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觉察我的爱意 作者:梅雨季

 

  文案:

  想告诉你,“我爱你。”

  假沉稳真笨蛋Alpha x专情钓系美人Omega

  —

  傅颜两家联姻闹得满城风雨,外界都说颜家为了家业把小儿子送上傅家主的床,只有傅斯容自己清楚,是他先趁人之危,用联姻把那个最漂亮的Omega圈在身边。

  他把那个最漂亮的Omega娶回了家,做过最亲密的事,却总在想,如果颜山岚能爱上他就好了。

  颜山岚从顶流名模一夜变成联姻牺牲品,别人笑他可怜,可他知道自己是得偿所愿。

  他戴上傅斯容送的婚戒,在傅家的花园里种满了姬金鱼草。

  —

  姬金鱼草的花语——“请觉察我的爱意”。

  颜山岚不知道,他睡着的时候,傅斯容偷偷亲过他的长发,还有鼻梁上那颗小小的痣。

  傅斯容不知道,他一直梗在心头的那张照片,是颜山岚镜头里的自己。

  —

  1.先婚后爱+双向暗恋

  2.攻受只有彼此

  3.不生子

  4.有小误会但不虐,HE

 

 

第1章 邀请

  傅斯容站在酒店电梯前,盯着头顶的广告屏看了一会,直到面前的电梯发出“叮”的一声才收回视线。

  他走进电梯,按下“25”的按键,靠在扶手上烦躁地呼出一口浊气。

  应酬的饭桌上不可避免被敬酒,傅斯容陪合作商喝了几杯就不耐烦了。

  他把两个秘书扔在那里,自己先回酒店的房间休息。

  眼前的电梯门正要合上,一只细白的手忽然扣住了电梯门。

  门轻微晃动了一下,傅斯容按住开门的按键,电梯门再次打开,拦住电梯的人径自闯了进来。

  他走得很急,胸口轻微起伏着,身后还跟着一个人。但那人看到站在电梯里的傅斯容,又默不作声地退了出去。

  电梯门终于关上,平稳上升。

  傅斯容站在电梯一角,打量着刚刚闯进来的人。

  他低垂着头,靠在电梯的一角,没了进来时那股来势汹汹。

  他的鼻梁上隐约能看到一颗小小的痣,长而顺滑的黑发像绸缎一样披在肩上,却没盖住脖颈间那条黑色的抑制颈环。

  这是个很漂亮的Omega,如果脸上没有那几分藏不住的厌恶的话。

  傅斯容想起刚才跟在他身后那人的眼神,关切又克制地问道:“你还好吗?”

  “没事。”他对傅斯容突然的关心有点意外,却很轻地笑了一下,礼貌地道谢:“多谢傅先生关心。”

  傅斯容点点头,没有再说话。他并不意外对方会认识自己,实际上,他也见过这位。

  只是现下对方没有攀谈的欲望,一直安静地站在角落里,也许是空气里的酒味太重,他还侧过身,小声咳了几下。

  傅斯容听见了,收敛气息,默默往边上跨了一步。

  电梯停在25层,傅斯容伸手虚挡住门,等他出去后才跟着走了出去。

  两个人住在同一层,但不巧的是,房间正好在两个相反的方向。

  酒店的地板铺了厚厚的地毯,傅斯容的皮鞋踩在上面没有声音,背后的Omega穿着带跟的皮靴,走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一下一下,砸在傅斯容的心房上。

  傅斯容听着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远,心里刚平息下的烦躁又冒了出来。

  他停下脚步,转过身对着那个瘦削的背影唤了一声:“颜山岚。”

  沉闷的脚步声一顿,那个被唤作“颜山岚”的人回过头。

  颜山岚手里拿着房卡,似乎正准备开门,那头顺滑的黑色长发被灯染成柔和的暖金色,身上拢着一层浅浅的光晕。

  他就这么站在门前,等傅斯容开口。

  傅斯容揉了揉被酒精泡得发昏的头,过了一会才问:“你……要不要到我房间坐坐?”

  他感觉眼前的人似乎睁大了眼睛,又好像没有。

  走廊静了一会,傅斯容才听颜山岚问:“为什么?”

  他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只是平静地询问理由。可没由来的,傅斯容却觉得他不太开心,就像刚才在电梯里看到的那样。

  傅斯容看着他漂亮得不真切的脸,实话实说:“你看起来不太开心。”

  他猜或许与那个没有进电梯的人有关,但他没说。

  颜山岚听了,忽然笑了一下。

  他眼尾微挑,笑起来更是带着一种别样的风情。

  那笑晃得傅斯容有点失神。

  颜山岚笑过之后,望着眼前的Alpha,无奈地说:“傅先生,你喝多了。”

  “我是喝多了。”傅斯容见他没生气,朝前走了一步,低声问:“那你呢?”

  如果是刚才的只是暗示,那现在就是直勾勾地明示了。

  空气里飘散着酒店香薰的味道,还有淡淡的酒味,是从傅斯容那儿飘来的。

  颜山岚深吸了一口气,收起了手里的房卡,快步走向傅斯容。他脚步轻快,就连鞋跟落地的声音也变得清脆。

  他勾着傅斯容,踮起脚尖凑上去,问:“傅先生觉得,和我闹出绯闻,傅氏的股价会跌多少?”

  名模柔软的身体紧贴着自己的胸口,傅斯容这才看清,颜山岚的眼睛在昏暗的阴影下从原本的浅灰色变成了更深的灰蓝色。

  他忽然觉得呼吸有些沉重。

  “不会。”傅斯容打开门,把挂在身上的颜山岚抱了进去,俯身吻上那双通透的眼睛。

  *

  傅斯容坐在床边,挑起一缕散落在床上的黑色长发,握在手心里来回揉捻。

  空气里的酒味已经散了,颜山岚还在睡,安静地蜷成一团躺在床上。

  他似乎很怕冷,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了小半张脸。

  殷红的唇藏在被子里,微卷的睫毛在鼻梁上投下细碎的影子,柔软顺滑的黑色长发散在身上,隐约能闻到酒店洗发水的味道。

  那本是甜腻的浓烈花香,落在颜山岚身上却格外合适,就仿佛是他的信息素一般。

上一页7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