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不得野+番外 作者:弄清风(下)

 

 

第53章 去留

  关于陈峥最后的去留问题,缉凶处内部有了不同意见。

  陈君陶觉得把陈峥送去庇护所才最安全,决明据理力争,说让陈峥留在家里才是最好的。未来多虚无缥缈,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帮他恢复的办法,让陈峥日复一日待在陌生的庇护所里,安全是安全,可他过得一定不开心。

  宗眠便说:“让他自己选不就行了。”

  他们必然不可能让陈峥一个人留在游乐园里的,等缉凶处的人一走,他怎么生活?游乐园就算能再开发,短期内也不可能,所以邢昼把小餐馆的老板夫妻接到了这里。

  邢昼隐去了鹿野的部分,把傻子就是陈峥的事情告诉了他们。这对夫妻心善,这么多年来其实也一直在等陈峥回来,所以如果他们能照看陈峥,那是最好不过,缉凶处也会有补助金下发。

  只是在其他人的讲述里,陈峥作为傻子时曾去过一次小餐馆。他没吃饭就跑了,此后再没有去过。或许他还残留着一些作为陈峥的意识,不想让自己这样狼狈的一面被他们看到,不想让他们担心。

  如果他还是不愿意跟他们走,那就只能由缉凶处将他带走。

  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老板夫妇也是又欣喜又紧张,就像近乡情怯一样,一路上问了邢昼很多的问题。可这些问题、这些情绪,在见到陈峥本人时,都化为乌有。两人看着陈峥穿着破烂衣服,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容貌也大变,几乎快要认不出原来模样的时候,所有的情绪都变成了心疼和懊悔。

  多么近啊,这几年他就在明川流浪,这么近的距离,可他们谁都没有发现。他一个人,到底吃了多少的苦。

  老板娘忍不住抹起了眼泪,陈峥则茫然地看着他们,面对老板小心翼翼地接近,没多大的反应,却也没有立刻逃走。

  那只黑猫也静静地蹲坐在角落里看着,一片叶子掉下来擦过他的耳朵,他动了动耳朵,最终趴了下来,把下巴搁在手上,尾巴一摇一晃的。

  一颗破碎的心,缝合需要时间。因为时间而生疏的人们,也需要慢慢去靠近。相野和邢昼对视一眼,默默后退留给他们空间。

  其后的两天,所有工作进入收尾阶段,苍以畏罪自杀结案,宗眠也带着阿良乘坐直升机返回了京州。

  老板夫妇一直在努力,终于在第三天的下午,成功地取得了陈峥的信任,让他主动跟着回到了小餐馆。

  回到小餐馆的陈峥洗去一身的污垢,剃掉乱发,换上干净的衣服,终于露出了一丝从前的模样。人虽然还傻着,但双眼明亮,看着就很有精神。

  邢昼则跟相野抱着一大堆的猫粮和玩具,又回到了梦之岛。

  黑猫一如既往的高冷,并不搭理他们,相野便也不搭理他,抱臂在一旁看。邢昼已经被猫山猫海包围了,那些猫好像特别喜欢他,对他比对相野要热情得多,喵喵喵地往他身上蹭。

  邢昼伸手把这只拎走,那只就又凑上来了,只要邢昼稍稍撸它一把,它就开始发出呼噜声。

  相野冷着脸看向黑猫:你不管管?

  黑猫动了动耳朵,好像在说:啥,我没听见。

  邢昼好不容易喂完猫,“跋山涉水”回来,后头还跟着一串的猫。相野下意识后退,满脸警惕。

  “你怕猫?”邢昼有些意外。

  “没有。”相野矢口否认。

  邢昼一看就知道是假的,看着相野故作镇静的脸庞,他鬼使神差地抱起一只大橘猫递到相野面前,“那你抱抱它?”

  相野持续嘴硬:“我不怕猫,但我不喜欢猫。”

  邢昼便把猫抱在自己怀里,摸摸它的背以示安抚,道:“这里的猫都很温顺,不伤人。”

  相野:“那也不喜欢。”

  邢昼露出一个很隐晦的无奈笑意,转身把猫放下。见那橘猫还缠着他,他又伸着手让那猫蹭了蹭。

  面对着猫的邢昼,展现出了极大的温柔和耐心。这样的邢昼很少见,也让相野莫名有点不爽。他回忆起以往两人相处时的情景,好像邢昼面对他的时候都没有对猫这么温柔。

  猫有什么好的。

  相野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在吃醋,这醋吃得简直莫名其妙、不可理喻、乱七八糟。总而言之,相野有一点点点点的不爽。

  既不爽邢昼对猫那么好,又不爽自己会产生近乎于吃醋这样的情绪。这意味着失控。

  上学的时候相野看过很多同学早恋,十几岁的少男少女,情不自禁地被彼此吸引,做出许多在相野看来称得上失智的行为。

  很多人说这就是青春最好的模样,相野只觉得烦。他没有想到有一天这样的事情也会落到他的头上。

  如果老头还在世,一定会嘲笑他。

  转瞬之间,相野的脑海里闪过无数思绪,想到了无数种结果。而邢昼看着他,还从没在他脸上看到这么丰富的表情,一时看得有些入神。

  黑猫扬着头,看着这俩男的,大大的眼睛里好像充斥着疑惑。

  猫的叫声唤回了他们的思绪,邢昼走回相野身边,正要说话,却见相野又往后退了一步。可邢昼此时没有抱着猫了,便问:“怎么了?”

  相野面无表情:“你摸过猫,别来摸我。”

  话一出口,相野就后悔了。

  用词不对。

  以至于气氛开始尴尬。一个简单的对视好像都加了慢镜头,似无声的拉扯,而他们像是被一个透明的罩子罩住,彼此呼吸的都是对方呼吸过的空气,一丝外面的风也透不进来。

  不过下一秒,邢昼主动拉开了距离。他神色如常,非常自然地接过话茬:“那你去那边坐一会儿,我去装监控。”

  黑猫不肯跟陈峥走,他还要继续留在这里守着梦之岛,所以邢昼买来了新的监控探头,以便他们能随时确认猫的情况。

  餐馆老板也答应会时不时带陈峥过来看猫,邢昼不能告诉他灵魂撕裂的真相,但告诉他故地重游或许能刺激到陈峥的大脑,让他早日恢复清醒,餐馆老板也信了,认真应下。

  邢昼去装监控的时候,相野就在远处看。他还在想刚才邢昼的那个反应,邢昼那么观察细致的人,不可能一点异样都察觉不到,可他却表现得一切如常。

上一页108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