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主+番外 作者:吴百万

 作品简介:

  双玩咖 浪子X纨绔

  陆少珩出差回到剧组,刚推开门,就看见陈濯和一个新晋演员吻在一起。

  陈濯听见他的声音抬起头,目光越过面前卖力讨好小演员,看着陆少珩,弯了弯眼梢。

  演员没想到会被导演的男朋友撞个正着,慌乱间就要起身,陆少珩却笑吟吟地对他说:没事,好好伺候陈导。

  说完,他就搂着身旁高大英俊的助理,进了隔壁的酒店。

  没过几天,陆少珩再一次撬了陈濯的墙角,明目张胆把演员搞上了床。

  房间里光线幽暗,陆少珩把演员堵在门后,红着眼睛问他:陈濯是怎么吻你的?这样?还是这样?

  ***

  1.惊天巨雷:床伴开局,发展成互不干涉各自潇洒的假情侣,攻受身体皆有许多人,心里只有彼此。

  2.两个海王双向暗恋,用无情掩盖真心的故事。

  3.腹黑沉稳浪子导演攻(陈濯)X风流浪荡影视公司老板受(陆少珩)

  4.HE

  标签:双向暗恋 强强 HE 双海王 双向救赎

 

 

第一章 好好伺候陈总

  陆少珩下飞机的时候,天上下了点小雨。

  今天他天南地北地转了三趟机,几乎一整天都在干燥密闭的机舱里度过,这突如其来的湿冷空气让他有些不太适应,喉咙隐隐有些痒意。

  他避开迎面而来的冷风,侧身靠在机场大门外的石柱上,伸手从兜里掏出烟盒,敲出一支烟含在唇间。

  这时,他才意识到身上没有打火机。

  一辆红白相间的出租车碾过水洼,缓缓停在陆少珩的面前,他直起身子,把烟收回口袋,长腿一跨,俯身进了后座。

  今天他回来得突然,没有安排人手接机,好在这个时间段到港的航班不多,在打车这件事上没有浪费太多时间。

  待助理装好行李坐上副驾,陆少珩已经翘上了二郎腿,坐在后座上摆弄他的手机。手机一天没开,未读消息如开闸泄洪般源源不断涌了进来,令人应接不暇。

  陆少珩飞快浏览着满屏的信息,屏幕的冷光映照着他的半张脸,那双不笑也含情的桃花眼此刻略微低垂,看上去有些严肃。

  见助理上车,陆少珩头也不抬地问:“陈濯今晚在哪里?”

  助理翻出通告单看了一眼,回答道:“在金照寺片场。”他看了眼陆少珩略微有些憔悴的脸色,又说道:“今天赶了一天飞机,我先送您回家休息吧。”

  陆少珩摆了摆手,先是发语音回绝了朋友出去小酌一杯的邀请,然后掐灭屏幕,将手机往座位上一丢,再扬起脸时,眉眼间又是助理熟悉的浑不吝。

  “先去一趟片场。”陆少珩说。

  陈濯最近投拍了一部古代武侠电影,暂定名叫《金阙风月录》,剧本改编自一本唐末期的传奇小说。不知是陈濯手眼通天,还是他给人灌了什么迷魂汤,上头居然同意把一座始建于唐朝的寺庙借给他实景拍摄。

  今天剧组收工得早,陆少珩到的时候,拍摄已经结束,现场只剩下零星几个工作人员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陈总在哪里?”一名场务拖着两件灯具导轨从陆少珩面前路过,助理上前将人拦了下来。

  陈濯作为这部电影的出品方兼监制,最近这段时间都在片场。也正是因为陈濯在这里,每天打着各类明目来探班的媒体粉丝不知有多少。

  场务当牛做马忙了一天,又着急下班,压根没有心思搭理闲杂人员,一张口正要搪塞过去,余光却瞥见了站在助理身后的陆少珩。

  大老板深夜御驾光临,着实把场务吓了一大跳,他拿不准陆少珩此时来这里有什么指教,犹犹豫豫地说道:“陈总啊,好像在,在休息室吧。”

  陆少珩抬手瞄了眼手腕上的表,此时离十二点还有五分钟。他把行李箱往助理的手上一推,自己拎起一只纸袋,先一步朝休息室方向走去。

  金照寺的占地面积不大,东西各一座浮屠塔,中间是一方小庭院,休息室在寺庙的西南面,由一间厢房改造而成。

  雨势在不知不觉间变大,雨水不断拍打着院子里的芭蕉,陆少珩独自穿过一条空旷的长廊,很快就来到一扇雕花门前。

  格窗里亮着灯,鸭蛋青的素纱上人影晃动,此刻时间已经来到了11点58分,陆少珩没有时间细想,直接推门迈了进去。

  “哗啦”一声脆响,边几上的油灯落地,室内的光影晃了一晃,很快又恢复了明亮。陆少珩也在这忽明忽暗的光线中,看清了禅椅上纠缠着的两道人影。

  陈濯仰身靠在椅背上,指尖夹着一支烟,看上去衣冠楚楚气定神闲。而坐在他身上的那个人则狼狈许多,他背对着大门,戏服半敞,绛红色的袍子拉至手肘处,露出白花花的后背。

  只需要一眼,陆少珩就认出这个人是组里的演员徐洛佳。

  陆少珩纵横欢场多年,也算是见过大世面,但是在这佛门圣地看见这活色生香的一幕,心里还是有点震撼。

  陈濯听见了门边的动静,略微抬起头来。他的单手撑起身体,肩颈勾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目光越过面前卖力讨好他的徐洛佳,看向不远处的陆少珩,弯了弯眼梢。

  陈濯的大半张脸都被徐洛佳的后脑勺遮掩,陆少珩只能看得见他的一只眼睛。陈濯的这双眼睛长得好,眼尾微翘眼眸深邃,不管什么时候看着都很带劲。

  想到这里,陆少珩戏谑地吹了声口哨,迈步走向陈濯。

  “回来了?”陈濯一脸淡然地看着陆少珩朝自己走近,脸上的表情如在片场里遇见一样寻常。

  “刚到。”陆少珩在陈濯面前停下脚步,问:“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

  “怎么会。”陈濯笑了起来,这一笑,让他身上的泠冽锋利气息瞬间消退了不少。

  直到听见二人的对话声,徐洛佳才猛然意识到陆少珩来了。他的脸色肉眼可见地白了下来,扭过头去接连喊了好几声陆总,手忙脚乱地就要起身。

  他还没来得及从陈濯身上退开,陆少珩就伸手按住他的肩膀,将他重重压了回去,在这过程中,陆少珩始终目不转睛地盯着陈濯。

  “陆总,陆总我…”徐洛佳见这两人一见面就打起哑谜,心里愈发恐慌。

上一页118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