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他洗去了记忆+番外 作者:饮鹿(下)

 

第53章 

  剩下来的场景就像无声的默片。

  二人都不言, 容秋收好医药箱,送走秦牧野,最后随着那扇门“砰”的一声关上, 容秋陡然轻松了起来,就好像他已经把某种让他难受的过敏原关在门外。

  秦牧野就是搅动着他蚌肉的那一颗沙粒。他反复挪着蹦肉, 却无法将这颗沙粒驱除出去, 甚至这颗沙粒越嵌越深,隐约有在他蚌壳里扎根的迹象。

  他不知道自己在秦牧野眼里是什么样的,但秦牧野在他心里很执着。

  执着地追着他跑, 执着地去表达对他的喜欢,这种喜欢如果是真的, 容秋可以称之为“恋爱脑”。秦牧野的聪明大脑难道不应该用在十三军区的各项事务上吗, 为什么还要抽离出来关注他。先先后后, 秦牧野的出现给了他多少的便利,不论是楚鸣的事, 还是后来研究院发生的事,秦牧野都第一时间站在了他这边。

  容秋不懂, 但秦牧野表现的太真。

  真有人能演技这么好?还能演的如此之久, 即便是骗他, 也付出了这么多的时间和耐心。

  九分外在影响,一分防线松动。

  他承认, 他的心理状态已经逐渐崩坏。

  所以才会在酒精的影响下对秦牧野说出那样的话。

  秦牧野干净吗?

  秦牧野身边有别人吗?

  如果可以,他想拥有这样一个床-伴,就像他的beta爱人一样,爱着他。某种程度上来说, 秦牧野真得很完美。尤其秦牧野添加了深情属姓, 就更像他的beta爱人了。

  -

  容秋做了一晚上的梦, 梦境光怪离奇。

  容秋先是梦见了他还在读书时和阿野的快乐生活。随后他梦见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站在他面前,一个年轻清俊,另外一个沉稳俊朗,脖子上还贴着信息素阻隔环。

  年轻的那个牵着他的手,温柔和煦地和他说,他要去很遥远的地方,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不等他面露伤感与难过,年轻人就把他的手搭在了另外一人的手上。他说,但这个人会好好照顾你。

  容秋的手扯不开,明明是搭在另外一人的手上,可这人不知何时已经紧紧攥住了他的手,这双大手像烙熟了的热铁。

  容秋微微昂首打量两人。

  他年轻爱人的身形渐渐如风沙般散尽。

  最后余下的也只有戴着信息素阻隔环的高大男人。

  男人还牵着自己的手。

  郑重其事地说他会变成自己的beta爱人。

  容秋不清楚自己回答了愿意还是不愿意,他只知道攥着他的那双手很热,周围的空气也很沉闷,他整个人就像坠入即将爆发的火山口一般。

  再睁眼,他发现原来自己不知道何时将头埋在了枕头里,难怪又热又闷。

  容秋一摸后腰,汗津津的全是湿润触感。

  他拧巴着眉,借着月色和晓光看着床边的时钟。

  凌晨五点半。

  他却再也睡不着。

  仔细感知着,脑壳还传来阵阵的胀痛。

  即便昨晚喝了醒酒汤,酒后的不良反应依旧不断延迭。

  这个时候也不早了。

  他隐约有些晨起的反应,却懒得自己再动手。

  容秋洗了个凉水澡,随即换了一身衣服出去跑步,出了一身热腾腾的汗,容秋的烦躁才稍作减缓。

  -

  容秋不能请假,他还要上班。

  即便对这个研究院已经不再心生好感了,容秋依旧对自己的实验兢兢业业。只是容秋还没换上他的白大褂,他的办公室前钱院长已经等着了。

  和钱院长一起站着的,还有一个中年alpha。

  好巧不巧。

  不就是那个偷偷跑到他研究室调动他研究仪器的那个吗?如今这两人就像门神一样,一左一右地站在秦牧野的办公室。

  容秋停下脚步,表情格外冷淡:“这么早有什么事吗?”

  他现在连一句院长都不愿意称呼出口。

  钱院长感知到他的抵触,腆着一张老脸:“小秋啊,我领着人给你道个歉……”

  “道歉?”

  容秋偏首看向钱院长身后的alpha,明明这人是做错事的那个,可依旧分外倨傲,甚至连眼中的不喜都没有藏匿好。

  如果是同龄的alpha,容秋不介意出手。

  但这个老alpha一把老骨头,眼里都透着浑浊,他怕一不小心把人给打死了。对于这样的人,容秋不屑,也不想对他动手,说不定还没怎么打,他就要被讹上一辈子。

  当下,容秋很直接地表示出自己的拒绝:“我可没看出来他有想道歉的意思。”

  “小秋……院里已经给他停了当期的研究项目,他也知错了,否则今天也不会跟着我过来。”

  “钱院长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事。”

  容秋打断了钱院长的话,手指指了指他身后的alpha,冷笑一声,“做错事的是他,钱院长为什么一直上赶着为他道歉,作为一个alpha,做错事到现在连话都没说一句,这是道歉的态度吗?而且如果要道歉,为什么当时没有过来立刻道歉,现在事情兜不住了才想过来我这里私了?”

  容秋收回手指,手插兜里愤愤道:“想必是因为这事瞒不住了,怕我闹到上面影响他研究院总盟会的副会长位置,才不得不过来的吧。”

  容秋话音刚落,他面前的两个alpha都心神俱变。

  尤其后面那个,牙关紧咬,容秋都怕他那不干净的眼珠子都被瞪了下来。

  “你怎么知道的?你偷看怨你的机密文件!”

  总盟会职务推荐的事是每个研究院的机密,除了院长以外,没多少人知道。

  容秋还真不知道这事居然属于机密。

  他只不动声色地推后一步,不想沾染上alpha飞溅的唾液。

  “我没有你这么无耻,请你们让一让,既然你并不是诚心道歉,院里也没有给我个公开答复,还谈什么谈,请你们都离开,不要耽误我做试验。”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两个alpha再不要脸,也不好意思堵着容秋。

  说来也是好笑。

  alpha在不知道钱院长已经推了他竞选总盟会的副会的情况下,就因为嫉妒,他偷偷拿了容秋研究室的钥匙,然后改了容秋的实验设备,可能只想着给容秋一个小教训,却没想到自己的所有行径都会被摄像头记录在内。

上一页140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