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椅上的王冠[电竞] 作者:又生(下)

 

第99章 

  ? 小安 ◇

  先执行,再琢磨

  次日中午, 季天回到杭城光华园KL基地。

  赛训室杂乱无章,啤酒和烧烤气味还未消散,陈阿姨在收拾外卖盒子。

  “小天,你总算回来啦。”陈阿姨回过头, 看着季天, 眼神充满关切,“杨经理、领队和教练们在阁楼等你, 块去吧。”

  季天抽一张湿纸巾擦了擦脸, 上楼。

  在楼道里就能听见争执的声音了。

  季天没有敲门, 直接推进去。

  房间里有五个人,杨淼坐在办公桌后面, 左边站着名誉教练朱文斌、主教练金炎彬、领队孙跃然, 而右边靠窗户位置, 只有一个略显孤独的冼时初。

  PPT放的是一张团队核心成员构架图。

  崔宇弘作为首发中单出现在众人视野里。

  “东烨退役并不会对战队实力造成太大的影响。”金炎彬瞥了一眼季天, 没有停顿, 继续汇报,“夏季赛中单首发崔宇弘, 宇弘呢, 虽然经验上有所欠缺,但经过较长时间的训练, 和现役队员已经磨合的比较好了, 我认为他具备成为一队正式队员的条件。”

  “好, 就按教练组的方案。”杨淼点点头,转动办公椅看向季天,挑了一下眉毛,“这不是我们的小天王星吗?还记得回来, 不错。”

  季天没有正面回答, 直直走到冼时初身边,问道:“冼教,我什么时候和那个小鬼磨合好了?”

  “我已经和他们吵过了。”冼时初打个呵欠,胡渣渣的脸上写满困意,“照搬NCK的套路我们永远无法超越韩国,但没办法,唉,人微言轻。”

  金炎彬的脸色不大好看。

  “正说到这个,季天也太没规没矩了。”孙跃然卷起衬衫的袖口。

  季天说:“我怎么了?”

  孙跃然说:“你说怎么了?赛场不是你一个人的舞台,当众做那么出格的举动,什么意思,是有什么怨气吗?别忘了,你有今天全靠俱乐部的培养。”

  季天笑了笑:“这些话,他离开的时候,你们也对他说过吧。”

  孙跃然说:“真的以为现在出名了,我就不敢动你吗?国内玩的好的一抓一大把,随便培养几个都能换掉你。”

  “咳。”冼时初开口,“跃然,话不是这么说的,季天是靠自己的实力一路打上来的。”

  孙跃然不给辩白,接着说:“就因为他的一时兴起,我们浪费了多少时间精力摆平舆论,而且这还不是最关键的。”

  朱文斌给金炎彬使了一个眼色。

  PPT播放出一组动图。

  杨淼说:“这是什么?”

  “杨经理,我来解释一下。”金炎彬指着屏幕,“三角草丛这个地方,按照NCK主流的打法,是不该恋战的,平时训练我也多次强调,可他还是我行我素,导致队伍输掉比赛。”

  朱文斌慢慢地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情节就比较严重,内部要立项调查。”

  “以为我会怕吗?”季天刚张口,被旁边冼时初拉住。

  “都不要争了,大家心知肚明,KL现在就是离不开AD。”冼时初走到立式空调前,滴,调高温度到26℃,“季天,你权且写一个检讨,事情就此了结。”

  季天本来还想争辩,因感觉冼时初话中有话,所以不再硬顶。

  空调吹出的冷气忽然停止。

  杨淼叹口气,默认。

  “那我回宿舍睡觉了。”季天从口袋里拿出一支黄鹤楼,在孙跃然面前打开打火机,抽一口,弹去烟灰,便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孙跃然皱眉:“淼哥,你看他什么态度?!”

  杨淼说:“不要再说了,今天方案就讨论到这里,各自干活去。”

  ?

  KL俱乐部发布外援崔宇弘(ID为小安)担任中单的官方消息。

  却就在队员返回基地准备新一轮训练的时候,季天请了一个月的长假,要去沪城考驾照。

  ?

  每天凌晨,KL队员从赛训室回来,都能看见宿舍房间的灯光亮着,一个行李箱霸道地敞开摆放,七七八八都是季天在收拾东西的场面。

  季天的床铺下面依然挂着夏凉用过的蓝色床帘,床帘的拉链合着,就像一个尘封的密码箱。

  “靠,不知道的,还以为季神要转会了。”陈汕秋刚洗澡,从抽屉拿出膏药,撕开,“羡慕啊,我们都不敢请假去玩。”

  童曦拿过那片膏药,帮陈汕秋贴到脖子后面。

  肖臻荣在刷微博,随口问:“小安还没回来?我眼镜忘在澡堂了让他帮我拿的。”

  季天说:“有人看到过我的耳钉没?”

  童曦说:“小安好像一起拿了。”

  季天往门口看了一眼。

  ?

  宿舍门口,两个人穿睡衣站在栏杆边。

  崔宇弘约林日升出来。他的手里攥着几枚骷髅头耳钉,脸上挂着淡淡的黑眼圈。

  “小安,这两天看你精神状态一直很不好。”林日升拍了拍他,“是感到压力大吗?”

  崔宇弘低下头,苦笑说:“我毕竟来得晚,又没有战绩,可能服不了众吧,大家都会以为我是靠金教练才能当首发的。”

  林日升立即反应过来:“没必要这么想,你是要问我季神的事吧?”

  “嗯。”崔宇弘说,“我刚转正,他就请假去考驾照,等于是现版本夏季赛之前一次都不和我配合,还有上次在他的生日Party,我真的没忍住才说的,夜愿走那么久,他天天挂嘴边就算了,连铺位都不让我们碰,什么意思?难道我不够资格和他搭档吗?”

  林日升说:“夜愿离开,他确实心里难受……”说着,回头见季天在整理袜子,才放心继续说:“但是他打破茧是认真的,放心,考完驾照他一定会和你好好磨合,不会耽误比赛的。”

上一页126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