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塔之下 作者:因之

 

  作品简介

  你算哪根葱,你就是我的一条狗。

  世界末日爆发的四十年后,人类经过漫长抗争,顺利进入和平年代。

  作为食物链最底端的雇佣兵头子,因为丧尸资源稀缺,炎一很穷,穷到什么地步,是买个鸡蛋都要犹豫半分钟的那种。

  就在某一天,他捡到了开着直升飞机,戴着玫瑰,从天而降的季玺。

  从此无忧无虑的单身汉,过上了艰苦养家的悲惨生活。

  可这小少爷难伺候得很,不仅花钱如流水,还非要粘着他陪睡。

  ***

  前期忠犬后期黑化攻x娇气美貌作精小少爷受

  忠犬变脸,曾经万花丛中过的季少爷没想到,自己也有翻车的一天。

  主受,季玺是受,年上,有轻微狗血、追攻及火葬场剧情。1v1。he

  避雷指南:

  受有轻微表演型人格,简单来说就是不太正常

  后期苏攻苏受,不喜欢玛丽苏的赶紧离开!!(非常重要)

  就是个甜甜蜜蜜的日常解谜文,科幻和打斗场面不多

  众多私设,非传统末日文,此异能也非彼异能

  不影射现实,请勿带入

 

 

第1章 和平时代已然来临

  炎一最近遇到件糟心事儿。

  他是个雇佣兵,这可能是当代最苦逼的职业,吃了上顿没下顿,苟到哪天算哪天。

  “军队的人现在都不出外勤了,全扔给咱们。嘿,赚的比我们还多几倍……”

  说这话的是个叫茅黑的胡子拉碴的男人,一个同样混得相当不济的雇佣兵,他们管他叫黑哥。

  这会儿他嘴里叼着根不知哪儿来的狗尾巴草,装忧郁。

  没辙,抽不起烟,这东西在这时代可奢侈了,平民哪儿负担得起。

  2060年,第一只畸变人出现,末日降临,世界毁灭,人类开始了漫长的抗争和求生征途。

  这新物种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称为“丧尸”,但目前主流的说法不爱这么叫了,他们管那玩意儿叫作“畸变”。

  今年,人类荣幸地迎来了22世纪的第一个年头,基地甚至骄傲地宣称,和平时代已然来临。

  “——时代变啦,到处都在欢呼庆祝,只有咱们的工资只减不增。”

  茅黑这人说起话来一抽一抽的,犯癫似的,脑袋也跟着晃。

  “想想当年……”

  还没来得及说完,他身侧右后方的树林里突然冲出来个面青獠牙的恶心东西。

  炎一撇了一眼,反手扣动扳机,怪物被精准爆头,凹陷的头骨喷出一朵深褐的血花。

  整个动作干净利落,没有一丝停顿,流畅潇洒得可以去拍动作大片。

  事实上,茅黑曾多次劝说炎一去拍电影,他拍着胸脯保证以炎一的资质一定能火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

  这个职业最近几年又复苏了起来,因为基地新开了电影院,生意异常火爆。

  可惜炎一从来不理会他的胡说八道,否则现在他应该躺在家里数钱,不,数点数,而不是在这儿苦哈哈地打畸变人,茅黑如是说。

  几乎是枪声响起的瞬间,炎一佩戴在右耳中黄豆大小的智能助手检测到了波动,在他耳边进行播报:

  “猎杀畸变人*1,获得点数:2。”

  脑浆溅了一地,场面不太好看,他们没什么反应,早就见惯了的样子。

  “别废话了,我今天得赚够200点。”炎一说。

  茅黑吓了一跳:“老大,你去赌博了?一下子要这么多。”

  雇佣兵从来都是有钱就花,及时享乐,这么大数量的一笔钱甚至不会在茅黑的兜里存在超过一天。

  炎一道:“最近我得养家糊口。”

  茅黑闻言差点没跳起来:“老大你……成家了?不是,这世上还有人能拿下你?”

  “想多了。”炎一冷着一张脸,“有个朋友,收留他一段时间,男的。”

  “哦。”茅黑问,“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炎一没说话。

  他们回城的时候太阳已经快下山了。郊外人烟稀少,北城基地外城门的核验处筑着三层通天电网,一只鸟都飞不进去,只有东西南北四个出入口,由重兵驻扎。

  这回他们去的是东郊,所以往东门进。

  入城前所有人必须接受基因检测,确定没有被感染。

  华国早在十年前就开发出了一套精准度几乎接近百分之百的血液鉴别系统,平均五分钟就可以测出一个人有没有被感染畸变病毒。

  天黑后回城的人不多,炎一率先进了安全门,他伸出手臂,核验官抽了一管血放入一旁的离心机,离心机开始工作发出“嗡嗡”的声音,随后分离出的血浆被送入灰黑色的巨大分析仪器,仪器的绿色屏幕开始闪烁,判断血液中的异常成分。

  这整个过程中,一旁几十支黑洞洞的枪口始终正对着他的脑门,蓄势待发。

  炎一的目光平视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的神情就像一张纸铺在脸上,只有一片空白。

  没过一会儿安全门亮起绿灯,禁制解除,冰冷的机械女声响起:

  “滴!检测结果正常,欢迎回家,炎一先生,编号E#7632185,本次外出共获得点数216点,请您确认并签字,感谢您的付出,请您再接再厉。”

  核验处旁边就是信息录入处,炎一照例将点数全部换成了现金散钞,然后抽出一张皱巴巴的十块钱纸币,递到了核验员的手里。

  核验官穿着制服军装,他是个低阶军官,刚进部队两年,但跟高层有点沾亲带故的关系,所以捞到了这份差事。

  他随意将那张纸币往兜里一揣,朝炎一淡淡一笑,放行。

  炎一给完钱就头也不回地走了,这只是个习惯姓动作,他本来也没指望核验官怎样。

  他和这些编制内养尊处优的军人这辈子都不可能走到一条道上。

  每次做完活回来给核验员一笔“小费”,这是所有编外人员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上一页18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