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撩了哥哥的室友+番外 作者:酸皮橙好酸

  《不小心撩了哥哥的室友》作者:酸皮橙好酸

  【本文】

  柏云轩,大一入学前一晚在学校附近的小酒馆进行新生聚会,灌了两杯就倒了,迷迷糊糊的被人拉起来玩游戏。

  还输了。

  班长指着角落里面相温柔的,“那边儿的,高个儿白衣服的,要个微信回来。”

  走路都走不直的柏云轩,“好...”

  酒喝多重影儿了,白的看成黑的,走到角落的时候好死不死被酒瓶绊了。

  一屁股坐黑衣男腿上了。

  柏云轩迷迷糊糊:刚才说要干什么来着?

  记不清了。

  他低头捧着黑衣男亲了一口。

  班长差点晕过去,这姓柏的是色盲还是流氓啊?扒着人啃,还啃了不能啃的。

  2:第二天柏云轩中午才醒,什么都不记得,脑袋上顶着狗狗睡衣帽子,闭着眼从卧室出来。

  柏云轩揉眼睛:哥,我想喝汤。

  喊半天没人理他,柏云轩迷迷糊糊的倒了杯水,吼了一声,“哥!”

  客厅里一阵清冷的声音,“你哥交电费去了。”

  江一柯依旧一身黑,抱臂翘腿靠在沙发上,一脑袋寸发,板着脸,眼睛像刀子似的,浑身都是凶劲儿,小臂上极其明显的露着纹身。

  柏云轩拉着哭腔,差点儿跪地上:“老天爷!我哥欠钱,要债的追上门了!?”

  江一柯:“?????”

  交完电费的柏沉松推门,“小轩你醒啦?这我室友。”

  他看着黑衣男,“我亲弟,乖着呐。”

  江一柯极其明显的冷哼了一声。

  3:

  开学之后的柏云轩次次躲着江一柯,没什么原因,就是觉得那人让他杵的慌。

  每次看人的眼神,恨不得下一秒掏出棍子送他去见阎王。

  后来他好死不死的又撞江一柯身上了,头一抬,拔腿就跑。

  江一柯:“站住。”

  柏云轩转身,“真巧啊,江阎王...不是,江学长。”

  江一柯走近,板着脸冷着声儿问,“不记得了?”

  柏云轩眨了两下眼,弯腰低头,“我错了!”

  江一柯挑眉,“想起来了?错哪儿了?”

  柏云轩快哭了,“我不该在厕所叽叽咕咕骂你...”

  江一柯:“?????”

  HE 1V1 甜文

  排雷:

  1:受就是个笨蛋傻白甜,不喜勿入

  2:不喜关闭,勿骂角色

  3:无脑甜文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柏云轩江一柯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撩错了人

  立意:好好学习,锻炼身体,争做新时代好青年

 

 

第1章 

  正午的酷暑天儿,街边树顶上的知了发了疯的乱叫,掉在那树下围栏里,偶尔飘到街边上,被来往的行李箱咔嚓压成了标本,车轮在石子路上硌的嘎吱响。

  零散的行人路径一致的朝左手边的地铁站里冲,进门被空调的冷风吹的抖了肩膀,最近大学都在报道,人多。

  2号线地铁角落里的深黑色行李箱,突然哐的一声响,撞在了扶手栏杆上了,旁边的少年迷迷糊糊哼唧了一声,微微抬头,半梦半醒的伸手将行李箱拉过来,迷糊夹在了两腿中间。

  “前方到站,滨海路,请下车的乘客....”

  “柏云轩!!”车厢内突然一声叫喊。

  “啊!”少年猛地抬头,吓得一个激灵,茫然的环视了一圈。

  “云轩!你不记得我了?”手边身材微胖,脸上架着黑框眼睛的男生瞪圆眼睛弯腰看着他,看着憨憨的模样。

  “冯立?”柏云轩坐直身子揉了下眼睛,手背上还留着红色压痕,整个人看起来懵懵的,脑子半天没缓过劲儿。

  “你今儿报道?”冯立低头看着一眼他行李箱,手在柏云轩肩膀上捏了一下,“城大的?”

  “嗯,今天报道,我现在....”柏云轩抬眼瞄见了脑袋上的站牌,猛地窜了起来,“我坐,坐过站了!我们后面聊,我我我先走了!”

  话没说全,他拉着行李跌跌撞撞的冲下了地铁,额头上的软毛极其突兀的翘着。整个人睡懵了,望着地铁四五个出口晕头转向。他手腕上挂着一块儿新表,前几天他哥,柏沉松送的生日礼物。

  就是这表没有数字,柏云轩大眼瞪小眼的站在原地懵了半天。裤子口袋里的手机突然连续震动。

  “喂,哥,我到了,但是。”柏云轩尴尬的小声咳了一声,不好意思的抚着脑袋上炸起来的软毛,软着声儿说了句,“我....我坐过站了。”

  电话那头停顿了很久,极其明显的长吸了一口气儿。

  柏沉松估计也是习惯了,平静的回了一句,“打个车过来吧,别继续换地铁了,我怕你直接给我坐到郊区去。”

  柏云轩低头嘿嘿一笑,“你也太小瞧我了,我哪儿有那么.....”

  他突然不说话了。

  “小轩?怎么了?”柏沉松听着没声儿,问了一句。

  “我手机没电了,哥,我.....嘟..”柏云轩话都没说完,关机了。

  他提着行李,张嘴呆愣的站在地铁口,一阵热风猛地吹过来,脑袋上的头发全乱了。

  “您好。”柏云轩转身问了保安,“请问城大怎么走呀?”

  “前面直走,红绿灯左转,两站路,也不远。”

  “谢谢。”柏云轩开心,从口袋里搜出来一个糖,笑嘻嘻的硬是朝保安手里塞了一个,转身拉着行李跑了。

  正午的太阳还是烈,柏云轩刚开始还哼着歌,心情不错,后来走到红路灯那边,一瞬间耷拉了脑袋,口干舌燥,哼了两句歌,调全跑了,嘴里从小情歌换成了□□,硬是给自己打了一路的气。

上一页120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