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瘾 作者:程与京(上)

简介:

  文徵刚住宋家那年,宋南津去美国长居。人爸妈在国外开企业,文徵被他姑母收留,两人没什么交集。

  后来宋南津回国,两人被迫共居一室。

  文徵知他不好相处,不敢招惹,处处小心。

  可后来才知道,其实宋南津心里想她想很久了。

  男人慢条斯理系着袖扣,声音温柔又淡薄:“文徵讨厌我,为什么勾引我。”

  -

  在宋南津面前,文徵向来处于一个弱势地位。

  他是她在宋家的哥哥,文徵从不敢随便僭越。

  转变皆来自那天。

  所有人眼里井水不犯河水的二人依旧安然做自己的事,天际暗淡,文徵无意和宋南津在逼仄过道相遇。

  客厅传来家里其他人的讲话声。

  文徵从他身旁经过,手指却悄然被他勾住:“这次准备和他谈多久?该分了,文徵。”

  和男友分手的夜,他们最后摊牌,宋南津说要结婚,文徵冷静表示自己不太能无缝接轨。

  男人指间掐烟,口吻淡然。

  “我要你,你觉得自己还有选择吗。”

  -

  文徵贫瘠的世界观里,随遇而安是她的生存法则。

  而宋南津是众星拱月的目光焦点,资本子弟。

  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可那些她孤独又沉默的岁月。

  他也想成为她的全世界,为她依托。

  -

  斯文权贵公子×清冷女大学生(前期记者)

  偏执/久别重逢/破镜重圆/年龄差5/双C,男主身心干净,非常洁。

  排雷:

  ①本文中期改过纲,本来是想写个男主蓄谋的故事,后才决定领证,先婚后爱。有读者说中期叙述混乱,是因为那段确实状态不佳,见谅。

  ②本文为《深陷》姐妹篇,二部曲。但文风相较会偏平淡,叙事风格和剧情有所区别,慢调,见谅。

  ③有读者反馈女主姓格拧巴,作者回应:确实是这样。本文定位虐男文,男姓角色愿意为女主服务做任何事,她和男主认识十几年和男配认识七年,在我看来他们感情羁绊很深,觉得不好建议去寻找其他爽文或是女主姓格洒脱的文,别来评论区说一些话,谢谢。

  ④本文男主有点偏执,对女主的感情很病态,偶尔发疯,雷点以上,见谅。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文徵(zhi),宋南津 ┃ 配角:很多 ┃ 其它:

  一句话简介: 徵徵。曾经他总是这样叫她。

  立意:关于现实与理想、情感与理智,人生道路一定是美好的

 

 

第1章 

  秋雨初至。

  文徵站在饭店前台,极尽忍耐耳边湿漉的鸣声,手里拿着的纸笔本也都皱到彻底。

  十分钟前她们组还在指导,要她们这档新闻突击素材务必妥善拿到手。颂上饭店包办团队食物中毒这事,她们作为媒体人要挖到最新实情,结果人刚来还没交涉半天,人老板娘暴脾气一杯水泼下来,满身冲劲上班,落汤鸡一样回家。

  好在耳机没坏。

  里边是同事陈宽传来的声音:“文徵,没事吧?”

  文徵抬手擦水,说:“没事,你们先整理拿到的资料再说,我没关系。”

  对方抱怨:“这家饭馆背景深,后头的都是京圈大腕,年前闹出后厨滥用地沟油的新闻事件,没找到证据被压下去了,你别往心里去,我们做民生板块的就这样,要面对各种突发情况。”

  文徵没什么想的,拿过旁边包说:“下班了,回家。”

  文徵是社会法治板块记者实习生,这个月刚转民生部门C组第一周,做这行要冲前线,要有满腔对工作的热情。

  距离事发已经过去十几分钟,围观的人都陆续散去,文徵要出去前还听见前台老板娘在骂,说她们这些做媒体的现在多么无良,以为自己有个摄影机什么都想拍学着人想挖什么猛料爆火,一杯水都是便宜她。

  文徵目不斜视,拿着东西走出去。

  这里是知名的富人消费区,有酒楼,还有高档足浴会所。事闹得大,周围几家都听说了刚刚的事。

  文徵还没去外边就被人喊住了,一饭店服务生。

  对方说:“文小姐,你哥哥在里面,喊你进去。宋南津。”

  文徵脚步停住,刚刚面对那么大场面都临危不惧的,此时听到这个名字却神色微滞。

  想不到这种时候碰到。

  她看了眼那边,像看什么豺狼猛虎。

  她委婉说:“劳烦您告诉他,我还有工作,不太好走开。”

  服务生笑了笑:“他猜到您会这么说,所以也说了,他可以等您两分钟。”

  文徵脸色变了变。

  盯着那边,静默片刻,迈开步子过去了。

  包间内,他们在吃饭。

  有钱子弟聚会懒散,老早听说外头出事了,听说是有记者伪装进后厨拍摄,被人发现,老板是个暴脾气的,跟人说两句直接一杯水泼了过去。本来是泼一男生,结果那边一妹子帮人挡了,就这么着了。

  有人在说:“帮挡了水?是去闹事了,还是找什么新闻证据。”

  “害,现在那些媒体记者狗仔不都这样,实在没民生新闻了,就往死了挖,也不看自己几斤几两。”

  “好像是宋南津他妹。”

  “宋南津?就那个谁想攀都攀不上的宋南津?”

  “可不是。”别人撞撞肩膀,使眼色:“别说话了,人进来了。”

  这里很割裂。

  隔壁闹得沸沸扬扬,这边包间一声不闻。

  文徵进去时满身湿,眼也没抬,没人看她。

  她一眼看到那个人群里模样淡漠的男人,他在和人说话,坐在特设的沙发上,身形如松,胳膊搭在把手上,白色衬衫衣领不算特规整。

  毕竟这种场合都是来玩来聚的,文徵甚至一眼看到他跟旁边那人讲话漫不经心的样。

  他长得挺年轻挺帅,就是人看着太冷,清高。

上一页89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