茱丽叶塔+番外 作者:蜜月

简介:

  六年前,乔郁绵站在教学楼的天台说分手。

  日暮里,安嘉鱼笑得很勉强:“我当你没说过。”

  可分手与表白不同,那只是一个人单方面的决定,并不需要另一个人的答案。

  他们一起刷的试题看的日落踩的沙滩养的宠物都在做决定的一瞬间,与那份真挚的喜欢一起变为过去式。

  六年后,他们在狭窄的电梯中意外重逢。

  乔郁绵后背抵住了冰凉的金属壁板,退无可退。

  但他再清楚不过,这架电梯短短十几秒后会在一楼停靠,他们其中一个会先行离开,做回那个举世瞩目的小提琴家,而另一个则会按部就班下楼,吃饭,而后投入到平凡的工作中去,继续做个为生计奔波的普通人。

  ————————————

  一个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的故事。

  乔郁绵(攻)X 安嘉鱼

  *温柔敏感聪明内敛的攻,一往情深的天才小提琴家受。

  *全程1v1,粗壮双箭头,大写HE。

  *不是一块从头甜到尾的蛋糕,生活很压抑很辛苦,但相恋很甜。

  *涉及古典乐,作者外行欢迎指正,请温柔一点。

  *没有工具人,虽然笔墨有主次,但他们都是故事主角,彼此欣赏彼此爱护彼此给彼此依靠,所以不适合极端控阅读。

  破镜重圆、青春、情有独钟、古典乐、HE、主攻

  【-peach-】

 

 

第1章 

  一周内连续三场降雪,航班大面积延误令春运期间的机场比平日加倍混杂,行李传送带前人群积压,一张张面孔带着飞行过后的疲惫与不耐烦。

  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起飞,历经一次转机,总航程超过12小时。乔郁绵的加湿口罩已经换过两次内芯再度变干燥,此刻他只想快点离开人群找个地方洗澡换衣服,再补个结结实实的觉。

  他远远看到了传送带另一头,自己那只朴素的黑箱子正在接近,靠缠了墨绿丝带的把手和一只小猪佩奇密码锁从众多肖似的行李中脱颖而出,起先他还有点嫌弃乔苡柠的审美,如今却倍加感激。

  “抱歉,麻烦让一下,我的箱子转过来了。”他低头对挡在面前的女孩说。

  对方回头的同时不客气地翻了半个白眼,又在看清他露出的眉眼之后把另外半个藏进了腼腆笑容里:“啊好的……”她用力扯了扯身旁焦躁的同伴,示意对方让开位置,而后一起对乔郁绵行注目礼,同伴还惊讶地掏出了手机。

  “谢谢。”乔郁绵当做没有看到,抽出行李箱的拉杆快步离开。

  因为航班晚点,接机的同事已经在到达大厅枯坐一个多小时,咖啡都喝空了三杯。

  “喂,乔哥,你拿到行李没啊?我出去抽根烟啊……”

  “拿到了,马上就来,你在几……嗯?”他边接起通话边穿过最后一道玻璃门,来到热闹的到达厅。

  结果才没走几步便被一群陌生女孩挡住了去路。不只是手机,居然还有人扛着巨大的单反相机,烧开的热水壶似的,一边尖叫着拍照,一边往他面前聚拢过来,瞬息将他围在中间。

  兴许是因为背光,相机的闪光灯自动开启,正对他的眼睛咔嚓一闪。

  乔郁绵眼前的画面立时模糊成一片雾蒙蒙的灰白。

  “别对着他眼睛开闪光!怎么回事!都别乱!别挤也别喊!”前排的女孩体贴地挡住了那颗过于显眼的炮筒,“保安说,闹的话以后机场都不给进了!”

  片刻后视觉渐渐恢复,乔郁绵看到了女孩们手中整齐划一的应援扇、灯牌以及人物玩偶后,不禁感叹粉丝们的追捧炙热却又相当盲目。

  他不慌不忙扯下口罩,一圈小姑娘当场傻眼:“……靠……这谁带的头啊!怎么这么瞎!自家idol都能认错吗!”

  “我靠这么大个口罩我也不是故意的好么…..”姑娘一边抱怨还一边瞄他,又压低声音询问身旁的同好,“这是素人?我怎么看着有点像那个谁……”

  “放屁,比那个糊逼帅多了好吗!可能是还没出道的练习生吧……哎你刚刚拍下来了么?回去查一下他是谁家的。”

  一个个看着娇俏可爱,怎么一张嘴就是脏话。乔郁绵趁她们面面相觑相互丢锅的功夫,分开人群迅速逃离。

  背后讨论他身材身高,以及猜测他经纪公司的窃窃私语也随着他的离开逐渐平息,粉丝们又守回了原地继续翘首以待。

  乔郁绵隔着玻璃看到绿化带里的植物在凛冽寒风中东倒西歪,化雪的日子,气温要比下雪冷得多,他拉开背包取出灰色羊毛围巾,连下巴一起包裹进去,出门一扭头就看到在吸烟区吞云吐雾的小男孩,比其他人都小一个码,刚刚才过十九岁生日的男孩骨架似乎都没完全长开,后背一佝偻像只猴子。

  “小毛。”乔郁绵不喜欢烟味,不得已远远就开口喊人。

  “哎哟哥你可出来了!”小毛把烟蒂按进垃圾箱顶部的烟灰缸里转了转,裹紧羽绒服冲他跑过来,“不冷吗?”

  “冷……车呢?”他刚从四季如春的东非回归到北半球寒冷的冬季,一时间的确不太适应,已经悄悄打了好几个寒颤。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出来,只能停在停车楼,走吧从大厅里边走,连廊没风。”

  小毛主动接过他的行李箱在前方带路,步履轻快。

  “乔哥,非洲那边过年么?”春节假期快要结束,居家自驾游的车子不约而同在这几天回流,跑不起速度,小毛耐不住寂寞,一路上边听歌边没话找话。

  “哪个国家都差不多吧,华人会自己聚一聚。”乔郁绵稍稍将座椅后调,找到最舒服的角度伸展开一双腿。在经济舱促狭的空间里挤了许久,小腿和双脚免不了酸麻肿胀。

  “那你看大迁徙了吗?非洲狮!非洲象!”男孩是标准的南方少数民族长相,皮肤棕亮,眼瞳漆黑,凸颧骨,塌鼻梁,看着你笑得时候一股原生态的质朴感。

上一页181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