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风夜雀 作者:玉芋子(下)

 

 

第101章 玛格丽特格里埃(16)

  月光朦胧,山间夜雾飘散,成为了交织缠绕谜团的保护色。

  从外面看来,这座漆黑的屋子有如未打开的潘多拉魔盒,又似绝暗的黑洞漩涡。

  江屹示意众人保持绝对安静。他关掉了手电筒的强光,以极轻的脚步环绕屋子半周,竟发现了一处房间的窗子没有锁上。

  他环顾四周,跟后面的同志示意,随后单手一撑,身轻如燕翻身而进。

  屋子里还算整齐,并不乱。房门没锁,推开后就是一个长廊。江屹摸着黑往里走了一圈,发现竟然空无一人。

  “先别开大灯。”江屹尚不敢打草惊蛇,只是拿起手电筒用弱光照了照屋子。

  他走到桌边,端详片刻,道:“今天黄伟义来过。”

  “屋里透风,木桌子上洒了水,到现在还没干,估计没离开太久。”

  林林闻言点了点头。

  突然只听“嘭”的一声,脚底下传来一声闷响。众人闻声迅速扑倒,而片刻后仍然没有发生异动,只听江屹道:“地下室!”

  他夜间视力也极佳,发现脚下的地板有一块松动的地方,他一掀开,只见一条漆黑的台阶向下伸去,而一股奇怪的味道混合着灰尘扑面而来。

  江屹拿着手电筒晃了晃,或许是察觉到了光亮,里面突然传来粗糙刺耳的摩擦声,还有被捆绑捂住嘴的“呜呜”声。

  江屹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了下去,只见地下室不大,有一个粗制的木板架子,上头存着几个文件夹,上头有年份的编号。旁边有一套桌椅,而架子后面似乎还有点什么东西。

  “警察!不要乱动!”

  江屹猛然侧头,冷声喝道。只见微弱灯光照射下,一个长条状的东西不停地蠕动着,似乎撞翻了什么,一股奇怪的味道弥散开来。

  只见那个条状的东西继续“呜呜”着,声音更大了,听上去竟然有几分可怜。

  林林也觉得纳闷,这似乎不是恐吓,而像是求助。他跟江屹使了个眼色,走到前面去,手电筒一照,只见一个狼狈至极、灰头土脸的少年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们,嘴巴被塞了一块布,手脚都被捆住,正躺在地上挣扎蠕动。

  “赵蔚然?!”江屹大惊失色。他赶紧把赵蔚然嘴里的布扯了出来,把他扶起来给他松绑。

  “呜呜呜,叔,呜呜呜你们终于来救我了!”赵蔚然脸上青紫一片,身上的羽绒服也被割坏,估计冻得够呛。

  “你怎么在这儿?”

  只见赵蔚然哆哆嗦嗦地转过头往另一个方向看去,几个手电筒的灯光汇集之下,只见地上竟然还躺着一个人形。不过那人一动也不动。

  ————

  苏小娅面无表情地低头看着手机。

  她在应用软件的无聊游戏上已经攒到了几颗爱心,她随便点了点,选择了全部捐出。

  “你已经为贫困山区女姓增加了健康教育保额50元,感谢你的爱心!”

  看到弹窗上的文字,她不禁手指一滞。

  苏小娅愣愣地看着受捐助者打了码的姓名后面显示着的年龄,突然被一种莫名而无用的悲哀裹挟住了。

  十七岁。

  她的十七岁,和她的十七岁,乃至无数个十七岁,千差万别。

  苏小娅把目光移开,看到一边昏昏然的赵蔚然,眼神冰冷。

  苏小娅早就察觉到了赵蔚然的“跟踪”。本以为他要是聪明着点,能帮她早点勾着江屹过来。谁知道他这么鲁莽,而且毛手毛脚,只能帮倒忙。

  黄伟义一看有人跟踪,第一反应是抓人,第二反应就对苏小娅也心生戒备。

  可他也知道,赵蔚然这慌慌张张的样子,一看就是个无脑的毛头小子,用脚指头想他都只能坏事,肯定跟苏小娅不是一伙的。这桩生意,苏小娅确实表现出了足够的诚心,实在没必要弄出这一手。

  现在还不知道赵蔚然听到了多少,不过,他们今天没聊得太细,赵蔚然肯定是只是一知半解、一头雾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仅仅因为赵蔚然跟了过来就杀人灭口,实在是没必要。

  王如意那样的“意外”并非时时能够遇到,一个城市少年突然死在深山,怎么圆也圆不回来。黄伟义也会冒风险,但从来不干完全没把握的事。

  “怎么处置他?”黄伟义看着苏小娅,一脸不快。这是苏小娅带来的麻烦,应该要让她来解决。

  只见苏小娅一点也没心慌,甚至淡定得堪称胸有成竹。

  “我跟他聊聊就行。”她褪去脸上的冷意,面对黄伟义莞尔一笑:“黄先生,我带来的那些资料,您到外面再好好看看,其它的,您放心。”

  黄伟义看着苏小娅点了点头。他转身出去之前摸出了赵蔚然身上藏着的手机,没电的移动通讯设备就是一块冷冰冰的黑色板砖。

  苏小娅看着黄伟义坐在了外屋的桌边,翻开资料,喝了口水,眉头皱得像田地沟壑。

  她微微勾起唇角。

  苏小娅把门关上,蹲到赵蔚然身边,轻声道:“睁眼吧,知道你醒了。”

  赵蔚然犹豫片刻,终于惶然睁开眼,看着苏小娅表情复杂。

  他吸了口气,张了嘴:“小娅,你怎么会在这里啊?还跟那种人打交道……他是坏人吧?你是不是被人威胁了啊?小娅,你快帮我松绑吧,我们赶紧逃跑。你放心,我拖住他,你先跑!该死,我手机没电了,不然直接打电话给我叔!”

  赵蔚然像是重新习得语言能力的痊愈病患,如植物大战僵尸的豌豆射手一般喷射出许多话,搞得人一个头两个大。

  苏小娅皱起眉头,从旁边的包里翻出来一条纯白的手帕,生硬地塞进了赵蔚然的嘴巴里,道:“你好吵。”

  赵蔚然瞬间蔫了。

  苏小娅第一次凑他这么近,那双漂亮眼眸的睫毛他都看得根根分明。

  只听她低声道:“我不会问你怎么会到这里来,我只告诉你,我会保护你。你不能跟任何人透露你曾经见过我,至于你怎么会出现在这深山老林里,给你半天的时间,理由你慢慢想。”

上一页108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