗?”外边大门被拍得砰砰响,一听这个声音就知道是后勤处的何平何叔,今早去县城采买物资的时候还把他们一帮初中毕业生去看录取结果。

  赶紧把东西收拾好,宋晓跑出去开门,“何叔,啥事啊?”

  “今年西瓜长得好,给家属们分一分。”何平抬手抹了一把汗,冲后边招了招手,“宋团长家八口人,给点四个西瓜。”

  宋晓探头出去何平身后看,有两个年轻士兵推着推车跟上来,车上还有大半车的西瓜,个个都圆滚滚好大一只。不等他们给点出来,宋晓赶紧阻止,“给两个就够了,家里就我和我爸在家,给多了吃不完浪费。”

  何平一想,觉得她说得也在理,每年暑假期间宋晓的几个哥哥姐姐都各有去处,宋团长有时候工作忙还不一定天天回来,宋团长夫人白医生在市里的医院上班,平时也就半个月回来一两次,给多了,这家里就宋晓一个也吃不完。

上一页144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