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行不行啊 作者:三月桃胡

  《你行不行啊》作者:三月桃胡

  文案:

  英国长大的江舒亦回国做交换生,路上和靳原爆发了冲突。被迫同居,冲突更是不断。

  江舒亦:妈的,没文化的混球。

  靳原:妈的,低素质的刺头。

  ——

  关系缓和后,架虽常吵,都把彼此当好友。江舒亦对靳原豪掷千金,靳原见路边的狗朝江舒亦叫,都要扇它两巴掌。

  很快又因姓向问题闹起矛盾。

  以为江舒亦暗恋自己,弯而不自知的靳原嘴硬道:“你干巴巴的身体吸引不了我。”

  江舒亦:我不想钓他的,但他太看不起我了。

  钓的过程极其顺利。

  有晚在gay吧,江舒亦倚靠吧台,指尖逗弄着烈酒中沉浮的冰块,望向靳原,“想体验一下我吗?”

  靳原闷完那杯酒,猛地把人摁在台上,但江舒亦侧过了脸。

  “开个玩笑,毕竟我干巴巴的身体吸引不了你,”他凑到靳原耳边问,“你说呢,弟弟?”

  ——

  隔日,因贫穷下海写情*小说的江舒亦被编辑说写得太拉,建议找实战经验作支撑。

  有精神洁癖的江舒亦无法接受,但他敬业。

  如果要狙,还能狙谁?

  刚靠近靳原,被靳原一把推开,“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江舒亦:你行不行啊。

  ——

  *嘴比xx硬的混不吝小狼狗攻(靳原)x表面高岭之花内心闷骚的钓系诱受(江舒亦)

  *受后期变钓系。

 

 

第1章 管好你自己

  伦敦多雨,临近傍晚,细雨淅淅沥沥。十字街的建筑由南到北,一派维多利亚哥特式风格,此时雾蒙蒙的,更显古朴典雅。

  风很大,街上没人撑伞,广场上的鸽子窝在铜像雕塑下,微微扑棱翅膀。江舒亦绕过雕塑,不急不缓地往街尾的书店走。

  前面那俩大概也是在C大留学的中国人,边抱怨天气,边笑着聊天。

  高瘦帽衫男幸灾乐祸道:“这几天学院举办的国际物理论坛闹得挺厉害,Samuel你认识吗?我隔壁班一个澳大利亚人,出了名的歧视亚裔,这回碰到硬茬了。”

  “他都快臭名昭著了,谁不知道啊,”同伴好奇地问,“发生了啥?”

  帽衫男:“昨晚参加论坛的各国学生一起聚会,教授们不在场,Samuel阴阳怪气挑衅了一通,日韩那几个大学的人不想惹事,装没听见。A大的靳原从外面接电话回来,刚好经过他身边,把他脑袋摁蛋糕里了。”

  同伴就笑,“草,终于有人做了我没胆做的事。”

  “他们还动了手,Samuel我记得好像练过跆拳道吧,看着虎背熊腰的不好惹,竟然没两下就被靳原揍趴在地了。”帽衫男笑出声,“可惜我有事没去,不然还能现场观摩观摩。”

  ……

  Samuel学生会的,江舒亦跟他起过冲突,往前方看了眼。

  帽衫男越说越起劲,“这还没完,上午的物理联赛,时间刚过半,靳原就交卷了,走之前用看垃圾的眼神挑衅Samuel,简直双杀哈哈哈……”

  “我就坐Samuel后面,演算时一抬头,刚好看见他们的眼神交锋,代入感太强,现在想想还是很爽,”帽衫男边笑边嘀咕,“不过这次好难,全是证明题,鬼知道靳原为什么写那么快。听说他才大三,跟着研究生和博士出来的……”

  雨大了点,两人加快步伐,拐进一家复古咖啡厅。江舒亦收回视线,走到街尾书店才停下。

  书店色调复古,多用墨绿棕黄,门廊的雕花装饰优雅贵气。橱窗前立着块牌子,上面写着招募维持Hogan签售会现场秩序的志愿者,英文笔迹很随意,日期在上个月。

  Hogan,近年来世界文坛声名鹊起的中英混血作家,得过好几次国际大奖,六十岁前默默无闻,属于大器晚成的典范。

  今天是他新作《All my life》在伦敦的签售会,距开始还有半小时,书店门口排起了长队,志愿者们穿着书店提供的制服,穿梭在各处。

  江舒亦走了另一道门,有个雀斑男孩迎上来,笑着跟他打招呼。他脱下风衣挂墙上,问Hogan到了没。

  “He's upstairs。”小雀斑眉眼弯弯。

  江舒亦淡声道谢。他脸上沾了湿气,透出冷冽的白,眼角微微下垂,显得安静疏离,满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距离感。

  小雀斑心跳得有点快,从背后拿出个东西,话说得磕绊,毫无逻辑,“Aysen,我在学中文,这个是……送……送你的礼物。”

  一支黑玫瑰,花瓣层层叠叠,流溢出黑金丝绒的质感,绿色嫩梢色泽清淡。

  暧昧又不失分寸的示好。

  江舒亦拒绝得很委婉,将玫瑰系在橱窗边的复古吊灯上,细致地调整位置,像在摆弄艺术品,随后对着摇曳的光影夸道,“很漂亮。”

  小雀斑难掩失落,呆呆地看着他。

  不远处的金发女店员等江舒亦上了楼,凑过来安慰小雀斑。翻译成中文就是——你别难过啦,你乖巧可爱屁股又翘,错不在你,是老板他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

  江舒亦穿过橡木走廊,停在拐角的小房间外,敲门,得到回应后,推门而入。

  屋内的天花板挑得很高,做的玻璃屋顶,雨水滴滴答答,发出清脆的声响。橡木书架鳞次栉比地摆放着,藤椅放置在中间,上面坐着个两鬓染霜的老人,正阅读一张旧报纸。

  江舒亦熟稔地喊Hogan,说好久不见。

  他初中毕业就跟爸妈来了英国,Hogan那时寂寂无名,住在他家隔壁,一来二去便认识了。

  Hogan被退过无数稿,有个退稿小习惯——躺在地板上打滚,一连串地骂脏话,骂累了,就颓丧地请江舒亦吃披萨。

  但每次都是江舒亦买单,一买买了五六年。

  Hogan也笑,皱纹堆一起看着很慈祥。他收起报纸,在书桌旁给江舒亦清了个位置,用流畅但有点生硬的中文讲,“Aysen,这次签售会你也不参加吗?”

上一页98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