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番外 作者:薛火火(上)(2)

  “回的什么,让我看看!”许纯好奇地凑过脑袋去。

  一组诱人的兔子装照片下,傅时闻只回了一条极为简短的信息:

  “许纯,滚出去。”

  许纯摸了摸鼻子,不愧是他哥,一下就猜到了是他。

  林榆尴尬收回手机:“阿纯,你哥说话不太好听……你别介意……”

  许纯见怪不怪,“我一点都不介意,我哥那个臭脾气,也就嫂嫂你能忍。”

  不过许纯有点怕傅时闻。

  “嫂嫂,我走了,衣服先别脱,就这样等我哥回来,记得要主动些,男人都吃这一套。”

  许纯对林榆眨了眨眼睛。

  林榆白嫩的脸皮发烫,耳根发红,小声地应了一声:“嗯。”

  许纯望着林榆,忍不住感叹:“嫂嫂,你真是太可爱了,我都想为爱做一次1了。”

  林榆无奈看他,“别胡说。”

  许纯摆摆手:“嫂嫂我只是想想,哦不,我只是随口说说,哪里敢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要是我哥知道了,非得弄死我。”

  ……

  傅时闻回来时,身上淡淡的酒气。

  林榆从沙发上起身,“先生,你回来了。”

  少年穿着诱人的兔子装,红呼呼的脸蛋上方垂着一只雪白的兔耳朵,贴身的紧身黑色小短裤,露出的腿细长雪白,被包裹的屁股臀形漂亮,姓感撩人无形中透着清纯,这两种气质在少年身上并不矛盾,反而更加的欲了。

  林榆从没这么穿过,太过于害羞,不敢抬头,先生会喜欢吧?

  但是,傅时闻看了一眼,便皱眉冷声说道:“穿的什么玩意。”

  林榆尴尬僵在原地,他以为傅时闻会喜欢这样的打扮,所以才特地穿成这样。

  许纯信誓旦旦地说只要是男人都喜欢这样的。

  林榆想:也是,傅先生怎么会和别的男人一样肤浅。

  林榆垂下头,窘迫不已:“对不起,先生,我现在就去换。”

  傅时闻望着少年白皙的腿,声音略微低沉:“站住。”

  林榆停下脚步,略微迟疑:“先生?”

  傅时闻坐下沙发,修长的手指将领口的扣子松开,淡声说道:“既然已经穿了,过来。”

  林榆缓缓走到傅时闻身前。

  男人将少年抱住,放在腿上,声音低沉磁姓:“喷香水了?”

  温热的呼吸仿佛就在耳边,林榆耳根红到了脖子处,他小声回答道:“嗯,是先生上次生日的时候送我的礼物。”

  香水很名贵,林榆平时不舍得用。

  坐在先生腿上,林榆心跳的极快,他期待了许久,可是,傅时闻只是把他放在腿上,抱着他,鼻尖轻轻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却没有接下来的动作,这让林榆有些不知所措。

  林榆和傅时闻结婚快一年了,但是他们夫夫之间的X生活一只手指也数得过来,而且每次都是傅时闻喝醉了才会抱他。

  林榆想,是不是自己太无趣了,所以傅先生才对他没有什么姓趣?

  他想起了许纯之前说的话:“嫂嫂,主动一些,主动去撩拨我哥,是个男人都吃这一套,别害羞。”

  可是……该怎么主动?

  林榆脑子里想来想去,脸越来越红。

  最后林榆放弃了挣扎,他咬了咬唇,有些丧气地问:“先生晚上吃饭了吗?”

  “没有。”傅时闻低声说道。

  “那……先生,我去给你热一下菜吧。”

  不管傅时闻晚上有没有回来,林榆总是习惯地给傅时闻留饭,有时候傅时闻工作忙,回来的晚,林榆不想傅先生饿着肚子睡觉。

  傅时闻晚上只喝了一点酒,但是此刻的他并不是很饿,怀中的少年身材纤细,细长的脖颈弧线优美粉白,粉红的耳廓也格外可爱,让人更有食欲。

  比起吃东西,傅时闻更吃点别的。

  林榆刚起身,却被身后一道力道给拉了回去,屁股坐下时,被硌了一下,意识到那是什么,林榆红着脸,支支吾吾:“先生……”

  傅时闻白皙的手指挑起林榆身上黑色的细绳,“这是什么?”

  林榆一张脸绯红:“……衣服。”

  “哦?”傅时闻扯了一下,绳索收紧,将少年纤细白皙的背部和腿部勾勒出诱人的形状。

  傅时闻轻笑一声,“挺有意思。”

  林榆像是一只煮熟的虾,全身都红了。

  傅时闻瞧着少年害羞的模样,还挺可爱。

  ……

 

 

第三章 想亲他

  第二天早上林榆醒来时,傅时闻还在睡。

  厚重的窗帘遮着,室内光线微微暗。

  林榆睁大了漂亮的眼睛,偷偷地看着睡在身边的傅时闻,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绘着先生好看的眉眼和优美的轮廓。

  傅时闻无疑是林榆见过最好看的男人,五官立体,眉眼深邃,鼻尖挺拔,薄唇色淡,一切都恰到好处的完美,可能上帝在捏他的时候,格外用心吧。

  先生真帅,看一万遍也看不够。

  不然,林榆也不会在第一次和他见面时,脸红心跳,紧张地连话都说不出一句。

  林榆依旧记得一年前,在他万念俱灰时,傅先生突然出现,把他拉出了泥潭。

  也许他人生中,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到了傅先生。

  现在也亦是如此。

  林榆很想偷偷地亲一下傅先生薄薄的唇瓣,却又害怕打扰到他休息。

  所以林榆只是在心里想了想,小心翼翼地起床,他动作很轻,进了厨房。

  傅时闻早上偏爱吃中式早餐,林榆以前不会做饭,但是为了傅时闻,他学会了做饭,傅时闻夸一句好吃,他会开心半个月。

  豆子是昨天晚上的时候泡好的,一小碗发胀成了一大碗,林榆将豆子倒进豆浆机。

  豆浆机开始工作。

上一页79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