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作者:柠檬茄子(中)

 

第97章 结契

  ==================

  97

  浅灵整个人陷入浓墨一般的黑暗,仿佛有什么冰凉、寒意森森的东西顺着他的脚踝,拉扯着他滑向黑暗的深渊。

  那股寒意顺着脚踝,攀爬上他的手腕以及最脆弱的脖子,力量一点点的收紧,表面似乎还覆盖着什么粘液,带着淡淡的腥气,收紧时,液体随着重力往下粘稠的流淌。

  阴诡、寒凉,毫无生机。

  或者是生存的本能,让浅灵在这种情况下开始挣扎。

  只是拉扯着他的神秘力量却没有打算就此收手,它们开始往更深的地方探去。

  浅灵的那点力度根本无济于事。

  他想要叫出声音,可是于死寂一般的黑暗里,他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耳边全是绞着他手发出的黏腻声。

  明明已经上过一次当了,却马不停蹄地又上了第二次。

  浅灵自己都觉得丢人。

  可很快他就连这个都没有精力去注意了,因为连光都透不进来的密闭黑暗中——起风了。

  那股寒凉的风仿佛化作了一只无形的大手,从背后将浅灵抱在怀里,凉意同时也从衣摆的下方钻了进去。

  浅灵穿的是旗袍。

  他反射姓的像并拢膝盖,但脚踝上的另一股力道却不允许他这么做,甚至扯着他雪白纤瘦的脚踝,往完全相反的方向拉扯。

  浅灵一瞬间慌乱了。

  讲道理寒风是不应该有什么区别的,浅灵却很敏锐,他知道这和他白日里在上香时遇到的是同一个‘人’。

  凉意攀着小腿往上。

  浅灵被冷得浑身战栗,眼睫上也沾染了不少水汽。

  他在这个副本里的定位是‘冲喜新娘’,而他女装的事不仅瞒着游家,就连游瑄本人恐怕也不知道。

  浅灵虽然不清楚游瑄真正的死因。

  但看他可以连续几次纠缠上来,就足够说明即使是化成鬼了,他有一定的实力。

  如果现在被游瑄发现他是男的,要是他一个恼羞成怒了,轻轻松松就可以直接把他干死在这个姑且称之为梦境的地方。

  浅灵前面在进游戏前言辞凿凿地拒绝过路子煜的帮助,结果进来副本没多久,就失败弹回中间站,那也太丢人了。

  在那股凉意攀上大——腿内——侧时,浅灵红着脸,窘迫地喊出声,“游瑄,是你吗?”

  浅灵听到自己的声音时,也愣了愣。

  他原以为是喊不出来的。

  那股凉意在听到他的声音后,停滞了几秒没有继续向上,连同手脚上的桎梏都松懈了不少。

  这,算是一种沉默的默认?

  但浅灵还没有来得及喘息多久,那股凉意重新蠢蠢欲动起来,一寸寸贴着皮肤往上,犹如爬行动物冰冷的鳞片,没有一丝正常人的体温。

  浅灵连忙将膝盖并拢。

  他的声线又颤又软,眼眶里的水珠泫然欲泣,像是央求一般地喊着,“先生,你是在怪罪我吗?”

  那股凉意又是微微停滞。

  但这次并不同于上次,而是贴着浅灵腿上的皮肤,像是把玩宝物般的细细揉捻,缠在脖子上的力道也卸了去,似乎是在等待他接下来的话。

  浅灵张张嘴,声带在刚才的挤压下干涩的发疼。

  一个人面对未知的怪物,胸中酝酿的委屈并不会在暂时脱险后得到缓解,而是连同身体的不适,铺天盖地地朝浅灵涌来。

  说出来的话也是软糯中包着沙哑,还有压制着却依然十分明显的颤音,“我作为先生的妻子,是何等的荣幸,在先生离世后,我多想不顾一切也跟着去了。”

  如果此刻不是处于这种完全黑暗的环境,一定能看到那晶莹的泪珠滚落至雪白的脸颊,眼角和耳根都一同红起来的样子。

  游瑄是鬼,他能看到吗?

  浅灵并不清楚,但他很清楚对方是能听懂他在讲什么。

  “但在随先生去之前,我还要做一件事,帮先生把罪魁祸首找出来,”他掺着哭腔,哭到声音都是一顿一顿的,“这样我才能安心去见先生。”

  没有人接话。

  安静的空间里,只有浅灵无助的啜——泣声。

  就在浅灵感到失落时,手脚上的束缚解开了。

  浅灵整个人身上没有一点力气,正要他要无力滑倒,下一秒却被无形的力量托起。

  虽然依旧是冰凉,却没有了那股压迫感十足的森森恶意。

  浅灵的脸颊上忽然一凉,像是一只无形的手,轻轻拭去了他脸颊上的泪珠。

  随后,他的颈侧一疼。

  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烙了一下,硬币大小的整块皮肤都跟着像火一样燃烧起来,似乎连骨髓也跟着被灼烧。

  他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和哭声,脸颊已经完全被泪水给打湿了。

  那股凉意孜孜不倦地捧着他的脸颊,替他擦眼泪,动作也越来越柔和,生怕碰疼他。

  浅灵不理解。

  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浅灵。”

  “浅灵。”

  突然有一道声音突破了黑暗,周围的宇宙瞬间坍缩,他终于可以动了,脚踏实地的感觉重新变得清晰,浅灵的脑袋却还处于一种昏昏沉沉的状态。

  浅灵睁开眼。

  恍惚间的月色朦胧,面前的人穿着灰色的长衫,指尖跳动着黄色的火光,那是一道没烧完的符箓。

  “醒了?”

  那道声音依旧是苍白没有起伏的,木着脸把符箓给灭了,游云慕转身走到供桌前,用火折子将熄灭的香烛点燃。

  原本阴森的灵堂,多了温暖的火光。

  “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浅灵嗯了声。

  声线是哑的,身上都是做梦吓出来的冷汗,黑发贴着脸颊,外套也掉在了地上,他抬手一抹,才发觉一脑门的冷汗和泪水。

  他艰难开口,“我梦到了……”

  浅灵胆怯地看了眼那没合上的棺椁,默默地蜷缩手指,正想要说没什么的时候,游云慕主动开口,

上一页146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