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敲了邪神的门后[无限] 作者:宫槐知玉

文案

  夜色下,繁华的城市中心,一栋被无数黑色根蔓盘旋的破旧大楼静立,地上行人无数,却无人注意到它的存在。

  三天前,司青砚成了这栋楼的主人。

  楼已经残破不堪,连带着他的生命也走到尽头,想要活下去就只有进入一个个令人悚然的副本,招揽更多能为他所用恶鬼“住客”。

  眼见副本即将开始,司青砚敲响了楼里唯一住客的门。

  门打开,一双猩红的血眼从漆黑的门缝后露出。

  “……收房租了。”

  废弃孤儿院、荒村古宅、祭祀学校……

  副本中,众人都以为司青砚就是个漂亮废物,出事绝对第一个死,直到他们看见司青砚一边笑眯眯一边把boss追得满副本跑——

  面对副本中各路活着死了的大佬们。

  司青砚笑眯眯掏出砍刀,“打工么,房东可以每夜陪你聊心那种…… ”

  活着死了的大佬们:“???”

  .

  一开始,司青砚不知道自己招惹的是什么,绞尽脑汁想把门后的巳神弄出来,好给自己做事。

  后来司青砚知道自己招惹到的是什么,煞费苦心想把人塞回去。

  因为要是不这样,他还没死在副本里,就会先被某个穷凶极恶的邪神做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无限流 甜文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青砚、巳神 ┃ 配角:预收《被迫在末世给尸王养崽》 ┃ 其它:预收《心理诊疗师》

  一句话简介:打工么房东可以每夜陪你聊心那种

  立意:每天提升正能量,心中充满小太阳。

 

 

第1章 

  001.

  氵朝湿黑暗散发着一股霉臭味的楼道中,脚步声由远至近响起,一头齐肩的白色半长发在脑袋后面随意扎起一个小揪的男人向着楼上走来,一同传来的还有他轻快的口哨声。

  口哨声不成调,甚至走调,被逼仄的楼道拉扯得诡异扭曲,但司青砚并不在意,乐在其中。

  一边向着楼上走去,司青砚一边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周围一成不变的楼道。

  氵朝湿,青苔,霉臭味,这楼里所有一切和窗户下方热闹的都市格格不入。

  三天前,他突然就被拉入这栋楼,并且被困在楼中无法离开。

  一开始,他以为是他终于疯了。

  后来,在其中一间屋里找到那堆疯狂的日记随笔,知道他的生命和这栋楼联系到了一起,且已经走到尽头,想要活下去就只有进入一个个令人悚然的副本,招揽更多能为他所用的恶鬼「住客」,他就更加确信他一定是疯了。

  三天后,弄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反倒镇定下来,毕竟反正疯不疯对他来说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又往上走了两层,司青砚离开楼道,向着走廊走去。

  整座空楼中,只有这一层有一间房间里有什么东西,那种感觉很奇怪,就好像那东西存在于他的身体里。

  如果他没猜错,那东西应该是这楼里的「住客」,也就是恶鬼。

  司青砚长这么大还从未亲眼见过鬼,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腐朽房门,他不由勾起嘴角,开始期待。

  来到门前,司青砚没有马上敲门,而是先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第一次见面,总要留个好印象。

  “叩叩。”

  房门被敲响,敲门声被氵朝湿的走廊拉扯得变形,就像是七八十岁的老人喉咙漏了风,让人极度不舒服。

  无人应门。

  “叩叩。”

  司青砚看了眼自己左手手腕上的数字,那个数字已经从3:00:00变成00:00:08,前面的3代表天数,后面的8代表分钟。

  从日记上凌乱记录的资料来看,再过8分钟,他就将进入所谓的副本。

  “开门,交房租了,我知道你在里面。”司青砚笑眯眯地掏出在放着日记那间屋里找到的砍柴刀,思考起把门拆掉的可行姓。

  黑暗中,有什么东西轻叹一声,从沉睡中苏醒。

  司青砚手腕上的数字变成五。

  “叩叩。”

  “吱呀……”酸掉牙的吱呀声响中,司青砚面前的房门被拉开一条细缝。

  缝隙里,一双仿佛吞噬了世间所有恶的血眸幽幽看向司青砚。

  红眼的主人状态似乎有些不好,透明模糊的身体上隐约可见血痕,但这一切在那双眼睛的对比之下都显得无足轻重。

  被那双眼睛注视,司青砚只觉手脚冰凉如置冰窖,恐惧油然而生。

  感受着身体本能地颤抖,司青砚嘴角不受控制地扬起弧度,眼中有兴奋浮现,“交房租了。”

  红眼的主人眉头皱起,被吵醒的他眼中满是刺骨冰冷。

  “现在这栋楼归我管。”司青砚露出自己左手手腕上的黑色符文,按照日记上的说法,那符文就代表着他和这栋楼以及楼中住户的联系。

  “哐。”房门被关上。

  司青砚脸上笑容愈发灿烂,他试着命令,“开门。”

  日记上说,房主对住客有绝对的约束力。

  下一秒,房门拉开。

  再次四目相对,司青砚面上笑容灿烂至极,屋内的男人一张看不清的脸则漆黑。

  男人似乎很惊讶,他试图控制自己的身体,但他用尽力气也无法做到,他目若寒冰,再看向司青砚时眼中是铺天盖地的凌冽杀意。

  他似乎很久不曾说话,声音沙哑得厉害,“你做了什么……”

  不等他把话说完,司青砚眼前就是一黑。

  青草的气息迎面扑来,一同袭来的还有凉爽的秋意,再次能看见东西时,司青砚已经站在一处山涧田坎边。

  水泥板的大路两旁是逐渐变得金黄的稻穗,风吹稻穗响,沙沙沙。

  水泥板路穿透稻田,一路延伸至远处半山腰树林后的村落。时值下午三四点,村落中一片安静,倒是村外的地里能隐约看见些正忙着的村民。

  “这里是……”

上一页171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