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特助与家主的非典型火葬场 作者:林沁人

 

  文案:

  表面高岭之花内心疯魔控制欲攻X表面隐忍温驯实际野心勃勃大美人受

  林真暗恋李震白已久,但可悲的是,对方位高权重,从没注意过他。

  直到后来,父亲破产,林真不得不接受一场婚约——李震白选中了他,做自己的弟媳。

  林真从没敢妄想得到这朵高岭之花,自此,更是冷了心认了命。

  可新婚当夜,丈夫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

  李正箫揽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小仆佣,冷着脸警告林真:“娶你不过是为了应付家主,你得认清自己的身份,小璃才是我爱的人!”

  林真垂下眼皮,温驯地回应:“我知道了”。

  婚后,林真进入李家公司,成了董事长即家主的助理。

  在以超群的工作能力处理好公事的同时,他还能照顾丈夫、孝敬婆婆、CAO持家务。

  甚至,他为了搏得丈夫的喜爱,还贤惠隐忍地为丈夫和小情人的私会打掩护,

  天长日久,李正箫看着这样包容美丽的妻子,想迷途知返了。

  可是,当他终于想对妻子好一点的时候,林真却拿出了离婚协议。

  李正箫认为妻子肯定有了野男人,决定找家主做主找到那人废了他,却最终无果。

  直到离婚一年后,他发现,他大哥带回来的未来大嫂,就是他的前妻林真。

  ***

  李震白是李家这一代的家主。

  他向来以身作则、绳趋尺步。

  但是,后来,他亲手撕毁了家规,在弟弟与林真离婚后,力排众议,娶了林真。

  排雷及说明:

  1、受在婚姻存续期间并未与攻真正产生感情纠葛,但仍请不能接受的读者点叉。

  2、李震白是攻,李正箫只是炮灰。

  3、男男可婚、可生子的架空世界。

  4、半职场半家庭关系。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边缘恋歌 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真,李震白 ┃ 配角:李正箫,小璃 ┃ 其它:职场,上司与下属

  一句话简介:林真被选中,做李家主弟媳兼特助

  立意:幸福掌握在自己手中。

 

 

第一章 被迫的相亲

  三月中旬的B市天气很舒服,阳光温暖,微风徐徐。

  ENERGY集团大厦楼下,穿着精致职业装的白领们来来往往,高跟鞋在灰白色台阶上敲击出噔噔的好听的响声。

  林真推开大厦对面街上一家叫“雕刻师”的咖啡厅的大门,过堂风一瞬间吹起他卡其色风衣的衣角,额前有点长的碎发被掀起,露出一双漂亮的如同凝结着水雾的眼睛。

  这个时间咖啡厅里客人只有零星几个,眼神不经意扫过来时,都忍不住在进来人的脸上停留了好一会。

  林真早习惯了这种目光,并没在意,他去吧台要了一杯Cappuccino,就在靠窗的角落里找到位置坐下了,他喝了一口咖啡,手指下意识摸了摸身上的挎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林真挺直了脊背,目光紧紧盯着对面大厦的出入口,咔,墙上挂钟的时针指向数字4,一个穿着深色定制西装的高大身影一分不差地走出大厦,尽管距离不算近,一打眼看过去还是看得出这人长相出色,气质冷硬。

  他快步穿过街道,随着距离变近,透过玻璃可以看到他头发一丝不苟地向后梳着,露出饱满的额头,长相极其精致俊美,西装笔挺。

  他直朝咖啡厅而来,在他进门那一刻,林真低下头去,在心里默念:“Triple shot,多加冰,谢谢。”

  吧台前,男人薄唇微动,声音低沉,有一种高精密机械的冰冷感:“Triple shot ,多加冰,谢谢。”

  少顷,男人端着咖啡托盘走来,林真脸压得更低,直到这人坐到他前方的圆桌座位上,这是男人惯常的座位,正好背对着林真。

  林真此时才抬起头来,贪婪地用目光描绘这人的背影,嗅闻着空气里夹杂在咖啡味道里的淡淡的男香。

  他太专注了,以至于完全没注意到时间的流逝。

  等在男人按照惯例起身去吧台续杯时,林真才反应过来,他舍不得地叹了口气,从挎包里拿出一本书,悄悄放在男人的座位上,在门口最后看了男人的背影一眼后,匆匆离开了咖啡厅。

  书的名字叫《如果再给我一天光阴》,书页已经泛黄,尽管精心保管,还是能看出主人经常翻看的痕迹。扉页上,用墨绿色水笔写了一句话:“早上,我要告诉你,我爱你;中午,我要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晚上,我要在你睡着后求神明现身,让你忘记这一切。”

  林真甚至没有这一天光阴,他只有一杯咖啡的时间。

  这一刻起,他放下心中的妄念,再没有做梦的权利。

  林家就要破产了,林真同父异母的哥哥王争不是做生意的料子,父亲王德兴却一定要扶持他,公司连年亏损,屡次裁员,直到最近这次,王争被他所谓的好兄弟骗了,砸锅卖铁、东借西凑出来的上亿资金都要不回来了。

  王德兴大怒,后悔却也已经为时已晚,靠着过去在商场上的关系,东奔西跑的求助,得来的都是落井下石的悲凉结果。

  林真暗恋李家长子李震白多年,但李震白从来就不认识他。

  对于林真来说,李震白就是那朵永远只能远观的高岭之花,他曾经梦想过是否有一天能靠近他,甚至拥有他。

  但梦就只是梦。

  李震白家世极好,长相俊美,从少年时期就追求者众多,面对这样的人,敢表露心意的都是极其优秀的男女,但他却从来都不假辞色。

  如今李震白三十二岁,还从没有人能走进他的心里。

  林真和他之间本来差距就犹如天堑,特别是在李震白彻底接手公司,成为李家这一代家主后。

  本来就几乎没有希望,在王家即将走向破产的这一天,林真终于明白,他连做梦的资格都没有了。

  他放下了,再也不想了。

  ......

  林真进门时,家里跟他离开时一样,是一片让人难以忍受的低气压。

  大哥王争醉醺醺躺在客厅沙发上睡着了,鼾声如雷,酒臭味一进门就能闻见。

上一页14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