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从邪神手中逃生 作者:阿霞asya(中)

 

第066章 暗夜中的隧道8 有什么东西从这里渗透下去了

  贺佳澜立刻伸手摸上了自己的右腿腿侧。

  阿莉德脸上还带着笑容, 只是笑容中却多了几分危险的气息:“怎么?被我拆穿了就想杀人灭口了吗?”

  “是你在……”

  “我想您可能有什么误解。”北筑打断贺佳澜的话说道,她扯了一把贺佳澜,让人不要在这里发生冲突。

  而后她捂着手站起来说道:“我不知道您为什么会这样想, 我们对此也不了解, ‘畏怖之云’是我在另一本书上学会的。”

  “同时,我们也想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祭品是什么意思?”叶与知看向阿莉德,“和车厢尾部的血迹有关吗?”

  “半成品指的是杜尼娅?”

  整个隔间被叶与知的三个问题问得安静了下来,不说阿莉德,连北筑和贺佳澜都十分震惊。

  但阿莉德脸上的错愕只是一瞬间,而后她便叹了口气, 说道:“我很难相信你和他们不是一伙的。”

  “我们也是……”

  “我们也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北筑又一次打断贺佳澜的话, 她盯着阿莉德说道, “现在我们都陷入危险之中了, 我认为我们应该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且我们对那些东西也有所了解, 不会怀疑您话语中的真实姓。”

  阿莉德看了北筑一眼,又转头看了眼叶与知,她握住胸前的十字架,闭目沉吟片刻说道:“我知道了。”

  “但是现在不行, 得等到明天我才能解释。”

  语毕, 她便离开了他们所在的隔间。

  等人走之后,一直被摁住的贺佳澜小声抱怨道:“怎么不让我说话啊。”

  “你太容易‘超游’了。”北筑毫无感情地评价道。

  她沉默了会,又说道:“我每天会固定降低2点hp,现在我的hp值为8。”

  “可以治疗吗?”叶与知问。

  北筑摇头,她解释道:“是降低的hp上限。”

  换而言之, 她这张卡必撕无疑, 甚至根本坐不到终点的位置。

  叶与知犹豫了一下, 他问道:“我可以用时空门试试……”

  “不行,现在不可以。”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的夏节南一过来就说道,“还有,你们对话的声音应该再小一点。”

  “不过我是趁那边乱过来的,这会没事。”

  他看着叶与知说:“你一共有45点意志,满打满算,你可以回溯9天时间。隧道时间有4天,也就是我们最多可以两轮。”

  “除必要保命情况以外,也能完整重来两轮,所以现在先不要动。”

  “但是45点意志全部耗空的话人会……”北筑后面的话没说完,她只是用非常担忧的目光看向叶与知。

  “没事,我们不是还在吗?”夏节南这样回答着,他脸上扬起笑容,“好歹相信我这个‘老同志’啊。”

  北筑抿抿嘴,没说话。

  “不过刚才发生了什么,有人能给我解释一下吗?”夏节南问。

  贺佳澜连忙把阿莉德刚才突然对他们发难的事情说了一遍,而后抱怨道:“愿意说就说,不愿意就算了,卖什么关子呢。”

  “现代背景有专门的研究所吗?我查到的资料里没提到过这些事。”北筑低声问道。

  “不好说,但以前没有这么直白地在我们面前说过的。”夏节南似乎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想了想说道,“下次还有机会搜集资料,就查查她的那个研究所的信息吧。”

  “他们那边搞不好能有比我们在现实世界总结的更为详细的信息。”

  “北筑你先好好休息,贺佳澜你嘴上把个门,继续打探其他人的消息。”夏节南对他们说完后又看向叶与知,“待会等人散了,我们再一起去那边看看。”

  叶与知点头:“好。”

  他们先回了自己隔间,叶与知想了想,趁现在人少还是把枪拿了出来,贴身放好。

  既然他们现在看不见的“敌人”似乎有很高的威胁姓,他们要就要把保命的东西先安排上了。

  北筑那出事闹的时间还挺久,直到晚上七点其他乘客才陆陆续续返回自己的床铺,像是恢复了正常。

  只是叶与知听他们的那边小声嘀咕说的,还是担心卫生间那边有什么。

  等那边没人之后,他这才跟夏节南一同朝车厢尾部走去。

  在两个车厢连接的中间部分,他们所在的这个车厢最后的一面墙壁角落,叶与知将地上的痕迹指给了夏节南看。

  夏节南蹲下认真查看了一番,也伸手去抹了一点在指尖,他放在鼻子前闻了闻又站起来说道:“是血但也不止是血。”

  “还有种类似于消化液的味道。”

  叶与知闻言微微皱眉,他向后退了几步,低声问道:“是车厢底部渗透上来的吗?”

  “不是。”夏节南摇头,他见得东西显然比叶与知多不少,他仔细看了会,说道,“与其说是车厢底部渗上来的,不如说是有什么东西从这里渗透下去了。”

  接着,他伸手比划了一下什么接着做出了一个高度的手势,然后自然而然地将那个高度转向了身后。

  夏节南看向他们身后的走廊,低声说道:“是那个小女孩。”

  目前为止,几乎所有的信息点都指向了那个小女孩,也就是杜尼娅。

  被夏节南这么一说,叶与知也记起来些东西。

  杜尼娅用过卫生间之后,北筑进去出的事情。阿莉德那时候对待杜尼娅的态度也有些奇怪,现在想想好像是一种防备。

  还有现在这里这摊血迹……确实,被夏节南这样一说之后,叶与知也觉得这个轮廓和长度很像是孩子侧躺着露出来的形状。

上一页136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