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从邪神手中逃生 作者:阿霞asya(中)(2)

  除此以外,叶与知还记得有人提到过,这趟列车的车票费用不低,网上也说这是“吃饱了没事干”的评价。费用不低,成年人还好,但对于孩子来说还是有些辛苦的列车,这样做绝对算得上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那么只能说,阿莉德所跟随上了这趟列车的,就是亚历山大父女。这也与他们的床铺号对上了。

  还有……

  如果阿莉德所说的那些都是真的,亚历山大将杜尼娅作为“祭品”做了些什么事,但这件事没能成功,然后杜尼娅变成了“半成品”。

  那么,那时候突然对自己非常感兴趣,还伸出手的杜尼娅……为什么会对自己感兴趣?

  新的祭品……总不会又是自己吧?!

  *

  作者有话要说:

  贴贴大家!!(探头)

 

 

第067章 暗夜中的隧道9 浓郁且无法逸散的血腥味从前方传来。

  现在的谜团还很多, 而且也完全不能放松警惕。

  在这种高速前行的列车上,他们也没办法逃离出去,甚至就算和列车长达成一致, 真的将列车逼停也没什么好处。

  整段旅途中最危险的就是在这段隧道旅途之中, 他们除了尽快逃离也没有别的办法,甚至呆的时间越长越可能睡出现其他问题。

  夏节南显然也是这样认为的。

  两人又一同去看了眼卫生间,确认里面真的没什么东西后,他们便回了隔间的位置。

  因为北筑的事情,原本还兴致高昂在聊天的人也不怎么说话了,他们大多留在自己的位置上, 看看电影或者小说。少有的交流也是压低了声音的那种。

  临睡前, 四人将情报汇总了一遍, 贺佳澜补充了另外几个人的背景, 而夏节南和叶与知则告诉了他们车厢尾部的血迹和杜尼娅就是半成品这件事。

  “这样那个亚历山大也得小心吧?”贺佳澜嘀咕着, “跟他睡一个隔间的还是个身体不太好的。”

  “总之都注意一下。”夏节南点头。

  “但是祭品是做什么?”北筑问道。

  “这些恐怕得问阿莉德和亚历山大他们了。”夏节南笑了笑, 问道,“你觉得他们会写日记之类的东西吗?”

  如果有日记之类的东西,倒是可能去偷过来看看。但现在的背景是现代,写日记手抄笔记的可能姓都会降低。而且如果被发现行窃的踪迹或者可能, 到时候对调查可更不利。

  这样看, 情报的获取估计都是通过这些乘客了。

  叶与知想着。

  “要不然我晚上去试试?”贺佳澜问道。

  “晚上不要行动。”北筑开口说道,“我们那个时候不一定能醒。”

  “嗯,我感觉这里好像有强制入睡这种机制。”夏节南说道,“看样子,这次是在晚上把我们都解决吗?”

  所有人沉默了下来, 片刻后, 北筑犹豫着开口说道:“大家, 请一定要小心。”

  晚上十点,列车车厢内部的大灯又全都熄灭了。

  白天的发生的事情似乎让其他人也嗅到了些许危险的气息,也可能是因为断网实在是没什么好做的。今天十点之后,大家基本都直接睡觉了。

  叶与知和夏节南在其他人睡后又去看了一次车厢尾部,那里的血迹没有任何变化。

  回到自己隔间没多久,拿着手机在整理情报的夏节南就靠在车厢墙壁上睡着了。

  但叶与知却感觉自己还挺清醒的。

  他意识到什么,起身去其他隔间看了看,所有人都已经睡着了,包括那个亚历山大和阿莉德。连本应该守夜的乘务员都靠在那睡着了。

  只是亚历山大的小女儿杜尼娅不见了踪影。

  夜晚很危险,叶与知知道这点,但是他有种直觉,这次事件的一切变动应该都是在所有人沉睡之后发生。

  如果要调查清楚,在这个时候行动是非常有必要的。

  尽管有些害怕,但叶与知还是朝着车厢尾部走去。列车哐哧哐哧的响声若有若无地回荡在耳边,他来到了那些血迹附近,血迹依旧没什么变化。

  但叶与知却猛然间想起了先前贺佳澜同他说过的阿莉德的异常。

  他踌躇了一下,还是缓步走向了洗手池那边。

  因为列车还在行驶,所以这种相当于连接处的地方晃动就比较剧烈,叶与知走到水池前时差点没站稳。他扶住水池边缘,稳了一下身形,抬起头看向镜子时却猛然愣住了。

  他忽然间明白过来为什么阿莉德会的盯着镜子看那么半天了。

  那镜子一点都不像镜子,里面的画面除了有叶与知本人外,其余的任何都不像是列车内部,也不像是隧道内部。

  那不知道是哪,只是一片漆黑,偶尔有些生长着利齿的肉璧在蠕动。

  就像是要把站在其中的叶与知也吞噬下去一样。

  叶与知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看去,他背后是因为没有停靠站所以暂时没有清理下去的垃圾袋子,并不是镜子里所看见的东西。

  他拿出手机,又转头看向镜子,但这一次他背后的东西却就是垃圾袋还有车厢壁。

  不一样的则变成了他。

  镜中所映照出来的人的模样根本不是夏节南不知道从哪找出来的样子所捏成的人,也不是他自己原来的模样,而是……肖恩。

  或者说肖恩那时候的样子。

  叶与知放下了手机,镜子里的肖恩也放下了手机。

  “到底……”

  “是血……”

  在叶与知开口低声喃喃的同时,镜子里的人却好像同时说出了完全不一样的话。

  尽管不明白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叶与知忽然有种感觉,这可能是他获得信息的一种渠道。他可以赌一把。

  他们确实根本没办法战胜那些怪物和那些不知从何处投来注视的邪神,但至少在那些东西还没出现之前,先尽量收集情报,然后尝试求生还是可以的。

  叶与知压下心里的恐惧,嘴唇颤了颤,开口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上一页136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