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上了要杀我的哨兵+番外 作者:俺大爷(下)

 

第65章 -僵局

  「幸亏家里给季末留了很多大红袍,不然我才不舍得。——莫狄《康复日记》」

  说完这一大串,刘警官停下喘口气,端起杯子。

  他把手里拿着的章叔笔录放一边,让负责速记的焦警官也放下纸笔。“焦儿,把家伙收了吧,歇会儿,尝尝莫家的大红袍。”

  室内安静了一会儿,三个刑警都捧起杯子,喝了口茶。

  刘警官皱起眉头。

  焦警官瞪着杯子。

  逄警官瞅着杯子里的茶汤,迟疑了一会儿,问道:“这也是大红袍?”

  怎么感觉……味道不大对。

  季末直起身子,不着痕迹地朝那三个杯子看了一眼。

  季末:“……”

  根据那个茶色和气味,他判断——

  对面三杯茶,全是他们人类再进化研究部茶水间,不知猴年马月的陈茶。这茶叶从他入职的那天起就放在茶水间的抽屉里,灰都落了不知道几层。

  莫狄是怎么想的,这都拿出来给人家喝。

  对面三个警官,动作颇为一致地伸头看向季末的杯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为什么季末喝得还挺顺口的?

  嗯……看这个茶汤颜色……好像不太一样。

  咦?

  仔细闻闻,这个香气也不一样!

  刘警官不死心,又端起杯子细细品了一口。

  “啧,应该……是绿茶?”

  然而他还是没品出来个所以然,于是又来了一口。

  “但这个绿茶……应该存了……”

  “有段时日了吧?”

  刘警官用探寻的目光看着莫狄。

  明明都被戳破了,莫狄还是八风不动地、很大爷地坐在那里,良心并未感到不安。

  反倒是季末被那视线里蕴含的正道的光搞得愧疚,开始用目光谴责他的哨兵。

  莫狄终于咳了一声,然后起身。他把茶盘拿过来,把三位警官的杯子收走。

  “我去给你们换茶。”

  刘警官高兴了,嘻嘻笑着拍了拍腿。

  逄警官轻哼一声,笑着摇了摇头。

  焦警官不会喝茶,不咋识货。他摸了摸他的速记本,扭头问逄警官:“逄哥,我就不记了吧。”

  逄警官看了速记本半晌。“你把本子给我。”

  焦警官把本子递过去。只见逄思聪翻着本子到最后几页,是关于他们对塔内高层猜测的内容,于是他大手一挥,撕拉两下,把那几页纸撕了个干净。

  他又瞅了眼仅剩的今天谈话内容的两页,然后叹了口气,把这两页也撕了。

  逄警官抬起头,对季末笑笑说:“我们已经都坦白了。大家现在平等公开,交换情报吧。”

  季末没吭声,继续喝着茶。

  逄警官把那几页纸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会儿,问季末:

  “请问你们这儿有碎纸机没有?”

  季末点头,带着他走到他们办公室那台带有焚烧功能的高档碎纸机跟前。

  刘警官的目光也追了过来。

  “嚯,碎尸万段之后再高温焚化啊,整挺齐活!不愧是塔内最高机密部门哈。”

  ——这几页可能对他们不利的速记很快化为飞灰。

  莫狄端着三杯崭新的好茶,重新出现在会客室。

  “坐吧。”莫狄对逄警官和季末说。

  他把茶挨次给三个警官摆上。“喝了好茶,咱们就好好说话。”

  莫狄也坐了下来,姿势再度十分大爷。

  “得嘞!”刘警官高兴地捧起茶碗。

  逄警官:“……”

  他瞅了一眼陶醉在好茶里的刘警官,自己严肃起来,继续刚刚刘警官没说完的,他们这边的调查情况。

  “在我们帝国,能干预刑事案件的部门不多,我们刑侦部当然算一个。我们在莫棋峻那个恶姓车祸案件里,发现了我们副部长的名字,肇事逃逸的那个特殊人类,是毕大星的亲侄子。”

  “虽然副部长避了嫌,全程没有参与那个案子,但那个人最后的量刑明显是不合理的,轻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而且新闻报道也被压下来了,所以社会上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

  “我们认为,毕大星也许能做到影响量刑,保一下他的侄子,但还做不到把舆论全部压下来,尤其当时的事故报道,你们应该也有印象——”

  “‘特殊人类肇事逃逸撞死普通人一家四口’‘特殊人类与普通人的对立又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帝国财权是否将落入特殊人类手中’……这种标题太多了,是整个社会的舆论焦点,要压下来根本不容易。”

  焦警官在一边点头,神情认真严肃。

  刘警官把茶杯放下,满足地摸摸肚子。“能做到压这种爆炸姓舆论的领导,一个副部长肯定是不够格的。所以幕后主谋肯定不是毕大星,他顶多算个帮手。”

  季末听得呼吸急促。

  莫狄握住他的手,目光仍是沉沉放在对面的刑警身上。

  空气沉重,会客室里陷入焦灼的寂静。

  逄警官跟他们对视片刻,最后说道:

  “虽然我们目前还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但可以跟你们分享一下我们的推论。”

  “特殊人类的某高层,曾经跟莫棋峻和莫棋锦勾结,协助他们对你进行暗杀,七年多以前把你弄进了静音室。”——这与莫家的调查是一致的,莫狄点了下头。

  “后来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莫棋峻和莫棋锦不再被需要,因此被处理掉了。”

  “这个高层不需要自己做事,他在塔内各个部门都有自己的眼线,可以替他做事——比如我们的副部长毕大星。现在陈部失踪了,毕大星接手了刑侦部所有工作,我们的调查极其受限。”

上一页127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