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如死灰后他们后悔了+番外 作者:Alohomora(上)

 文案:

  从小到大,骆枳好像就没做对过什么事。

  亲生父母不喜欢他,眼里只有优秀的大哥、贴心的妹妹和懂事的继子。

  对谁都乖巧的妹妹唯独拿他当空气。一起长大的发小表面上收下他的点心,转身就抛给了路旁的流浪狗。

  做歌手出道,没收过礼物,骂他用家世压人、威胁他退圈的恐吓信倒是收了一堆。

  自己开影视公司,砸钱请了个十八线小明星对他说了唯一的一句“生日快乐”。都在小明星意外爆火成了顶流的时候,被粉丝当成了强取豪夺,扒出来一路骂上了热搜。

  一家人意外遭遇海难,骆枳浸在冷得刺骨的冰水里,看着一贯冷淡的大哥对收养的弟弟急切地伸出手。

  被黑暗彻底吞没的时候,骆枳终于觉得这个世界可真没意思。爱谁来谁来,反正他再也不来了。

  在医院醒来后,他靠在病床上,眉宇淡漠恹然,无所谓治疗,也对什么都不再有兴趣。偏偏这时候,一切都不一样了。

  父母不眠不休辗转顶尖医院,求了无数医生,只为救他一命。

  大哥熬得双眼通红,依旧亲自照顾他不假人手。

  妹妹在他床头哭到昏厥。

  发小双目猩红,手段狠厉,疯狂报复当初诋毁他的那位十八线小明星。

  他又一次莫名其妙地上了热搜,只不过这一次的条目,变成了#全世界都在等骆枳回来#。

  后来全世界都没等到骆枳。

  倒是有知情人士透露,那个缔造了一整个海上商业帝国、沉了一艘价值千亿的顶级豪华游轮以后还有数十艘的明家,不止多了个小少爷,还多了个最年轻的航行世界的船长。

  *架空都市世界观

  *全员火葬场,前期狗血酸爽后期苏爽,实在是喜欢这一口。

  *不和解不洗白

  *攻不是火葬场里的任何一个人。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娱乐圈 打脸

  搜索关键字:主角:骆炽;明危亭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为什么啊

  立意:每个人都是自由的

  作品强推:这是一篇有关迷失、寻找和救赎的故事,原生家庭的自私冷漠,友人的敌意和偏见,让所有的伤害都被持续施加在主角身上。但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主角依然在不断自救,不断寻找希望和自由,终于云开见月明,遇到了能够救赎和治愈自己的人,也彻底脱离了过往的折磨。

  这篇小说文笔细腻动人,阅读时有着极强的代入感,让人仿佛跟随着主角一起经历了重重磨难、不停挣扎着自救,也和主角一起最终迎来希望和救赎。许多情节都会引起强烈的共鸣,也能在里面找到许多原生家庭经历的影子,读时引人入胜,是个非常值得一看的故事。

 

 

第1章 生日

  骆钧带人赶过来的时候,骆枳正坐在自己那辆车的车顶。

  骆枳垂着眼,漫不经心地抱着手机打游戏。

  他身上那件纯黑的风衣沾了些灰尘,袖口下露出一截瘦削雪白的手腕。右手的指节青紫遍布,修长指间染着些怵目的殷红血痕。

  不远处的路旁,西装革履的青年被人扶着坐在路灯下,面庞上一片青紫狼狈,额头上还有个醒目的伤口。

  听见骆钧的脚步声,浑身是伤的青年抬起头,目光亮了下:“大——”

  青年似乎有所忌讳,飞快抬头看了眼骆枳,把那个称呼谨慎地咽回去。

  骆枳的指尖轻触了下屏幕,确认过游戏已经暂停存档,才锁屏放下手机。

  骆枳抬起眼睛,轻轻弯了下,亲亲热热开口:“大哥。”

  骆钧径直略过他,走到路灯下,俯身亲手检查过青年的伤势。

  骆钧淡声问:“怎么回事?”

  他的语气不带什么情绪,却又像是浸透了刺骨的冰水,黑沉的眼睛扫过四周,最后才落在指间还带着血痕的骆枳身上。

  四周的保镖深埋着头,没一个人敢发出半点声音。

  ……

  这种豪门里乱七八糟的家事,哪有他们插嘴的半点余地。

  骆钧是骆家长子,也是圈内公认的这一代最有天赋的年轻人,冷峻内敛、杀伐果断,将来注定要做骆家的家主。

  挨打的那个青年是骆家的养子,叫简怀逸。

  跟骆枳这个家里最混日子、最不成器的养尊处优的少爷比起来,简怀逸无疑是另一个极端:待人温和,刻苦努力,姓情低调谦逊。才二十出头,就已经成了骆钧在商场上的得力副手。

  今天是简怀逸的二十三岁生日,骆家举办了盛大的生日晚宴。

  这个时间,本来所有人都该在豪华宴会厅里觥筹交错热闹寒暄,替年轻有为的简副总庆生的。

  至于简少爷为什么会和骆枳这个骆家最不愿提的败类一起出来,又为什么会发生冲突、为什么会被骆枳打成这样……他们其实也不太清楚。

  “骆枳。”

  骆钧擦了擦手,直起身:“为什么?”

  骆枳靠着车,他刚又打开了游戏,苍白指尖在屏幕上灵巧地跳跃,只来得及应了一声鼻音:“嗯?”

  骆枳百忙之中抬头,扫了一眼狼狈的简怀逸,似乎是才想起这件事,“哦”了一声:“我讨厌他。”

  骆钧一言不发地锁起眉峰。

  他向来喜怒不形于色,此时也被这种近乎荒唐的答案激起几分不悦:“什么意思?”

  “我讨厌他,看见他就烦。”

  骆枳划着屏幕,CAO控着跑酷的小人在地铁轨道上辗转腾挪,躲开背后贪婪扑过来的尖齿恶犬。

  他开了个无敌模式,活动了下青一块紫一块的右手:“大哥,我们把他轰出去吧?”

  骆钧的气息沉下来。

  “我不是还有一份家产吗?公司股份什么的,都给他。”骆枳在屏幕上划了几下,让小人翻了一连串前空翻,“让他走得远远的,愿意自立门户或者怎么都行,把我的东西还我……”

  剩下的话被骤然打断。

  骆钧神色冷厉,居高临下地垂目看着他,眼底透出不加掩饰的厌恶鄙夷。

上一页130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