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谎的妻子 作者:止宁

 

  文案:

  【双非,洁党慎入】

  【洒狗血剧情,非爱好者慎入】

  一

  联邦军方alpha大佬霍衍中意极了那个乖巧懂事、逆来顺受的漂亮小玩意儿。

  无论霍衍如何不拿他当人,他也只是垂下雪白的颈子,温顺地跪在地上,为深夜归来的霍衍脱去鞋袜,并适时送上温热适口的醒酒汤。

  多么趁手的小东西,霍衍想。

  直到有一天,霍衍突然发现了自己拥有听见别人心声的能力。

  刚回家,漂亮Omega迎了上来,温柔谦卑地如往常一般跪在地上为他脱去鞋袜,然而霍衍却是听到了他无比厌烦的一声【“啧。”】

  ……

  霍衍脸色铁青,强自忍耐,搂着他就寝,Omega虽一脸羞怯欢喜,可那厌恶至极的心声却愈发激烈地冲击着他的耳膜。

  【这条发情的疯狗!】

  霍衍:?

  二

  蹭亮的皮鞋挑起漂亮Omega的下巴,霍衍嘴角浮起讥诮:“愿意为我做任何事?”

  看似人畜无害的菟丝花柔顺地点点头,与那咬牙切齿的心声形成鲜明对比。

  不可一世的霍衍笑了。

  他猫捉老鼠般不急不慢地将这个野姓难驯的漂亮东西玩弄于股掌之间,准备折磨至奄奄一息之际,再狠狠捏碎这个虚与委蛇的东西!

  他可太迫不及待见到他绝望的模样了。

  没成想,这菟丝花一扭头,狠狠撕下他一块血肉。

  三

  一部小丑竟是我自己的狗攻自传。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墨、霍衍

  一句话简介:别再,别再骗我了。

  立意:身在黑暗,心向光明。

 

 

第1章 一起命案

  天际乌沉沉地压着黑云,偶有隆隆的雷声。很快,压抑了半日的阴沉终于爆发,大地顷刻间被一场宣泄式的大雨颠覆,看不清远处。

  厨房里的鸡汤噗噜噗噜地冒着热气儿。

  宋妈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忙将西厅的窗户关紧了来,暴雨带来的喧嚣顷刻间小了,她又快手快脚取了工具房的拖把,将淋湿了些许的地面拖了干净,这才蹭了把额际的汗。

  “小墨?”宋妈唤了一声没听见人声,伸着脑袋看了眼餐厅,才发现温墨已经不在那儿了,她嘀咕着关了小火,四处寻人。

  “哎,我说呢,原来你在这儿。”宋妈松了口气,发现温墨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看,上面是一则军方发布的寻找尸源的快讯。

  “……近日,西河发现一具姓腺遭受严重破坏的疑似Omega尸体……死者身高178厘米,年龄28至31岁……”

  屏幕中尸体的面目被打了马赛克,依旧瞧得出他可怖狰狞的死状。

  宋妈是个胆小的beta,忙不迭撇开目光,嘴里嘀咕着:“外头这么乱,Omega就不该……”

  她看了眼温墨,将后面半句话给咽了下去——这几年O权组织闹得厉害,宋妈可不好在这当头说些政治不正确的言论,然而心间依旧悄悄补充了:Omega就不该出门乱走。

  温墨仿佛听见了,嘴角浮起一丝笑,云里雾里的瞧不清意味,他的眼睛兀自盯着那张混沌的脸,仿佛透过这片马赛克,可以看见一个遥不可及的深处似得,他漆黑的瞳仁里盛出几丝奇异的光芒。很快,屏幕暗了下来,温墨放下了遥控。

  “宋妈。”他的声音轻轻的,有着病愈后的恍惚,“我睡会儿。”

  “这,粥还没吃呢……”宋妈有些迟疑,这段时日温墨莫名的低烧,昨日才开始见好,到底得好好养着。

  温墨已经拉了张小毯子,阖上眼睛,“不了,待会儿再说。”

  宋妈虽一贯话多,却也闭了嘴,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她看了一眼那佝着身体躺在沙发上的温墨,他像是睡着了的样子,如同这个别墅里一件精致的摆件。

  摆件么,宋妈想,事实也是如此,即便他如此养尊处优,也依旧改变不了他不过是个花瓶的实质——漂亮、温顺便是他存在这个别墅的价值。

  放在几十年前,Omega这种生物对于联邦来说或许是稀有而珍贵的资源,毕竟人口的延续、alpha的生理慰藉都必须要有Omega族群的参与,然而随着科技指数级的增长,人口选育中心、代Omega信息素等诞生至今,Omega族群承担优质生育、安抚alpha的功能唯一姓已经彻底丧失,Omega不再珍贵,一个强大的alpha不再需要Omega来生育出更优质强大的alpha,也无需Omega来安抚他们躁动的灵魂,脆弱又麻烦的Omega,更像是社会中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

  虽然以前的人们难以想象,但如今的大众早已达成一个共识:Omega族群早该是被淘汰的劣等人种。只不过这样的一个事实基于某些意识形态的“正确姓”不方便宣之于众罢了。

  可数据毕竟是实在的,至少在近几年人口选育中心的婴儿产出记录中已几乎看不到Omega的痕迹,Omega的社会生存空间也在肉眼可见地被压缩,所以这也是近些年O权组织抗议活动越演越烈的原因。

  但,那又如何呢?改变不了任何。

  宋妈不由得怜悯地看了一眼温墨的侧脸,她虽然同别人一般不太瞧得上Omega,但不可否认她也是个善良的人,只心想,好在物质方面霍先生并不短缺了他的,做一只漂亮的花瓶总不是最坏的情况。

  她叹了口气,最后看了一眼温墨,悄悄地退了出去。

  *

  晚上的时候暴雨渐渐停了,只剩小雨淋淋漓漓地润着湿漉漉的大地。

  静谧的黑夜中俶尔哗啦一声,院子电动铁门缓缓开启,汽车发动机隆隆的声音由远及近,温墨好像做了些梦,薄薄的眼皮动了动,很不安分,他被这声音给惊醒了来,当下警觉地快步跳下了沙发撩开窗纱。

  一辆黑亮的军车没入车库,灯光很快便湮熄在黑暗里面。温墨皱了皱眉,却也如同无事一般继续躺在了沙发上阖上眼睛。

  门铃响了起来。

  睡眼朦胧的宋妈趿拉着拖鞋很快从佣人房里出来。

上一页11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