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直男室友宠坏了 作者:天下为攻(下)

 

第111章 

  这人走路都没声没息的,这要是换成心脏不好的人,保准还要被吓一跳。

  时一扭头,看到对方还递过来一瓶未拧开过的水。

  “给你的。”

  时一都没搞明白这么做的用意,摇了摇头,也是本能反应。

  “我是想感谢你刚才帮我拿东西。”虞佳敏说着,还硬要塞给他。

  听到虞佳敏这么说,时一也是挺意外的。

  也不是什么值钱不值钱的问题,这是一份态度,担心虞佳敏一个女生脸上会挂不住,推拒两下以后还是收下了。

  或许是跟薛岩待久了的缘故,他时一还察觉到虞佳敏一直在犹豫,似乎有话要对他讲。

  时一刚要开口,结果虞佳敏就转身走了。

  这种感谢人的架势,一般人真的承受不住。

  画画进入状态以后,时间都会不知不觉就溜走,不停地改改,注意力高度集中,结束的时候通常就会感到很疲惫。

  时一手拿着调色纸,上面很多颜料都已经涂抹混合在一起,变成了新的颜色,绿色也分多种。

  由浅至深,还要刻画出来一些物体的细节,按照他一开始的规划,除却竹林外,空旷地方还有再加点邻近色的物体相交辉映。

  竹林里面还会有小飞虫一类的东西,落在鼻子手臂脸上的时候肯定会忍不住要赶走。

  临近中午的时候,时一听到了薛岩的声音,差点都要以为这是幻听。

  结果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走到了他跟前,抬头,由下至上看。

  第一眼就不小心给看岔了,刚好还有阳光照过来的一部分原因,不能继续往上看,结果就给人一种总盯着人下边移不开眼的既视感。

  再这样下去,他迟早要变成老色批。

  薛岩没觉得有什么问题,走到时一身侧,还半蹲了下来,目光所及之处,是时一的油画布上面的画。

  像他们美术学,南大录取方式文化课和专业各占50%,但是入学班级学号排名,是以所在班级专业课排名排列。

  薛岩尾号是01,而时一是05。

  薛岩看着时一画的竹林,又想到之前教他八段锦,摄影,感觉就是惊喜不断,时一会的东西很多,而且很快就能上手再到熟练精通。

  这个时候,时一心里面还在思考一些别的事情,当他回过神儿的时候,薛岩的侧脸刚好放大出现在他面前。

  两个人靠的还很近,周围的嘈杂声,好似在一瞬间就全部消失了一样,而留在这里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朋友之间熟悉到一定程度,见面都不需要问太多,也不需要思考怎么开场和结束,直接就能交流。

  关键的是,还会交流的很开心。

  这一点时一是深有感触的,他和薛岩相处的时候很舒服。

  薛岩一边看还点评了几句,时一顿时都感觉被夸上了天,尽管里面也有几句不足之处,但已经被他自动忽略了。

  这次薛岩过来还拿了相机,需要跟队负责拍摄一些照片,适才可以跑到他们班里来,还大大方方很带队老师讲话,一点儿都不怕被赶走。

  刚好这会儿今天的任务量也完成了,薛岩就想让他一块儿去拍,开始征求他的意愿。

  “我刚才跟你们带队老师沟通过,他已经允许了。”

  准备工作都做到这个份儿上,时一肯定是不会拒绝的,因为他也想到处逛逛。

  “好。”时一应声,刚准备起身的时候,薛岩又盯着他的眼睛。

  “等一下。”

  时一有点儿没反应过来,薛岩已经朝他更近一些,右手还附在他的脸庞上,轻轻柔柔的,不断向下。

  这种情况,是时一始料未及的,就算他是个自制力很强的gay,那也根本抵抗不住。

  难道薛岩发现他是gay了吗?可如果薛岩知道了以后,更不可能会对他做这些。

  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时一已经思考了很多问题,身体也控制不住地有了一些本能反应。

  “先别动。”薛岩依旧是对他笑了笑。

  笑容一如既往地充满了治愈。

  时一很确定,他身体虽然正常了很多,但是心里面有点乱糟糟的。

  薛岩歪过头一些,手指又向下触碰到他的脸颊一侧下颌线位置,拿出一张纸巾擦了擦。

  “好了。”薛岩松手之后,时一才发现,纸巾上面有一些绿色的颜料,想想应该是刚才他不小心给蹭上去的。

  薛岩打算先拍他们班写生实景,出来拍照也不是只拍风景的,学校里面宣传更多还是想看到有学生在镜头里面。

  大家坐的都比较分散,也不需要怎么配合,只需要拍摄的人选好角度捕捉就可以。

  在这一方面,薛岩的眼光都很敏锐。

  按下快门,就拍了很多张,等到回去存电脑上面,选一些比较满意的出来就可以。

  周云棋离他最近,肯定要最先要拍摄到的。

  之后又往旁边走,蓝莹在看到他和薛岩拿着相机过来的时候,还拉着旁边好几个女生摆造型。

  “一定要把我们拍的好看一些!”

  “不然还要自己加班修图。”

  这会儿也快到中午回去吃饭时间了,班里也有不少人已经开始往回走,时一我也跟薛岩准备回去。

  带队老师也没怎么管束,只是看一个最终结果,有没有完成教学安排里面的作业。

  其余的,相对来说,还比较自由。

  在回去的路上,季扬还给他打了视频通话过来,看样子应该是下课回了寝室。

  时一还没想好要不要接通的时候,薛岩已经先一步解决了他这个难题,“怎么不接?”

  他们宿舍里面的人,薛岩应该是只见过徐新朝,季扬还有陈豪都没怎么接触过。

  时一在接通以后,拿着手机边走边聊,只是他没想到季扬上来第一句就是问他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做梦有没有想他。

  总之都是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平常他们两个私下讨论的时候,时一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这次换成薛岩在旁听,他感觉丢人丢大发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个这是要做什么。

  但是只有他跟季扬清楚,这就是集美之间的相互关心照应,独特的交流方式。

上一页180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