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灵芝/给太师当药材后我死遁了+番外 作者:无边客

  小灵芝 作者: 无边客

  文案

  灵稚是世间千年罕见的一株珍稀灵芝,无意间修成小灵芝精,在山里晃晃荡荡采草吃时捡到一个从头到脚都破破烂烂的人。

  小灵芝精将破烂人拖回自己新建的洞府内,化身小药人用山里的药草与村民们换吃的,慢慢将破烂人救回了一条命。

  起初,灵稚望着破烂人俊美的面孔,割了自己的一点点皮肉,嘴里碎碎念:“破烂人你一定要醒过来啊,不然浪费我这么珍贵的灵芝是非常可耻的。”

  后来破烂人醒了,灵稚又觉得自己割了一丁点皮肉救对方很值。

  ——

  萧猊望着对他颐气指使的小药人,气得发笑,但始终都听这小药人的差遣,温温柔柔的,毕竟如今他寄人篱下,还身负极重的伤。

  小药人会因为用药草与乡下人多换回半只鸡肉欣喜半天,高兴完捧着那只鸡到他面前,笑容无措腼腆:“君迁,这只鸡你来烤吧。”

  会因为多卖出几捆药草攒够钱给他换料子滑软的衣裳,高兴地围着他转,笑得脸颊通红:“好看好看。”

  有天小药人捧着一本话本子,神秘兮兮地说:“君迁,我有比话本子上还价值连城的珍宝可以当做聘礼哦,你别不信,连死人都能救活的灵芝。”

  之后,小药人脸红红地捧着一束山花,目光含情,认真又害羞地说:“君迁,你留下来给我当夫郎嘛。”

  ——

  后来,灵稚如愿和他捡回来的君迁成了亲,也知道了君迁唯一要的聘礼就是他这株灵芝。

  小灵芝精生来只会笑,摆不出难过的表情。

  他笑了笑:“谁让你以前救过我呢,以后,以后你要爱惜自己啊,救命灵芝只有我这么一株了……”

  小灵芝精慢慢割开皮肉,取完心血,用自己这株灵芝换回恩人的命。

  ——

  燕国只手遮天的太师死而复生,全朝畏惧的萧太师没有急着肃清乱朝党羽,举国兵力,重金赏赐,只为了寻找一株没有伞盖灵芝的根茎。

  无数为拿赏金的人将许多灵芝往太师府上送,太师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就不再理会。

  心腹询问太师要找一株具体什么模样的灵芝。

  “色泽有些灰白。”

  “伞盖肉乎乎的。”

  心腹疑惑:“太师,不是没有伞盖了吗?”

  萧猊压下微抿的薄唇,身形晃了晃。

  温柔落魄切开是权倾朝野铁面冷血的太师攻X浑身是宝可爱小灵芝受

  PS:偏种田风,朝堂内容少,文如文案,弱受。攻宠受,追受,心疼受篇幅很多很多很多,狗血出没,狗血文狗血文狗血文(怕有人看不清强调三遍不好这口慎入)有追灵芝火葬场。

  文案2021/11/14存图

  原名《给太师当药材后我死遁了》

  内容标签: 种田文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灵稚、萧猊(君迁) ┃ 配角: ┃ 其它:下一本《追求顶级alpha,从入门到放弃》

  一句话简介:给太师当药材后我死遁了

  立意:珍惜眼前人

 

 

第1章 

  雾清山常年云海奔腾缭绕,山脚绵延数里更有迷雾叠嶂,若非常年久居在此身怀丰富经验的山民,寻常人不会独自到雾清山的范围。

  曾有不少没进过山的村民贸然到此,绕了整夜都寻不到雾林外的出路,又遭山中猛兽袭击丧命或断胳膊缺腿的,日子一久,山民都宁肯去其他山岭采集,绕到雾清山的人就很少了。

  高岭绵长,偌大的山谷空寂无声。

  仲秋才过,枯衰泛黄的林叶层层往山中各地铺叠。

  深山中一处山涧下游地,盘旋许多林中白鸟。

  它们成群绕翔扑飞,不一会儿落在冰凉的泉石上,爪子勾在石板前发出哒哒声响。

  一群白鸟歪过头,圆眼盯着一个隆起的可疑物体。

  它们伸长喙往那物叼啄,鸟儿们突然抖擞亢奋,扑棱白羽尖叫,嘎嘎桀桀。

  直到山涧边传来沙沙的声响,惊扰了白鸟们。

  成群结队的山鸟喙上叼起破烂的条物沿声音的源头飞走,振翅扑棱,震下许多枯黄林叶。

  一双沾了泥,色泽白润的足踩在层层堆叠的枯林黄叶间,身量纤小的少年停下,微微启唇,仰目张望从头顶扑飞而过的鸟。

  黄叶打着旋儿转悠着落在少年额边遮住双眸,盖住一双清凌凌如星子的眼,还有一片叶贴在润红的唇畔。

  他伸手将嘴角的枯叶摘下,眉眼仿如弯月,笑眯眯的,充满好奇注视手心的叶子。

  像发现了好玩的东西,少年追逐飞去的洁白林鸟。

  他沿路跑,越跑越快,脚下踩过的枯叶发出窸窸窣窣声音,直至再也追不上鸟儿,望不见白花花的影子后才略有落寞的停下。

  干燥温暖的日光从林枝间隙中穿透,少年盯着足背的光点,放下枯叶,抱紧用怀里大叶兜住的物什,继续朝山涧的方向前行。

  少年停在水边,从大叶子里掏出一枚红果和一把青草。

  草叶浸入水中,取出来抖抖,而后就着青叶上的水珠,一把将草叶送到嘴边,小口小口地啃咬起来。

  鲜甜中包含草木青涩的味道使得少年舔舔嘴角,美好甘甜的滋味使得他舒服地弯起眼眸,笑容烂漫。

  他蹲在山涧旁边的石块上,小口小口而珍视的将一把青草吃干净后,拿起剩下两枚红果子认真洗净。

  洗好果子,少年捧起红果揣在身前,眼神里流露不舍,显然有些舍不得立刻将它们啃咬入腹。

  摘这两枚红果费去他好大的功夫,最终少年还是不忍将它们立刻吞下,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塞入衣袍的兜内藏好,继续沿水边摘一些青草进食。

  少年就着山涧旁生长的草叶吃饱了,他专挑又嫩又甜的草吃,嘴巴里充满甘甜微涩的味道。

  他摸了摸微微鼓起的肚子,先坐在日光下的石板上晒晒日头小憩,听到水中传来的动静,即刻起身,悄悄蹲在水泉边,眼也不眨地出神望向水里头游来游去的鱼。

  少年目光包含渴望与艳羡,他抓不住灵活的鱼儿们,还十分畏惧深水,过膝盖就怕得不行了,因而只好在水边看看。

上一页199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