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神仙区整活的日子 作者:薄荷貓(下)

 

第59章 (修)

  众人心情复杂地吃完这顿饭。

  期间, 沈知倦一直在勤勤恳恳地拦鬼,争取不让一只鬼影突破进来。

  一些鬼影见下面突破不了,便另辟蹊径, 想从上面钻进来, 谁知才进来半个身子,就被沈知倦眼尖地发现了。

  他直接跳起来, 双手“啪”地这么一拍:“拿来吧你!”

  鬼影瞬间化作金光消失在他的掌心。

  不止如此,他还双手上下舞动,宛如一个人形电蚊拍,只见一阵阵金光闪过,鬼影连个头都没有钻进来, 就已经消失了。

  人群中, 不知道谁叹息了一声:“惨,太惨了……”

  众人都心有戚戚焉地点点头。

  此时,师道长发现, 那些鬼影竟弱了许多。

  其他人也上前试了试,发现果然如此。

  之前把他们逼得十分狼狈的鬼影, 竟然如此轻易就对付了。

  而这一切,都是沈知倦来了之后才发生的。

  众人的目光不禁转向了沈知倦。

  沈知倦此刻正脸色苍白, 大汗淋漓地坐在椅子上,小何警官几人正关心地围着他,给他擦汗递水。

  沈知倦也有些羞愧,明明大学的时候还参加过校排球队,结果毕业后完全没有运动过,每天宅在家, 体能一下就变得特别差, 才动了这么一小会就累成这个样子。

  然而几名道长却误会了。

  本来沈知倦不需要进来的, 要不是发现他们有危险,又猜到他们可能弹尽粮绝,怎么会推着一车吃的冲进阵法中,又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阵法中的鬼物。

  如今他这大汗淋漓、脸色苍白的样子,分明就是太过消耗,对于他们修士来说,修为是和生命一样重要的东西,而沈知倦却为了他们,不惜做出这样的牺牲。

  众道长本也是心高气傲的人,其中还不乏一些看不惯沈知倦的,觉得他就是靠着一些小聪明才得到师道长的青眼。

  但这件事情之后,众人都对他心悦诚服。

  “沈道友,大恩不言谢,以后有什么事你招呼一声,我章献绝不推辞!”

  “沈道友不惜修为,以秘法拯救我等,天玄观上下感激不尽!”

  “沈道友,一心救人,却不图回报,真是我等楷模啊!”

  ……

  沈知倦都呆了。

  等等?!他怎么就拯救他们了,他就是顺着他们的记号找过来而已,哦,顺便送了个外卖。

  而且,他们又脑补了什么!

  什么秘法?!是指他那牛逼的拦网技术吗?!

  眼看着几位道长都激动地要对他跪下去了,沈知倦可担不起这些,他也顾不上社死了,老实交代,他只是误闯进来,并不是他们以为的那样。

  然而众人却以为他只是不想居功,对他更加敬佩了。

  沈知倦:“……”

  心累。

  归雨时看着沈知倦,惊讶地说道:“沈道友,你的坠子怎么一闪一闪的?”

  沈知倦低下头,发现他脖子上的那个红色的心形玉石正在闪烁。

  这是酆暮送的。

  自从沈知倦收到这个礼物后,就一直把这个坠子戴在脖子上,如今才反应过来,酆暮就是酆都大帝,他送的东西,应该也不是什么普通玉石吧?

  归雨时告诉他,这些鬼影根本不能用灵力杀死,否则它就会吞噬掉那些灵力变强。因此他们只能用归雨时的符咒,或者把那些法器当武器,物理方法消灭他们,可是杀了一个,它就会分裂成两个,而且也不会削弱。

  但沈知倦却能很清晰地感觉到,被他消灭的鬼影会慢慢变弱,仿佛有什么吸收了这些鬼影身上的力量。

  他又不由得想到,之前值日神周登想要用法术让他失忆,结果法术却失灵了。

  想来,也是这坠子的功劳吧。

  沈知倦心情有些复杂,伸手轻轻地碰触坠子,感觉到温温的,甚至莫名地从那坠子上感觉到了一种依恋,仿佛那并不是个死物,而是活生生的东西。

  沈知倦:“!!!”

  只是来不及等他细想,那边归雨时他们已经清扫出了一条出去的路,喊他出发了。

  其实路上还有三三两两的鬼影,只是如今力量被大幅削弱,已经无法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了。

  而此时的楼顶,奚觉那张脸已经布满了黑气,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婴怜叹了口气:“你说你,好好的一件事,你干嘛就非得把沈知倦那搅屎棍给拖进来呢?”

  奚觉:“……”

  不过奚觉是不会承认自己做错的,他冷笑道:“这些鬼影不过是开胃小菜罢了,难道你以为我的大阵就只有这点东西吗?”

  “是的,毕竟你之前把这东西说得这么牛逼来着。”婴怜老实承认。

  奚觉:“……”

  他只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气急败坏道,“你敢不敢跟我打赌!如果我成功了,你就把你的一条树根给我?”

  婴怜的树根就是她的修为,一条树根代表一百年的修为,婴怜在妖王的境界已经许久了,一直梦想要突破到妖皇,谁知中间发生了种种事情,反倒离妖皇境界越来越远。

  奚觉拿她的树根做赌注,完全戳中了她的死穴。

  她冷笑道:“我拿树根做赌注,那你呢?”

  奚觉道:“我有一只两百年修为的傀儡,你如果赢了,我就把这个傀儡给你。”

  婴怜:“成交!”

  有了赌注,婴怜也不像之前那样懒懒散散,而是认真地看着屏幕的内容。

  沈知倦他们一边清扫着零星的鬼影,一边在找破阵的地方。

  据归雨时说,像这样的大阵,看似无懈可击,但只要破坏了阵眼,这阵法就会不攻自破。

  可阵主如此狡猾,这阵眼恐怕也不会这么容易找。

  几人边走边商量,正在这时,他们听见有人说道:“前面……前面是不是有个人?”

  沈知倦等人抬起头,果然看到前方有个模模糊糊的人影。

上一页117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