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从邪神手中逃生 作者:阿霞asya(下)

 

第166章 普世欢腾4 为什么到现在又突然假装起来了

  或许多维尔镇内部也没有看上去那样紧密。

  塞穆尔摸着下巴想了好一会才说道:“她们的离开是镇子里的人将他们赶出去的吗?”

  “不知道, 以前的报纸没写,但我感觉应该不是。”凯瑟琳把报纸又摸出来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我依旧认为, 那个死去的父亲应该是被什么东西弄死的, 再不济也是镇子里其他人作恶。九岁的女儿,无论如何我都不信。”

  这个年龄确实有些太小了,很难让人心生怀疑。但与凯瑟琳的看法相反,塞穆尔总觉得整件事情里有些诡异。

  “多维尔以前有那种‘女巫’一类的东西吗?”他问道。

  “没有查到与这个有关的资料,具体有没有恐怕得去当地查。”林塞回答道。

  “你还是怀疑她。”坐在副驾的维布伦直言道。

  “有一点吧。”塞穆尔说。

  林塞沉思了片刻后也跟着说道:“或许这件事情确实不能用常理推断,涉及到魔法一类的东西确实和女姓沾边比较多。我记得神秘学里有一个说法是……魔法的力量往往与夜晚有关, 而夜晚的代表则是女神。”

  维布伦了然答道:“你的意思是, 有可能是他们家的女儿做了什么, 或者是其他什么人使用的魔法刚好绕开了他们家的女儿。”

  “只是猜测。”林塞说道。

  “魔法也没有那么常见吧?”凯瑟琳拿手指卷着她那头棕黑卷发的发尾, 漫不经心地说道, “一个九岁多的小女孩用魔法?”

  “这个世界里有什么事情是符合我们认知的常识的吗?”塞穆尔反问道。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她坐起来说道, “如果她会,那么她的母亲很有可能也会,不然她总不能是自学成才。但如果她母亲会,那就有可能类似于女巫的家族传承, 就和海洛伊丝家族一样。”

  “如果多维尔内有这样一个家族, 他们本地的人不会完全不知情。”

  “现在的问题就是,她们当时是自愿离开的,还是被驱逐离开的。”维布伦接着说道。

  “如果这个案子和我们现在要调查的东西有关。”塞穆尔抬眼看向前方,多维尔镇的影子已经出现在了地平线边缘,隐隐能看到用不了多久, 他们就能到达此行的目的地。

  “你们觉得多维尔镇里的其他人能逃得了干系吗?”

  车内沉默了下来, 片刻后, 维布伦才开口说道:“她们是自愿离开的,很有可能就是为了保住多维尔镇的什么秘密。”

  “看起来这个镇子比我们想象中团结很多。”塞穆尔忍不住笑了下说道,“难办了啊。”

  凯瑟琳也忍不住跟着坐直了一些,显然开始有些防备:“那大家进去之后说话就小心点吧,一旦被注意到,到时候恐怕也根本脱不了身。”

  “好。”

  随着车辆的向前疾驰,很快,一行人便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多维尔镇。

  醒目的标识就挂在城镇外围的墙壁上,似乎并不是请什么名家设计,而是没学过绘画的人随手涂画儿童画一般。倒是与这个建设风格如同童话小镇一样的地方挺相符合。

  只是车上的几人却机会同时忍不住皱眉。

  在危险的地方看到这种孩子气的东西,总让人有种微妙的联想。

  很不妙……或许多维尔镇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危险一些。

  ——————————————————

  “当时的情形有一些复杂,但总的来说其实就是你的母亲偶然惊动了一些不太友好的……”汉森停顿了一下,而后才继续说道,“一般而言,祂们不会随意到来,但也不至于轻易离开。所以祂在享用过费里曼的躯体之后才离开。”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莉琪,她是个美丽纯洁的小姑娘,如同海水一般幽蓝的眸子看谁都会让人心中荡漾。即便是那样的事情后,她也依旧毫无改变……她和她的妹妹就像是纯洁的天使,罪恶这种东西与她们毫不相干。”

  “但是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骚乱,她们最后还是都离开了多维尔。这一直是令我们感到痛心的事情……直到偶然间,德尔克太太跟随艾伦去定货时,在附近城市里见到了躲在垃圾桶附近翻找东西的你。”

  “尽管灰头土脸,但德尔克依旧第一时间认出了你和莉琪那相似的脸庞。”

  汉森看着叶与知的眼神充满了慈爱:“那时候我们都觉得我们是‘海的孩子’所以无论如何最后都会回到多维尔。”

  “母亲……?”叶与知神情有些茫然,他在现实的时候确实考虑过这种问题,然而他却没想到得到解答会是在这里。

  他脑子里忽然崩出来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告诉他很不对劲。

  是的,不对劲,也不合理……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应该在现实……他应该在动车上准备回家,去见他自己的母亲。

  而不应该是在这里!

  他不是这里的人,他不是利琦,不是肖恩,他是叶与知。

  他知道自己的名字,他应该有自己的去处。

  这不合理。

  如同薄雾编制起来的梦境在顷刻间消散,叶与知所有的思绪都被完全打乱了,他慌忙地站起来,连带将他身下的凳子也踹翻在地。

  坐在他对面的汉森脸色顿时变了,老人的脸整个扭曲着挤在一起,他大口呼吸着却又好像完全无法汲取到空气一样,面色涨得通红。

  汉森也跟着向后仰去,将要摔倒在地时,他好像抓住了什么,冰冷的水汽顺着毛孔都钻进去一般,让他就维持着将要摔倒的姿势向后倾斜着。

  叶与知看着他,他瞳孔向下,像是要越过眼眶一样,也看着叶与知。

上一页84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