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池 作者:咬春饼

  书名:《春池》

  作者:咬春饼

  简介:

  【文案1】

  周非池看着胸口丢过来的一叠钱。

  “每月加2000。”

  这次安静过于久。

  苏余终于看向他,“多了没有,你就值这价。”

  “好。”

  【文案2】

  周非池的父母给他取名时,心意充沛,寓意上乘,望他遇风而起,非池中之物。

  或许以后能实现.

  但现在,他只是苏余的掌中鹰。

  【一定要看的提示】

  *男主非常舔

  *女主姓格心理有缺陷,对男主很渣

  *男主从头舔到尾,基本没有追夫火葬场情节

  忠犬.熟男熟女

  免费短篇.He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余,周非池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池中物

  立意:“珍惜每一个刹那。”

 

 

第1章 周非池   掌中鹰。

  周非池第三次看时间是23:15分,距约定的点已过去一个半小时。

  晚上气温降得快,街上行人穿着外套,他一件纯黑短袖裹体,衣服谈不上质感,但干净、合身。

  周非池靠着栏杆,隐匿在黑暗里,长腿支地,寒意似与之绝缘。在他准备第四次看手机的时候,驶近的车亮了两下双闪。

  白色Mela,和苏余今天穿的裙子颜色一样。

  车停稳,解锁,周非池熟练地要绕去副驾时,苏余先一步下车,把驾驶位让给他。

  她连披肩都没搭,短袖短裙,被冷风吹散长发,露出饱满细白的前额。

  苏余是从酒宴上过来的,累极了。

  去酒店这十几分钟路程都能秒睡。

  车里的氛围灯是冰白,淡淡的,有频率地熄与亮。

  停车场,车减速时,苏余自己醒的。

  随后两人进电梯,一前一后站着,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

  手机在包里不止歇地震,主人置若罔闻。

  进套房的前一秒,苏余掐断来电,关了机。

  周非池盯着她的背影,然后微微低头,自觉去洗澡。

  十五分钟,他牵着一背景的热气走出浴室,看见苏余站在落地窗前发呆。

  周非池走近,一点一点贴向她的背,浴袍晃动时露出一截窄劲的脚踝。没完全挨着,若即若离。胸腹的体温混着沐浴露的香味,感官被无限放大。

  他低头,发丝未干,呼吸像带着氵朝热的夜色海浪,循序渐进地试探细腻的沙滩。

  不似平日,这一次,苏余微微侧开脖颈。

  她说:“不做了。”

  周非池一顿,也就两秒的时间。

  “好。”

  他只往后退了半步,苏余却觉得温度降了好几度。

  周非池搂着衣服,刚要回浴室换。

  苏余又把他叫住,“别走。”

  周非池侧过身。

  又听她语气淡淡道:“钱我照付。”

  周非池依旧没什么情绪波动,还是那个字:“好。”

  最后还是做了。

  晚上被徐仄恺叫去酒宴,她本来说不去,人在公司,没带礼服。

  徐仄恺说给她带。

  一整晚,苏余笑得脸僵。她昨晚工作通宵,眼角一抽一抽地跳,高跟鞋不合脚,小了,每一步都踩在毛刺上似的。

  她快疼死了,开车过来的时候,脚趾头都是麻木的。后来闻见周非池身上湿漉的沐浴香,浑身的重量终于卸载了些。

  躺床上时,她闭着眼,声音很小,“你再过来一点。”

  沐浴香的味调浓了才满意。

  苏余睡得快,睡得沉,后来是被一个梦拽醒的。

  她猛地睁眼,黑暗一片,心跳震得五脏六腑都在颤。苏余的手下意识地抓了把,像在找救命稻草。草没抓到,抓着了一根木棍。

  周非池被她捏得疼,侧过头,眼眸黑漆漆地盯着她。

  苏余额头渗出冷汗,在这片夜海里渐渐神魂归位。

  周非池的眼睛很好看。眼皮薄,眼廓细长,像写字收笔往上扬的那一道笔锋,干净也干脆。

  木棍变木棒。

  算了,别浪费。

  不过苏余有点进不了状态,从骨头到关节都硬生生,干巴巴的,像个休眠状态的机器猫。

  周非池撑着双臂在她两侧,审看她两秒,然后越过半边上身,勾手去按开关。

  窗帘徐徐敞开,城市夜影洒了半张床。

  光感的活跃变化,让苏余微微发颤,周非池觅得这一丝松弛,灌入半池春水。

  苏余觉得这男人哪里都好,就是过于劲劲的。五官硬朗,身体与肌肉的线条也带着些许视觉攻击。

  这并不符合她一贯的异姓审美,所以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周非池差点被“退单”。

  苏余快要掉落下床的时候,又被一只铁臂轻松捞起。贴着微汗的胸口,听着躁动的心跳,是她最后的安魂曲。

  周非池发现,无论头天晚上多要死要活,次日苏余都能起得早。

  他睁眼时,枕边空了,苏余站在镜子前选口红色号。外套搁在一旁,轻薄打底衫和阔腿牛仔裤勾得腰更细。周非池视线上匀,她的发色和上次见不一样了,是很浅的奶杏,站在那,像一杯热热的冬日拿铁。

  “钱在柜子上,待会你自己打车。”苏余的语气却一点都不热。

  周非池“嗯”了声。

  苏余刚要走,手机响,她边接电话边穿外套,一只手套进去了,另只手不利索,和那头的对话不愉快,“昨晚我睡酒店了。”

  她眉间怒躁,外套更穿不上。

  “我爱睡哪睡哪,你管我。”

  大衣垂落的重量忽地减轻,苏余侧过头。周非池在身后,拎着衣袖,铺展平整,往她手上套。

  苏余愣了下,他已沉默转身去向洗手间。

  不多久,周非池收到她发来的微信。

上一页30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