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弱少爷又去蹦迪了 作者:柚子奶糖

  ?病弱少爷又去蹦迪了

  作者: 柚子奶糖

  表面小白花实际狂野放纵小少爷受X狂躁宠妻醋精大佬攻

  陆总在酒吧救了个单纯无辜的小可怜,对方长得跟白月光有几分相似,于是便把人带回了家。

  小可怜模样漂亮乖巧,还很会撒娇,陆总越看越喜欢,当初只是想玩玩,不由动了几分真心。

  然而有一天小可怜突然消失了,还留在一张字条,大概意思就是他身患绝症,不想拖累陆总,就独自离开了。

  陆总气急败坏,担心得要命,找遍了整座城也没找到人。直到半个月后在酒吧里偶遇。

  少年染着银色短发,戴着耀眼夺目的耳钻,一改之前单纯无辜小可怜模样,嚣张又狂野,蹦迪喝酒样样行,还跟朋友诉苦:“嗐…当初只是想玩玩而已,没想到他当真了。”

  “唉…我可真是个玩弄别人感情的小渣男。”

  陆总:???这尼玛就是身患绝症?!

  不仅如此,他还发现小可怜的身份竟然是好友失散多年终于找回来的弟弟,被家人万般宠爱的豪门小少爷。

  陆总:???小丑竟是我自己???

 

 

第1章 我是gay,喜欢男人

  夜晚的北城一向是热闹而喧嚣的。

  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夜遇酒吧。

  夜晚的酒吧更是热情似火,气氛非常嗨,昏暗的灯光,立体环绕的音乐笼罩着酒吧里的每个角落,心脏似乎都跟着节奏而跳动着。

  舞池里,年轻的男男女女们穿着时尚,随着动感的音乐舞动着身体,热情而奔放,声色犬马,纸迷金醉。

  在形形色色的年轻人里,总有那么几个人是鹤立鸡群的存在,往那儿一站就能吸引大多数人的视线,让人无法忽视。

  宋屿星算一个,从进来这间名为夜遇的酒吧里已经半个小时了,他已经遇到了第十个向他来搭讪的人,男女皆有。

  舞池里人多,周围有许多道视线里停留在这个年轻人身上,或带着惊艳和打量,或是赤裸露骨的挑逗欲望。

  青年那张清俊精致的脸笼罩在昏暗的灯光下,皮肤很白皙,还透露着一丝病态的苍白,带着几分看不真切的朦胧感,五官是介于少年的稚嫩和成熟之间的。

  他那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细边的金属框眼镜,那双瞳色较浅的琥珀色眼睛覆盖在透明的镜片之下,右眼的眼尾下方还有一颗小泪痣,为那双好看的眼睛又增添了几分颜色。

  青年穿着浅蓝色的破洞牛仔裤,上身是件垂感极好的黑色衬衫,衣摆束进了裤腰里,便显得覆盖在衣料之下的腰身越细,仿佛盈盈一握。

  衬衫上面的两颗纽扣随意解开着,白皙的胸膛和漂亮的锁骨若隐若现。

  青年的身形欣长而纤瘦,打扮随意而慵懒,有着少年人的稚嫩青涩,但又透露着几分姓感,那双金属框眼镜更是让他多了几分斯文败类的感觉。

  这种种结合在一起,看起来似乎很矛盾,但放在宋屿星的身上却相得益彰,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小1和小0的视线。

  “星哥,瞧见十点钟方向那个黄毛没,还有右边那绿毛,那猥琐的眼神像要把你衣服给扒光了。”

  韩野用胳膊肘碰了碰宋屿星的手臂,无奈地啧了一声,“就跟你说别打扮得这么花枝招展的。”

  宋屿星漫不经心地音乐节奏轻轻摇晃着身体,修长匀称的手里拿着一杯颜色漂亮的鸡尾酒,仰头喝了一口。

  他余光里往韩野说的方向扫了一眼,不咸不淡地开口:“太丑了。”

  说的是那两个黄毛和绿毛。

  韩野撇了撇嘴,“那是您老眼光高。”

  前面来搭讪那几个长得也不差,宋屿星还不是连正眼都不瞧一个,啧……也许是因为他这哥们儿长得跟天仙似的牛批轰轰,看人的眼光也高得要上天了吧。

  谁让人长得好看呢,羡慕不来。

  这不,又有人来搭讪了,距离前一个来搭讪的哥们儿也才十分钟不到。

  这回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小美女,身材很好,前凸后翘,穿着超短裙,露出一双又白又细的腿,漂亮的脸上挂着从容自信的笑,嗲嗲地对宋屿星道:“小帅哥,能加个微信吗?”

  这等极品美女,没道理拒绝不是?

  然而,宋屿星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便收回了视线,从容不迫地从嘴里吐出一句话:“抱歉,我是gay,喜欢男人。”

  韩野:“……”

  尼玛这没眼光的小基佬!

 

 

第2章 找乐子

  搭讪的小美女悻悻地走开了,边走边还在心里吐槽,怎么现在的帅哥都搞基去了?

  韩野满眼可惜地看看小美女婀娜多姿的背影,又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眼满不在意的宋屿星,有这臭小子在身边,他这大帅比的光芒都被掩埋得黯然失色了。

  “瞪我干什么。”宋屿星嗤笑一声,“看上了就去追啊,没出息。”

  韩野觉得自己有被侮辱到,“你才没出息,去就去!给老子等着!”

  说罢,他便往小美女离开的方向追去,想当年他可是幼儿园里的园草,喜欢他的小女生都要排着队来。

  宋屿星无辜地耸了耸肩,仰头将玻璃杯里的鸡尾酒一饮而尽,他在原地扫了一圈周围的人,挺没劲儿的。

  无聊,想找找乐子。

  他从热闹的舞池里出来,转身走到了吧台前,随意在某个空位坐下,支着脑袋漫不经意地看着斜对面的调酒师工作。

  调酒师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人,长得挺帅,他将那杯调好的冰蓝色鸡尾酒推到了宋屿星面前,眉眼带笑,“小朋友,这杯酒我请你喝。”

  宋屿星很不走心地拒绝,“谢了,但妈妈说不能随便喝陌生人的东西。”

  像他这种长得好看的男孩子,在外面也要好好保护自己。

  调酒师不由失笑,“果然是小朋友。”

  宋屿星没再说什么,视线随意在周围扫着,最终定格在吧台最边上的角落位置,停顿片刻,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兴味。

上一页123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