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作者:柠檬茄子(中)(2)

  “梦到了游瑄?”

  游云慕转过身,望着他。

  月光格外偏爱地落在眼前的“少女”身上,纤长浓密的眼睫上挂着的泪珠隐隐发光,鼻尖和眼角浮现浅浅的红润,宛如月光下的神祇。

  游云慕眸色微沉,淡淡道:“今天在灵堂上的事,也是和他有关吧。”

  虽然是询问的句式,但他却用了肯定的语气。

  浅灵只好点点头。

  “我的确梦到了先生,但并不是很清楚他想要做什么。不过我可以肯定,先生的死另有其因。”

  “无论如何,游瑄这事做得不对。逝世之人本该灵魂安息,而不是叨扰尚在阳间的人,”

  游云慕说着蹙起眉头,他忽然地走近。

  浅灵反倒是被他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游云慕却没有停下,而是伸手握住了他的后颈。

  一股凉意蹿进来,他抖了抖。

  浅灵:“……”

  真的不愧是一家人呢,这祖传体温。

  手下的雪颈肤感极佳,柔软又有弹姓,让游云慕分心了几秒。

  他摒除其他的杂念,修长的指尖挑开浅灵如绸缎般漂亮的长发,一处鲜红的仿佛泣血的烙印,其上的神秘符文清晰可见。

  游云慕眉间微微皱起沟壑,“游瑄在梦里对你做了什么?”

  浅灵先是一愣。

  然后反应过来后,脸颊瞬间就红透了,偏偏长睫沾泪,仿佛游云慕说了什么放浪不羁的话。

  游云慕见他不说,急急地又追问道:“你最好没有一丝保留,实话实说告诉我。”

  他点了点浅灵的颈侧,

  “如果你还想要活命的话。”

  浅灵忽然想起来在梦里的那道刺痛,正是游云慕所指的位置。

  那灼热灵魂的烫意还历历在目。

  他便不敢再有保留,把今天下午和晚上发生的事,统统讲了出来。

  他讲得很小声,声音又软糯,讲到细节上时记不清楚,脸颊却红了个遍,这已经是他可以做到的最大限度了。

  游云慕一直在观察着他的表情,并不是作假,于是在浅灵脸红到过载前及时打断了他。

  “我知道了,讲讲今晚发生的吧。”

  浅灵乖乖地嗯了声。

  便把晚上睡着之后的事讲了一遍,他讲完后,水洗过般的含泪眼眸望着游云慕,满满都是对一切的无助和茫然,

  仿佛在这一刻,他便是浅灵的救星。

  游云慕沉默几秒后,浅灵便有些害怕了,声线都是颤抖的,小声询问:“我是不是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不,因为游瑄一开始打算杀了你。”游云慕淡淡道:“但后来他似乎改变了主意,在你身上留了一道死契。”

  游云慕手指轻轻的摩挲着浅灵颈侧的那块符文。

  浅灵皮肤很薄,只需要微微用力,白皙的皮肤就浮出了清晰的红印,令原本森然诡谲的符文多了几分旖旎和暧昧。

  “……死契?”浅灵茫然。

  “缔结契约有两种形式,活契和死契,活契在达成双方先前约定的条件后,可以自然解除,但死契恰恰相反。”

  游云慕道:“死契是禁术,在契约期间,你的姓命会永远掌握在对方的手中。除非缔结契约双方中有一方死亡,方可以解除。”

  简单来说。

  游瑄放过了他,但又没有完全放过。

  万一哪天游瑄抽抽疯,随时随地都可以捏死他。

  浅灵道:“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作者有话说:最近的更新时间不会太稳定,因为节假日。

  ————

  感谢贩卖多巴胺、养乐多杨枝甘露、念灵、用户92548c9c等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月票推荐票,爱你们哦!!

  】

 

 

第98章 因为先生爱我

  ===========================

  98

  游云慕盯着眼前漂亮稚嫩的“少女”。

  如绸缎一般的黑发披在少女的身后,有几缕不安分的发丝从肩膀落下。

  身上的旗袍不是白日里那件,但依旧是黑色作为主体,沉闷拘束的表象下,身上的花纹变成了艳丽无比的芍药。

  浅灵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恐惧,紧紧抿着唇,眼睫上还挂着眼泪,脸颊全是红的,浮现在凝脂一般细滑的脸颊上格外的引人注意。

  不由地想让人来看看这表象下,另一层样子,一定会瑰丽得很惊艳。

  留下这么漂亮的妻子,怪不得会让人变成鬼了,都念念不忘。

  “你不用太过于担心,”游云慕道:“既然他没有选择直接杀死你,就说明你身上有他要的东西。”

  “啊?”

  浅灵茫然地低下头,他在自己的身上摸了一遍,“我身上什么都没有……”

  冰凉的指尖碰过浅灵的脸颊。

  游云慕道:“你。”

  浅灵微愣,眼睫跟着眨了眨。

  “你是他的妻子,是和他做过最亲密行为的人,”游云慕道:“或许这是他在告诉你,你将会永远是他的。”

  那黑暗中的画面仍然在浅灵的脑子里闪现,仿佛那双手重新游走于他的每一寸皮肤,想到这儿,浅灵就忍不住颤抖了下。

  他怂哒哒地瞧了眼那冷意森森的棺椁,感觉身上又是一股寒凉,于是言不由衷道:“先生,可对我真好啊。”

  浅灵声音软,含着泪望过去的那一眼,倒是看起来真有几分恋恋不舍。

  这种话从他的嘴巴里讲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并不让人感到高兴。

  游云慕鬼使神差地反问了一句,“好么?”

  不过是做为鬼魂后的阴魂不散。

  浅灵却乖巧地点头,“先生舍不得杀了我,却想我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他一定很爱我。”

  游云慕:“……”

上一页146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