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无限直播里当娇气包+番外 作者:垂星露(上)

文案:

  天生幸运E的小雪狐姜迟一朝穿进了无限流直播。

  别的新手开局就送满分幸运值或者s级武器,姜迟抖抖尾巴毛:“我呢我呢?”

  系统:“恭喜宿主获得有史以来第一份身娇肉贵大礼包。”

  倒霉狐狸:“?”

  系统:“这具身体天生弱骨,命格极阴,总而言之,你是个废柴花瓶。”

  只要稍微吓一吓就会泪眼汪汪,眼尾泛红。

  最可怕的是,小狐狸受惊过度还会不受控制地冒出毛茸茸的尖耳朵和蓬松大尾巴。

  姜迟:……

  没有办法了,想要活下去就只能靠他们毛绒绒的天赋技能——装可爱。

  于是摩拳擦掌等着看新玩家出丑的观众们在屏幕前看到:

  血流一地的杀人现场,小狐狸泪眼汪汪抱住杀人凶手:“先生,我好害怕”;

  学园怪谈中被众鬼追杀,小狐狸抱着大尾巴找boss:“我睡不着,你可以抱着我睡吗?”

  尘封多年的古宅,小狐狸……小狐狸还没来得及说出口,boss勾住他的手指:“和我结婚,就保护你。”

  屏幕前缓缓裂开的观众:“我们真的是在看无限直播而不是爱情大电影吗?”

  参加游戏前的姜迟:请不要对我们狐狸精刻板印象!

  参加游戏后的姜迟:嘤,是的,我很可爱。

  按需娇弱祸水受X精分偏执厉鬼攻

  狐是正经狐,鬼却不是正经鬼。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迟 ┃ 配角:预收《毛绒绒拯救世界》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正经小狐狸精被迫靠脸吃饭

  立意:生活靠得不是脸,是实力

 

 

第1章 雾都凶灵(一)

  “欢迎新玩家来到大型无限流直播游戏《好运时间》!”

  “新手副本《雾都凶灵》加载30%……70%……100%”

  “玩家姓名:姜迟;

  年龄:20岁

  身份卡:卖玫瑰的小男孩”

  “1850年的诺丁小镇笼罩在一个代号‘夜魔’的连环杀手的阴影下。无论是平民,还是贵族,都无法从夜之恶魔的审判下逃脱。”

  “你是一个落魄到只能靠出卖身体为生的贫民,这位声名斐然的莫兰子爵是你选中的第一个顾客,不幸的是,你正好撞上了一桩凶案现场……”

  姜迟是被脚下黏腻的血液惊醒的。

  少年穿着一套单薄的衬衫短裤,赤着脚站在一滩蜿蜒的温热的血泊里。

  脚下的触感古怪而令人作呕,少年从短袖里露出的半截藕白手臂已经泛上大片的鸡皮疙瘩。

  姜迟的记忆还停留在被迎面飞驰来的汽车撞飞的时候,大脑自动屏蔽了痛感,但是濒死的恐惧依然绵长而惊痛地存在着。

  这种恐惧在面对一具还冒着热气的新鲜尸体时更是攀上了顶峰。

  看起来足有两百斤的白种老男人面目扭曲着,被破开的肚腹里不断涌出咸腥的血液。从姜迟的角度望去,甚至能隐隐看见还在蠕动的内脏。

  好恶心。

  好想吐。

  优雅缓慢的脚步声自身后响起,一柄仍旧沾着血的锋利手术刀只差一点就能刺穿少年单薄后背。

  “小家伙,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男人略带笑意的温润嗓音在死寂空间里响起。这声音低沉又柔和,让人联想到教堂里恢弘圣洁的管风琴。

  然而在阴森背景里响起的时候便不是救赎,而是来自地狱的低语了。

  姜迟陷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恐惧里,浑身不自觉地发抖,还要拼命抑制自己的恐慌:“我……我……”

  他竭力想出能够保命的借口,脑海中却一片空白。

  尸体死前竭力睁大的眼睛死死瞪着少年,似乎是在质问为什么死的不是他。

  还是刚刚成年的孩子,细弱嗓音明明抖得不成样子偏还要装出一副冷静样子。人在危急关头总是能爆发出出乎意料的潜能,姜迟小小地深吸一口气,转过头的时候就是一双空茫的双眼:

  “先生,您在说什么?”

  男人苍白而英俊的脸上笑意微妙一顿。

  总是裹着脸的亚麻布飘落到地上,赤着脚的少年循着声音转过一张漂亮得惹人失神的脸蛋。

  虽然还弄不清楚当前的状况,求生的本能告诉姜迟最好还是按照所谓的剧情走比较好。

  “对不起,先生,我看不见。”手里还攥着一枝残败玫瑰的少年露出一个有些瑟缩的,可怜的笑来,他还以为是男人生气他擅自走进房子,“您,刚才走得太久了,连门口的马夫也不见了,我以为是您不想要我了……”

  他的脚生得很秀气,脚趾圆润粉红好似花苞,应该是感受到脚下的古怪触感,有些不安地微微蜷起。

  胆子比羊羔还小的男孩捏紧手里的玫瑰,连手心被花刺扎疼了也顾不得,颤抖的声音里夹着细碎的哭腔:“我错了,先生,别赶我走。”

  他如同那些娴熟的同行一般竭力向陌生人奉上青涩如栀子花的身体,冰白皮肤惶然贴上男人戴着丝绒手套的手。

  比月光更凛冽的刀锋擦过手臂,划破了少年身上那件廉价衬衫。

  “我什么都可以做,真的。”

  他生了一双圆如猫眼的眼睛,睁大了的时候茫然而无辜。

  他是真的害怕,因此演起来也自然得多。

  莫兰想到自己曾经在农场里看到的小羊羔,刚刚从母羊的胎衣中剥离出来,连站都还站不稳,却已经学会用柔软的舌尖舔舐主人的掌心。

  好漂亮的小羊。

  男人猝不及防地用手掌在少年眼前轻轻挥了一下。

  少年只是迷茫地睁着那双圆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虚空。

  “先生?”姜迟不安起来,眉目困顿的时候也好看得叫人想亲吻。

上一页15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