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事如意 作者:五军(下)

 

第61章 

  S市的春天暖如初夏, 何意时常会冒出留在这里的念头。

  北城不是他的家。

  就连奉城的那套房子,若是米忠军要收回去,他也无计可施——何妈妈去世的时候他还太小, 并没有争夺财产的意识。

  何意一直并不清楚那房子的产权情况。按照米忠军和米老太太对他的态度来看, 何意并不认为这俩人会想着给他留下点什么。

  算来算去,自己一无所有, 甚至连大一攒好的学费都在这两年挥霍掉许多。

  何意于学期开始便找了份兼职, 他没跟任何人透露自己是A大学生的身份,而是先找了份外卖做着, 后来有家宠物店老板看他干净帅气,脾气也好, 于是留他下来做兼职店员。

  周围的同学都知道何意有个很有钱的老爸,只当他是在进行社会实践。

  唯有彭海觉得奇怪,因为何意以前的好衣服和鞋子都没有了, 手机也换成了一个国产低配的。

  甄凯楠和史宁在二月份时已经出国,彭海不会跟人谈心,便将何意拉到一旁,径直表示,如果何意有困难的话可以找他,他生活费多,可以借给他钱。

  何意笑道:“我没事,只是还是习惯这样的生活方式, 你别告诉贺晏臻就行。他要是知道了我反而有负担。”

  “这样啊,你没事就好。”彭海无条件站在他这边,又问, “他要是打电话我可以说不知道, 可他要是来找你呢?不就发现了。”

  “应该不会。”何意微怔, 笑了笑道,“他现在也忙了。”

  贺晏臻的忙碌是从加入校队开始的。

  A大的法律系是王牌专业,加入校队参加模拟法庭赛事是很多人的选择,因此他们院系的选拔也格外残酷。

  贺晏臻作为大二学生,经过重重笔试面试进入了这支队伍,但资历太浅,只能从赛队助理做起。

  他们今年有一场国际比赛要参加,队长及教练有意提拔新人,尤其是本科的学生,因此他们鼓励贺晏臻及另一位新人提前准备。如果到时候通过考核,他们可以直接入队参加选拔赛。

  这也就意味着,贺晏臻需要在繁忙的课业任务之余,阅读大量的全英文献,进行深度研究和检索,撰写书状,观看往期比赛视频,每隔一天就要参加队伍的庭辩训练,为比赛做准备。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因为他比赛经验为零,团队里都是前辈,他必须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通过校际比赛里快速积累基础经验赶上队友们。

  每一场赛事都需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贺晏臻三线并行,一边兼顾上课和考试,一边为两场比赛做准备,几乎每天都是地狱模式。甚至有几天因为太忙,他最后选择睡在教室。

  跟何意的联系一直都有,但也显而易见地频率骤减下来。

  何意对此表示理解和支持。他在街头送外卖时,忙着去宠物店洗狗吹毛时也希望贺晏臻不要打电话查岗,但当他忙碌完一天,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又会疯狂地渴望贺晏臻能陪他,腻歪他甚至要求他。

  可是一天天过去,深夜里的手机并没有亮起过。何意时常会等到半夜,而一旦过了凌晨,他的大脑就会再次兴奋起来,让他睡不着。

  四月份的S市,大家已经穿上了夏装。

  何意在生日的前一天收到了贺晏臻寄来的生日礼物,是从官网寄来的一块手表,大方斯文,价格不菲。何意拆开后看了一眼,便又将它装了回去。

  他向宠物店老板请了三天假,因为生日这天正好周末,按照贺晏臻的姓格,很可能会直接来找他。

  然而周六这天,何意在宿舍等了一天也没收到任何信息。直到晚上十一点四十多分,他的手机上才冒出来一个北城的来电。

  何意匆匆拿着手机到外面接听,那头说话的却是个女声。

  “没想到是我吧?”林筱在那边笑了笑,跟他打招呼,“好久没联系了,何意。”

  何意微怔,半晌后“嗯”了一声。

  当初在派出所里,何意在播放完录音后,便在私底下加了林筱的微信,将那份录音文件发给了她让她保存。之后米忠军签完承诺书,何意便将那个手机一键还原,一并还给了米忠军。

  那时候林筱自己也没完全平复过来,匆忙下只记下了何意在S市的手机号。之后何意开学,俩人便再没有联系。

  何意不知道她现在打电话是不是有事,于是谨慎地保持沉默。

  林筱道:“我从那家公司离职了,现在换了一家器械公司,做得还不错。当然职位还是销售,跟之前的工作差不多。”

  “恭喜你。”何意松了口气,想了想,仍是提醒她,“以后在外面提高警惕,保护好自己。”

  林筱肯定道:“那当然了,吃一堑长一智。”

  女孩经历大难,反而像是渡劫了一样,语气比之前更为热烈自信。何意自叹不如,又听林筱说:“这事我一直想跟你说声谢谢,但是平白无故的,给你惹了麻烦,说个谢谢也不顶用。我问你,你那天录音是要做什么呢?”

  何意顿了顿:“只是一时好奇,想知道你们给多少钱罢了。”

  “然后呢?”林筱却追问,“你是不是跟米忠军有仇?”

  何意:“……”

  “这次我真是太大意了,那阵子我家里事多。知道要联系亚禾的时候,一听说院长儿子在医院,我就没细打听,理所当然地把你跟传说中院长的宝贝儿子给联系到一块了,哪能想到另外还有个米辂。”林筱道,“你俩的关系我已经听王越说了,不如让我猜一猜你的目的,你是要扳倒米忠军?”

  何意吃了一惊:“你听哪个王越说?”

  “当然是王董的宝贝儿子啊!我现在进的就是他们家公司。”

  “你疯了?你怎么跟他混到一块了!”

  “他怎么了?十七八岁的小男生,总比五六十岁的糟老头子强吧。再说我们只是姐弟恋,又不是潜规则,我干多少活拿多少工资,他可没有包养我。”

  林筱说完一顿,听出何意的震惊,想了想解释,“何意,你这人哪儿都好,就是太单纯。我做这个工作,天天跟一帮油腻男打交道,当然知道他们脑子里想的什么。王越哪怕是跟我玩玩,我比他大这么多,也不吃亏啊。况且现在,我至少短时间内不用担心去陪老男人了。这有什么呢?”

上一页125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