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痴情受摘下戒指后[娱乐圈]+番外 作者:踏上雪山

 文案:

  所有人都说,许落嘉嫁给傅司年是有利可图

  图他那张深邃立体的电影脸,挺拔的身材

  图他是傅家嫡长子,名门望族,根基深厚

  图他要从傅影帝变成傅总裁,手握顶级资源无数,是娱乐圈顶级大佬

  只有他自己知道,从十七岁第一眼看到傅司年起

  他偷偷喜欢了这个人十年。

  在新婚纪念日做了满桌菜,可惜最后全部倒进垃圾桶

  三天两头就可以在热搜看见傅司年被拍,身边都是不同的人

  落嘉声带受损,求傅司年陪他去医院做手术,然而从头到尾不见人踪,醒来只有满室清冷

  最后,别人告诉他…傅司年和他结婚,从头到尾都是一场骗局

  唯有他将虚情假意当了真。

  许落嘉幡然醒悟,摘下那枚视若珍宝的结婚戒指

  同时给傅司年留了一份离婚协议书,说:“我们分开吧。”

  傅司年这个人,冷淡薄情,从来都是游戏人间。

  手指上的婚戒对他来说只是个装饰物

  不像许落嘉,婚戒像死死地焊在手指上

  上节目做采访,无论什么造型都不肯摘下婚戒一秒钟

  然而有一天,他不经意间落在许落嘉的手指

  那里只留下一道浅浅的印子

  傅司年瞳孔骤缩,目光有些发狠:你戒指呢?

  许落嘉语气平淡:“摘了。”

  傅司年以为他只是在闹脾气而已

  可在之后离婚综艺,许落嘉依旧对他态度温和,可看他的眼神已经毫无波澜。

  他在国外巡回路演发生了意外,在手术之前一次次拨打落嘉的电话,却是无人接听

  那天下了很大的雪

  傅司年顶着伤口发炎的危险,守在许落嘉的门口

  向来高贵冷漠的他,此刻满腔苦涩,声音发冷

  “你已经不爱我了,是吗?”

  许落嘉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帮傅司年拂去肩膀上的雪,没有回答

  只是笑得温柔,“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傅司年这才知道,许落嘉不是在和他闹脾气,而是他真的…把这个曾经满心满眼都是他的人给弄丢了。

  ps:1.前期妥妥渣攻贱受,攻灰常渣灰常浪,有很多前女友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虐恋情深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落嘉,傅司年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追妻火葬场,渣攻的真心

  立意:打造清净和平的娱乐圈,提高人们的生活幸福感

 

 

第1章 

  “喂,哪儿呢。”傅司年一只手半拿着电话,漫不经心地躺在巨大的沙发上,脚边的行李箱乱放。

  “S市。”

  电话里的人声音显得很冷静,还有几分不可闻的微弱。

  傅司年皱皱眉,放下电话看了一眼,才又放回耳边,继续说:“你怎么跑S市去了,去多久了,家里一点儿人气都没有。”

  “司年,以后我就住在S市了。”许落嘉说。

  傅司年从沙发上坐起来,“说清楚点。”

  电话里沉吟了一会,一时之间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

  傅司年才得意地笑了笑,又躺回沙发去。

  他就当刚刚许落嘉在说屁话。许落嘉不可能舍得离开B市的,也不可能舍得离开这座房子。

  下一秒,电话里许落嘉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好像有一些不舍,有一些犹豫,有一些脆弱。

  但是他仍然选择开口,话一说出来,仿佛有一股力量,拖着他往前走。

  只听见许落嘉说,“司年,要不,咱俩散了吧。”

  傅司年没说话,依旧漫不经心地捏着手机,懒懒地躺在沙发上,若有若无地“嗯”了一声。

  他听见了许落嘉的尾音带着哭腔,可以想象他的表情是如何的凄切哀婉,泪流满面。

  傅司年在静静地等,等许落嘉马上又笑着说,司年你别放在心上,我开玩笑的,我喝多啦,我脑子抽风啦等等。

  以前总是这样,扛不过五秒钟,许落嘉就马上会低头,傻傻地围在他身边,没心没肺地笑着。

  这次也一定是这样。

  五秒钟,十秒钟,三十秒钟。

  直到电话里那头再次传来许落嘉的声音,“司年,你在听吗。”

  “嗯,在。”

  “你听见我刚刚的话了吗?”

  “听见了。”傅司年坐起来,视线落在乱扔的行李箱上,半晌才哼笑一声,语带轻佻,“你舍得?”

  他知道许落嘉爱他,如果两个人的感情是一场击剑比赛,那么傅司年毫无疑问是胜者,轻易知道对方软肋在哪里,仗着爱意便可以横行霸道,无往不利。而许落嘉手无寸铁。

  果然,电话里那头传来一阵漫长的沉默。旋即是一阵微弱的啜泣声。

  他在哭。

  傅司年像个国王一样高傲:“如果你后悔了,我暂且……”

  “离婚协议在餐桌上。”许落嘉说。

  傅司年坐起来,凝视着空荡荡的阳台,说:“你来真的?”

  “咱俩不合适。”

  许落嘉把话说得很软和。事已至此,他仍然是不舍得指摘傅司年一句。只是说,不合适。

  傅司年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餐桌,发现烛台下压着两份文件。拿起来一看,中间白纸黑字,端正地写着离婚协议书。

  他轻轻地抖落纸张,不以为然地勾起唇角:“还挺像那么回事。”

  许落嘉说:“你看着先,我刚做完手术,不能说太多话,什么问题找律师就行了。”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傅司年把手机放下,显示已挂断的页面,他愣了两秒钟。还真是有点不习惯。这么多年,许落嘉从来没挂过他电话。

  把手机放在餐桌上,随意地翻了几页离婚协议书,然后嗤笑一声,随手把离婚协议书扔在餐桌上。又拿起电话,约人去酒吧。

上一页110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