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吼那么大声干嘛呀[电竞]+番外 作者:温雪茗(2)

  邢昀是一家小直播平台的主播,只播lol王者高端局,凭着一手百勾百中的锤石,进入了国服前十,但是他直播间的粉丝并不多,因为他既不开麦,也不开摄像头,他的粉丝也多数是一些技术粉,不怎么发弹幕,也不怎么打赏,邢昀的收入来源基本上就是平台发的工资。

  然而,小平台在大平台的挤压下,生存并不容易,他直播的小平台也快面临倒闭了,正在他纠结之后的工作问题时,他收到了来自FIRE战队经理的邀请——小朋友,想不想打职业?

  一开始邢昀是拒绝的,因为打职业就意味着要出现在镜头前,他怕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但是当他得知进入战队后的年薪时,还是动摇了,只要他打一年比赛,就赚到了大学四年的学费和生活费,甚至如果他想出国深造的话,也未必不可。

  纠结了两天后,邢昀还是同意了,十八岁的少年独身一人,带着一个包,和对未来的憧憬,跋涉千里,来到了这座繁华而陌生的城市。

  秦宁宁一开始以为他会带着很多行李,所以特地带着司机,还开了一辆保姆车。

  然而他们的新辅助潇洒地只背了一个帆布包就来了,秦宁宁抹了把脸,算了,到时候缺什么再带他去买吧。

  很快,他们就回到了基地。

  秦宁宁和邢昀下车后,司机便开着车去车库了。

  “走吧,这就是咱们基地,一共是三楼,一楼是训练大厅、会议室、餐厅和厨房,二楼是队员们的卧室,三楼是健身房。”

  秦宁宁边介绍边带着邢昀走到了大门前,拿出钥匙正准备开门,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

  一个长相可爱的男生从门里探头出来:“刚刚听到汽车的声音,我就知道你们回来了,”男生把门推开,笑得眉眼弯弯,露出一对可爱的虎牙,向邢昀伸出手,“新辅助你好呀,我是队里的中单,叫我summer就好了。”

  邢昀看着summer伸出的手,楞了一下,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简短的说道:“邢昀。”

  summer顺势把邢昀拉到他的身边,带着他往里面走:“来来来,我带你去见见队友。”

  “啧,你不要吓到他。”秦宁宁不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他是不是特别唠叨?”summer靠近邢昀的耳边轻声吐槽。

  邢昀有些不适地偏了偏头,没有说话。

  summer也不介意,带着邢昀来到一排电脑前。

  “我们的新辅助来啦!”

  summer指着正在打rank的上单介绍道:“这是我们队里的上单,叫直男,是个生命里只有二次元和lol的终极直男。”

  被summer冠以终极直男的上单不满地嚷嚷:“我的id是zhinan好吗?什么直男……”

  “哎呀,差不多差不多,”summer也不管上单的不满,直接给邢昀介绍下一位,“这是我们的打野容神,拿过很多冠军哦。”

  丛容停下手里的小游戏,将椅子转向他们,温和地说道:“你好,我是队里的打野丛容,叫我名字就行。”

  “你好,邢昀。”邢昀向丛容点了点头,报了自己的名字算作自我介绍了。

  “哎?顾焱呢?”跟过来的秦宁宁看了一圈发现少了个人。

  “额,焱哥刚刚打rank遇到了一点小小的不愉快,”summer用食指和拇指比出了一个一毫米的距离,“然后上楼了,可能去健身房了。”

  “算了,等他自己下来,我再给你介绍他吧,”秦宁宁按了按太阳穴,一脸脑壳疼的表情,“来,我先带你去你的房间。”

  秦宁宁带着邢昀上楼,朝summer投去警告的眼神:“夏季赛快到了,好好训练,不要老是偷懒。”

  “知——道——了——”

  邢昀一言不发地跟在秦宁宁的身后。

  “我发现你不爱说话。”秦宁宁没话找话。

  “嗯。”邢昀不知道回什么,只好嗯了一声。

  “……”秦宁宁有些心累,安慰自己,不爱说话也挺好,起码和顾焱吵不起来。

  “这就是你的房间了。”秦宁宁推开房门,发现屋内漆黑一片,在墙上摸索着打开了灯。

  房间不是很大,靠门那边是衣柜,而房间的中央则放了两张单人床,左边那张显示是有主人的,被子胡乱地团成一团,还放了充电器、耳机线、平板等杂七杂八的东西。而右边的那张床相比之下就十分整洁了,天蓝色的床上用品,被子整齐地叠放在床位。

  床的旁边有书桌和书柜,但是这上面空空如也,并没有放什么东西。

  “你先收拾一下东西吧,我去楼上找下顾焱。”秦宁宁说完就出去了。

  邢昀终于有了一个独处的机会,不由松了口气,把包放了下来,从包里拿出了平时换洗的一些衣物和几本高中的教材书。

  他把书放进了床头柜里,然后抱着衣服推开了衣柜的门。

  “……”

  衣柜里被塞得满满当当,除了挂着的衣服,其他衣服都皱皱巴巴地团成一团塞在里面。

  邢昀有些嫌弃地皱了皱鼻子,看来室友是个邋遢的人。

  他把那堆衣服往一边推了推,空出一小块地方,然后把自己的衣服整整齐齐地叠放在里面,关上了柜门。

  正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打开了。

 

 

第2章 

  一名只穿着运动短裤、光着上半身的男生踩着拖鞋走了进来。

  邢昀:“?”

  顾焱:“?”

  顾焱皱着眉头撸了一把湿哒哒的头发,问道:“你谁啊?为什么在我房间?想干嘛?”说着,赶紧把搭在床尾的运动背心穿了起来,仿佛怕邢昀对他有不轨的企图。

  邢昀:“……”有病?

  “你是新来的辅助?”顾焱也不傻,脑子一转就想到了。

  顾焱不耐地咋了一下舌:“说话啊,你是哑巴吗?”

上一页157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