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他对我垂涎已久+番外 作者:炸天貂

 

  文案:

  【HE/1V1/伪骨K/】

  本文文案如下:

  顾言喻第一次见到季寒舟,是在KTV包房。

  二人一言不合就开打,实力不分伯仲。

  季寒舟:好好一帅哥,非要长张嘴。

  顾言喻:我他妈……

  第二次见季寒舟,是在继父家的客厅。

  两个家庭重组,如今要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季寒舟:初次见面,我是你哥。

  顾言喻:我是你大爷。

  第四次见到季寒舟,是在学校教室里。

  为响应教育政策,两所高校合并。

  季寒舟:巧了,我是你同桌。

  顾言喻:莫挨老子。

  一个是建设学霸,一个是地产大哥。

  两人自打坐了同桌,班级里就没消停过。

  直到有一天,两只大佬又约好小树林打架。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众人纷纷阻拦。

  不料却看见,季寒舟把顾言喻按在树干上……

  啵了一口。

  顾言喻懵了。

  众人石化,然后炸了!

  季寒舟:摆平ing。

  自那之后,众人就再也没见过两位大佬打架。

  校园贴吧还莫名多了条热帖。

  #同桌是我哥怎么破?#

  #他对我垂涎已久。#

  #他又在看我……#

  #好想打他,可是我下不去手。#

  #怎么办?在线求答案,挺急的。#

  回复:

  #多半是在一起就好了。#

  回帖人还给楼主发了个爱的Biubiu~

  【外冷内热·口嫌体正直·学霸受】X【沙雕戏精·骚话一箩筐·学渣攻】

  【阅读指南】:

  1,故事背景发生在东北。

  2,父母没有领证,主角木有法律关系。

  3,建筑行业相关知识均来源网络科普。

  4,围脖:一只炸天貂(望关注)

  5,原名《哥哥+同桌=男朋友》,因为阿晋相关政策,所以改名。

  内容标签: 强强 天作之合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言喻(受) ┃ 配角:季寒舟(攻) ┃ 其它:花季雨季,情有独钟,伪兄弟,暴击受,清冷受,骚攻。

  一句话简介:土木工程爱情故事。

  立意:珍惜校园,珍惜年少。

 

 

第1章 

  傍晚。

  市高中门口。

  八月份的滨城酷热难耐,知了也学会了飞檐走壁。黑黢黢的小家伙们动辄就跑到高层墙壁上狰狞,导致今年盛夏,反倒是树荫下更安静一些。

  高中校门口有两棵又矮又歪的迎客松。

  这树长的挫,开的倒挺茂盛。

  两名女同学在路过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往左面那棵偷瞄。原因无他,只因为树旁正站着一位偷凉的少年。

  顾言喻身材高挑,穿着一身黑色便装。孤僻的气质与青翠的绿树格格不入。他没注意过往的人群,注意力都集中在手机屏幕上。

  【徐女士】:[妈妈已经把行李搬过去了,咱们今晚就在季叔叔家住下。]

  【徐女士】:[今晚大家一块吃顿饭,你千万别迟到。]

  顾言喻回了个:[好。]

  然后翻开通讯录,拨打通话记录显示为(16)的那个号码。

  嘟——嘟——

  第(17)通电话拨出去后依旧无人接听,他看着屏幕蹙眉:“怎么搞的,跑哪去了。”

  顾言喻年幼时父母离异。

  经年时间,双方又各自添了另一半。

  他亲爹后找的老婆有一个拖油瓶,目前正就读于这所高中。

  因为是住宿生,不能经常回家,所以亲爹就麻烦他没事过去瞅两眼。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的肩膀上就多了个“长兄如父”的任务——每周五都要来弟弟的学校体察民情。顺便带弟弟出去吃顿饭、再买点小零食。

  不过他今晚没时间出去溜达,因为他亲妈要带着他搬到继父家住。

  就……挺神奇。

  他也变成了一只拖油瓶,还是大号的。

  返回微信聊天页面,顾言喻看着对方于今天中午回复的消息:

  —[好的大哥!!!]

  —[高兴到起飞Gif]

  这股热切的劲,就跟现在的杳无音信反差明显。

  顾言喻皱着眉头,连发三条催命符:

  —[去食堂蹭饭的猫都吃饱出来了,你怎么还不出来?]

  —[我今晚有事,没时间带你出去玩,看一眼就走。痛快点滚出来。]

  —[虞柯,我要是进去揪你就不是这个态度了。]

  “喻哥?”

  两只大拇指正在飞快敲击键盘,顾言喻突然听见身侧有个男生在叫自己,脱口而出:“你是不是欠……”

  结果一转头,这张脸并不是他想找的人,他又把揍字咽了回去,现场表演一出“何为收放自如。”

  来的人只是虞柯的同学。因为他每个周五都会在校门口蹲点等人,时间久了班里的同学都认识他。

  “嗯。”顾言喻轻轻点头,又问:“看见虞柯了么。”

  “他跟朋友出去了。”男孩子笑逐颜开:“喻哥你是来领他吃去吃饭的吗?要不我……”

  “什么朋友。”顾言喻自动提取关键字。

  “啊?我不认识。”男孩左手僵持在书包拉链上。不知为什么,他明明是好心奉承,却像做了亏心事一样。被顾言喻那双眼睛盯的汗毛竖起,颤颤巍巍地说:“看着像是社会上的人,说要带虞柯去KTV玩一玩。虞柯说跟哥哥打电话报备过的,你不知道么……”

  男孩子越说声音越小,甚至往后退了一步。而顾言喻则脸色越来越差,语调都低了几个度:“哪家KTV。”

上一页139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