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想追我室友怎么办 作者:风起鹿鸣

  《老板想追我室友怎么办》作者:风起鹿鸣

  文案:

  我,兢兢业业社畜一名,因为一只送到办公室的小猫,抓毁了老板宁亦珩的西装。

  我本以为老板要大发雷霆,老板反而温和地说:“你平时和人事的李宵鸣关系不错啊,总能看见你们一起下班。”

  我:?

  宁亦珩:“那个,对了……我是gay你知道吗?”

  我:???

  我的室友李宵鸣美貌气质佳,办公室中一朵花,谁看了不感叹一声:真的好gay啊!

  我当即脑袋打结:老板提起李宵鸣+老板承认自己是gay=

  突然问我室友干嘛?老板不会在暗示喜欢我室友吧?!

  撮合老板和室友=让老板开心=忘记弄脏的西服——

  我已完全掌握了老板的心思:“老板请放心,我室友没对象!”

  某月某日,我和老板共度晚餐。

  我时刻不忘使命:谢谢老板请我吃饭,不过这回菜有点咸,我室友喜欢甜口。

  宁亦珩(黑脸):程淮宿,你对你室友可是真够上心啊。

  我:……啊??

  为什么我一牵线老板就生气啊?在线等,挺急的。

  警告:受脑回路和关注点永远和正常人不一样。

  木头嘴笨攻X不解风情脑回路清奇直男受

 

 

第1章 

  临到午休时间,搞了小半天年终企划的我终于忙里偷闲,趴在桌上点开了我第二挚爱的摸鱼游戏蜘蛛纸牌。

  这游戏好就好在百玩不腻,流程短,老板推门进来时可以立即关闭窗口,即使游戏中断也不叫人心疼。

  堪比我第一挚爱的必备杀时间手机游戏《悲伤消消乐》。

  我与红桃色牌激战正酣时,李宵鸣推开门走了进来,他双臂托着一个粉红的礼物盒,盒子大约有半臂高,白金色的丝带耷拉在他白皙的手背上,随着走动不断地打颤。

  我隐隐约约听见了盒子里重物滚动骨碌碌的响声。

  李宵鸣,我的合租室友兼同事,一个公认的办公室甜心——我知道,甜心这个词装在男人身上并不合适,但李宵鸣他那张脸蛋实在是太具有魅惑姓了。

  李宵鸣长得相当漂亮,漂亮的快到了雌雄莫辨的地步,他天生没有胡须,如果不是平坦的胸脯和手臂上分明的肌肉,我都会怀疑自己的同居人是个高挑健壮些的女生。

  难得的是他的美貌天生不具备攻击姓,因此很难引嫉妒上身,李宵鸣平时和别人相处得很好,不论男女,包括我在内的同事都很喜欢他。

  李宵鸣下楼取快递时顺路就将同事们的都拿了,甫一进门,我就看到他正抱着礼物盒兼礼物盒上摞齐的四五个快递,脸不红气不喘地往我办公桌前冲。

  一个同事看见他手里粉嫩的礼物盒,打趣道:“小明,又有追求者来送礼啦?”

  毕竟李宵鸣每天收到的礼物比我一年的都多,大伙都见怪不怪了。

  李宵鸣回答说:“这回不是,我刚才下去拿快递的时候,路上正好就碰见甘尧了,他说要给程哥一个惊喜,就把这个塞给我了。”

  “这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一直在滚,怪不老实的。”

  惊喜?甘尧哪儿来的好心送我礼物啊?

  我心里生疑,刚准备拆,就听到了一声娇滴滴的叫声。

  声音隔了层纸盒的壁垒,传到我耳朵里时就只剩下相当轻微的震动,我下意识就把这道声音归结为幻听。

  果然年纪大了耳朵也不好使了。

  甘尧虽然整天吊儿郎当的,也从来不把我当作长辈看,但也不至于把宠物送到公司里作弄我,我认真地想,不论怎么说办公室也是明令禁止宠物入——

  “喵呜!——”

  更清晰的叫声传了出来,这回绝不是幻听,同事也都因为声音转过头来看我怀里的盒子。

  草,不会是……猫吧……?

  我立即收回了拆礼物盒的手,试图在盒子顶部的排气孔找到端倪。

  李宵鸣和几个同事兴致勃勃地挤到我办公桌前,其中一个人说:“哇,是小猫吗?我这儿有火腿肠,可以喂它吃。”

  李宵鸣说:“不太行,它要是跳出来怎么办呢?躲进桌底就不好把它抓出来了。”

  一个同事说:“怎么没有笼子呀,塞在盒子里多不安全,猫也不舒服。”

  还有人想伸手敲我的盒子,我赶忙把他的手指扒拉开:“去去去,别吓到它!”

  我把盒盖撬开一道缝隙,一只柔软粉嫩的小鼻子就顺着缝隙拱了出来,毛茸茸的小脑袋又是好奇又是害怕地往外看。

  好可爱的小猫咪!

  可恶,谁能不喜欢猫猫呢?

  大家不约而同地无视了办公室不允许宠物入内的规定。

  我听着同事们七嘴八舌的讨论,心里有一点点发慌。

  我并不讨厌小动物,只是现在不论时间还是地点都不是能给小动物开箱的时候,我一想到宁亦珩那张阴沉的脸,就根本不敢贸然打开眼前的礼物盒。

  都得怪我那个不近人情的老板——

  我正思考着,办公室却突然安静了下来,我周边的同事也都飞快闪回自己的工位,只有我还抱着礼物盒发愣。

  当我抬起头,对上了宁亦珩的视线时,对盒中猫咪的思考才终于戛然而止。

  宁亦珩就是我的老板。

  宁亦珩走路一点声响都没有,我察觉时已经晚了,我甚至都没有他走过来的印象。

  宁亦珩双臂环胸,视线划过我屏幕里的蜘蛛纸牌,然后探头看我怀里扭动不停的礼物盒。

  完了。

  我根本来不及去把游戏窗口关掉——猫可比摸鱼问题严峻得多,我来不及思考,先猛地调转猫头,赶紧把小猫又塞回了盒子里。我抱紧礼物盒,想要压住礼物盒里的动静,但里头的小猫却不解我的苦心,它不停地隔着一层纸板猛锤我胸膛,边喵呜喵呜地叫,边发出无法令人忽视的、啪叽啪叽的撞击声。

  李宵鸣就顺路送点东西,他向我投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脚底开溜前向宁亦珩打了个招呼:“老板午好啊,我去个卫生间。”

上一页67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