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boss的娇气美人 作者:云月卿瑶(上)

 文案:

  前排求求预收嘿嘿《我那么大的公主们呢?!》《信不信我揍你嗷!》

  副本一、二完结啦~

  本文文案:

  欢迎来到失乐园,在这里,能实现你的任何愿望,而你只需要付出微不足道的代价。

  我相信,你会愿意来的。

  而当云棉做好十足的准备来迎接这一切时,却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在某副本中:每个玩家都被分配到一只玩偶,云棉怀里的是一只软萌的小黑熊。

  在房间内,云棉对小黑熊亲亲抱抱举高高,一打开房门就感受到一阵风吹过。

  仔细一看,就看到一位玩家的背影,以及他身后有个玩偶兔子,兔子拿着比它大三倍的大刀疯狂追着砍前面的玩家。

  云棉和怀里的小熊对视:……

  云棉来到这个世界的愿望是找到爸爸们,但是逐渐的他发现…

  副本boss好像都是他的童年小伙伴?!

  *

  因为那人的消失,这个世界改名成为了失乐园,而它们,也都重新堕入了黑暗,成为了让人恐惧害怕的存在。

  直到有一天,那人回来了,世界重新有了光。

  只是……众人看着站在光身边的男人,凭什么你偷跑?!

  娇气聪明小美人受vs无处不在攻(切片)

  注:

  1.团宠向,非恐怖,因为作者害怕,找爸找崽顺便收获老公文学OVO。

  2.不是和受贴贴的都是攻,还有崽!崽也是要亲亲抱抱举高高的!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无限流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棉┃配角:副本boss崽崽,攻┃其它:

  一句话简介:只是娇气,不是笨噢!

  立意:任何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只要坚持,就一定会实现。

 

 

第1章 玩偶城堡1开局一瓶毒药

  明亮的阳光穿过厚重帘纱的缝隙挥洒进房间,让房间有了些许光芒。

  在阳光化作的一条暖白光线去往的尽头,是一片莹润的肌肤。

  仔细看去,就见被子上垂着一只素白的手腕,甚至可以看到一丝透明感。

  没过一会,手腕轻轻地动了动,床上的人似乎是要醒来了。

  “唔”少年发出了一声嘤咛,幽幽转醒过来,被子传来一片细琐声音,只见少年慢慢坐起身,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

  此时借着那些许闯入室内的阳光,才能看到少年那美丽的脸庞。

  他有着一头柔软的黑发,质地蓬松,此刻有些微微的翘起,他的脸颊上有微微的婴儿肥,因为刚睡醒的缘故,还泛着红晕,眼睛也是一副迷蒙的样子。

  在他揉过眼睛之后,缓慢地打了一个哈欠,然后睁大了他那双圆润可爱的眼睛,眼睛里面还泛着些许泪花,少年一副还没睡醒可以倒头就睡的样子。

  等少年坐在床上低垂着头缓冲了一会,才正式从‘待机’中醒过来。

  而当云棉刚意识清醒的睁开自己的眼睛之后,瞳孔就放大了!一副看起来很慌张很不敢置信的样子。

  云棉看着自己身上的被子,就见被子上面有着繁复精致的花纹,面料质地柔软,看起来就很好睡的样子,实际上也的确很好睡,他感觉这一觉睡得很舒服,想继续睡……

  不对!云棉晃了晃头,好睡归好睡,但是!这里不是他家啊!他也不认识这里是哪!

  就在云棉还在震惊之中没有缓过神时,他的房门被敲响了。

  在响了三声过后,一个相貌俊美的男人打开了门走了进来,云棉有些懵懵地看着走进房间的男人。

  男人身着侍者服,服饰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他修长的身体,他的手中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看起来很精致的杯子。

  男人看样子是服务人员,他一袭及腰的长发,在脑后微微扎起一个松散小辫,脸侧被些许并未拢住的头发遮挡。

  云棉和他对视的时候一怔,这个男人的眼眸是深紫色的,如宝石般瑰丽,他戴上的那副金丝眼镜虽然遮挡了一部分眼睛,但也足以让人惊艳。

  希克斯看着云棉这呆呆的样子,嘴边勾勒起一抹笑意。

  他回手带上房门,轻步走到床前,将托盘放到床头柜上,用他温和有礼的声音对云棉说道:“我亲爱的小少爷,该吃药啦。”

  嘶嘶…滴……咔…,还不等云棉对希克斯的话语作出反应时,他突然听到一股机械电流发出的声音,好奇地看了眼周围,没什么异常呀…

  不过很快电流声就消失了,随后就出现了一个小孩子的声音。

  “滴,000号启动成功,欢迎玩家来到失乐园!我是您的游戏个人系统000,初次见面,请多关照OVO。”

  系统?是…什么?云棉不解。

  “系统就是…,等等等等!宿主你这…”000卡壳了一瞬,就语气焦急地说道:“快,宿主,你先想办法把这npc糊弄过去!”

  npc?糊弄什么呀?

  “现在在你面前的药是有剧毒的!喝了就通关失败啦!宿主快想办法!”000巨焦急,仿佛要是有实体,就要跳起来了。

  有毒么?!云棉看了眼药,回想起在他原本的世界的时候,他时不时就要喝药,虽然药很苦,但是他每次都会乖乖地喝掉,没找过有什么理由逃避喝药。

  但是这次不行,它,它有毒啊!有什么办法呢,办法办法办法……

  想到了!他以前看到过有一个小孩子不想喝药,就生气地把药打倒了,他的父母虽然生气地教育了他一顿,但好像那次就没喝药了。

  可是,这行为是不是不太好呀,那要是不这么做的话,还,还有什么办法呢,云棉陷入了纠结,眼睛望着床边黑乎乎的药。

  希克斯看着面前少年柔软的发旋,也不知道小小的脑袋瓜在想什么呢,他不由出声提醒:“小少爷?”

  “撒娇!宿主快撒娇!快快快!!!”000焦急大喊。

  撒娇?那他可以!云棉探头,一脑袋杵在希克斯的身上,静止了一会,又找补般的蹭了蹭。

上一页110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