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分男友+番外 作者:柏君

 

  文案:

  我交往两年的男朋友根据“标准男友考卷”,居然只能拿到30分,遂怒而分手。

  忠犬对美人

  梁烨x沈曼

 

 

第1章 (一)

  “来来来,姐妹们。”背景音是刘伽在鬼哭狼嚎“喜欢你,那双眼动人……”ktv包厢斑斓的灯光中,秦小弋抖着肩膀,居然从他的爱马仕里抽出一叠A4纸。

  “你要干什么?”我问,“掷骰子输了的人做奥数题?”

  秦小弋白我一眼:“你有病吧!”

  他说:“人家上班时候辛辛苦苦抽空做的问卷好嘛。”

  我:“当你爸公司的前台就这么无聊啊!”

  “你给老娘闭嘴!研究那台傻逼打印机怎么预约打印服务我就搞了半小时!”秦小弋道,”一共十道题,不许说谎,实事求是做!分数最低的罚酒!”

  我接过秦小弋的情感问卷,巨大的标题:“标准男友考卷”。上共列十道题,一题价值十分。

  下方还有他的温馨提示:姐妹们,六十分以下的绝对可以换了!

  我环顾了下四周,喝了酒的人都格外容易受鼓动,眼神迷离又认真,纷纷被积极调动开始拿着铅笔读题。

  我只能一头黑线跟着低下头,看这几行中文字。

  第一题,长得帅,身材好。

  我在心里说怎么第一题就这么肤浅,随后回想我那位男朋友。

  我的男友姓梁名烨,今年是我们交往第二年。

  梁烨的脸型有些偏欧美的方,还有个叫cleft chin的下巴。平时会留下青色的胡茬,情难自禁亲我的时候会感觉有点粗糙,磨得我脸颊疼。

  他长得很有男人味,但又不怎么笑,就看上去有些木讷,让我喜欢逗他。我不着四六说上几句,他就会脸红,而我是坐他身上的流氓,笑歪身子把头埋到他的脖颈。

  身材也很不错,我用眼睛看过,用手摸过,用嘴唇也碰过几次,有六块腹肌。

  酒精上头,我被自己脱缰的思维臊住了,烧着脸颊加了十分。

  第二题,有钱。

  我为转移注意力,随意问:“有钱的标准是什么啊?”

  秦小弋大手一挥,特赦道:“这个你自己定夺。”

  幸好他没说以他为标准,不然在座的八成都要被打为中下贫农。我掐指一算,按照我和梁烨的收入水平,离财务自由还有点距离,但不会落魄到喝西北风,还算有两个小钱,于是再加十分。

  第三题,永远不先对你生气

  我心想这些题目的分数倒挺好拿,梁烨平时连屁都不放的姓子,毋说什么先对我大小声。

  随后,事件开始急转而下。

  第四题,给你做早饭。

  “我不吃早饭啊。”我说。上午十点才上班,十二点就午休了,我每天都直接吃一顿中饭解决两顿。

  秦小弋一拍我的大腿:“那还不是因为没人给你做,有人做你就吃了!扣十分!”

  第五题,有特殊的爱称。

  我问:“……他喊我曼曼算吗?”

  秦小弋怒了:“当然不算!我说的是宝贝,老婆这种!”

  “好好好。”我只得再在前面打个叉。

  第六题,和朋友同事出柜了并公布了你的存在。

  我看到这句话,突然像被筷子戳到了腰窝。

  说起来,我并不知道梁烨有些什么朋友,也不知道他向他的同事公布了我的存在没有。大概是没有,毕竟也没发过什么朋友圈的,虽然我本不在意这种东西。

  我心虚地看了眼在替他人解答题意,眉飞色舞的秦小弋,犹豫三秒决定把这十分扣了。

  第七题,志趣相投,可以玩到一起。

  我一时语塞。

  我和梁烨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真的同居以后,我发现他是个完全没有生活情趣的钢铁直男。

  有时候我也难以置信,产生他这样的人居然是个gay的想法。

  梁烨双休日在家唯一的活动是在书房办公,偶尔会被我拉到客厅打开投影仪看电影。

  我们唯一志趣相投的活动是周末在床上的运动。

  第八题,你生气了一定会来哄你。

  我哑然失笑。就像第三题说的,他从来不会先对我生气,所以我们从来没有大动干戈地吵过架。

  每次都是我会有一点点生气,但基本十分钟或者睡一觉以后就能自己内部消化。

  有时候怀疑他根本发现不了我的情绪波动,也可能是不在意我的喜怒哀乐。

  但我又觉得这是强人所难,因为你不能勉强一个自己情绪波动稀少又平缓如温带海洋气候的男人,去体会一个情感充沛的人的喜怒哀乐。共情和体恤本来就只有少数敏慧细腻到极致的人才能真正做到。

  第九题,下班来接你。

  刚谈恋爱的时候倒是会有,现在没有这项服务提供了。不过我自己回家也很方便,虽然不开车但是公共交通直达小区门口。

  第十题,姓生活和谐,一周三次以上。

  我终于忍无可忍:“这都是什么破题!”

  秦小弋横中探出手抽走我的卷子,大眼睛上下一扫视:“30分!!我没搞错吧!!只有30分!!沈曼你找的什么老公!!快点分手吧!!”

  “哗”一下一帮人从卡座拥过来,我不太服气:“这谁能满分?而且为什么一定要他做早饭啊……”

  这下轮到其他人陪着秦小弋一起吱哇乱叫:“当然是老公宠啊……你搞清楚你是受他是攻诶……!!!”

  .

  然后秦小弋发现了华点:“一周三次都没有啊……!我的天呐,沈小曼啊沈小曼,你在守活寡吧!!!”

  饶是脸皮不怎么薄的我在此时都感到一些窘迫,一开始交往的时候是有的,恨不得天天都来,但是后来越来越少,梁烨每天回家都很晚又很累,再叫他那个我也于心不忍。

上一页17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