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从邪神手中逃生 作者:阿霞asya(上)

 文案:

  文案一:

  【模组加载中……】

  【玩家导入……】

  【滴】

  【你是一位邪神的狂信徒,你一心想要让你的神明降临于世。】

  【为此,你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新时代相信科学与法好青年叶与知:……救命!

  文案二:

  在每场游戏之中,叶与知从头到尾都会跟别人有那么些不同。

  例如他从来都不会拿到负责“正义”一方的调查员身份,例如他见到那些“怪物”永远不会降低理智,例如他越往后越疯狂……

  这是混乱与疯狂的主场,也是汲取神秘的唯一途径。

  如果理智无法获得胜利,那么燃尽理智呢?

  表面阳光内里谨慎攻x临时姓疯狂日常姓社恐受

  阅读指南:

  1.有coc跑团元素,参考了第七版规则书,但有很大魔改,有一部分村规,没接触过跑团也可康的!

  2.假期稳定,工作日尽力!尽量保证在阳间时间内更新!

  3.请注意!有过激或可能引起不适的描写!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恐怖 无限流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与知 ┃ 配角:夏节南 ┃ 其它:coc,跑团,克苏鲁

  一句话简介:你是一位邪神的狂信徒

  立意:科学破除迷信

 

 

第001章 格雷罗之巢1 怎么熟练地伪装成一个合格的狂信徒?在线等,挺急的!

  “来玩跑团吗,小知子?”

  叶与知刚一回到宿舍就见他对铺床的床帘里探出个脑袋。他把手里的包放自己桌上,从里面抽出笔记本电脑:“不了,我还有一篇论文没写。”

  “来玩试试嘛。”室友柯鹄笑嘻嘻地说道,“反正是网团,不用你说话,打字就行。你也治治你那对陌生人连个屁都不敢放的毛病,刚好我们这次团里有几个妹子,你只要处熟了,就凭你那脸……”

  “不玩。”叶与知拒绝道,“老周论文下周交,我今晚得赶份大纲出来。”他稍微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我下次再来吧。”

  柯鹄见状叹道:“入了老周的眼就是这点不好,一点休息娱乐时间都没有。”

  “那我下次再喊你。”语毕,他缩头回去拉了床帘,搁里面噼里啪啦地一阵打字,估计在跟他那群小伙伴们聊些什么。

  叶与知扶着椅子沉默地在桌子前站了会,而后打开电脑坐了下来。

  他知道柯鹄是真的为了他好。

  就像对方说的那样,叶与知有些社恐,对处熟了的人还好,对陌生人就是完全的手足无措,有时候话都说不出来。但他脸又确实长得好,从小到大被搭讪的次数数不胜数,没把叶与知与人对话的能力锻炼出来,倒是给人把装高冷的能力给练满级了。

  叶与知对着自己的电脑叹了口气,将自己的文档打开,对着那空白的屏幕发了好一会呆,怎么都没办法把今天看的那些文献整合成一个有逻辑线索的大纲。

  要不然还是去玩会试试?论文大纲也不急这一个晚上……

  他回头看了一眼对床的室友,那键盘声打地跟他邻床室友游戏里打字骂娘的速度有的一拼,看上去已经进游戏了。

  叶与知纠结的掐了下自己的手指,最后还是没能给柯鹄说自己想去玩试试。

  他干坐了会,把柯鹄先前发给自己的规则书文档从文件夹里拖了出来,准备好好“学习”一下有关的知识,争取下一次柯鹄邀请他的时候,他能答应下来直接上手。

  柯鹄常玩的跑团全称是“coc跑团”也就是“克苏鲁跑团”,是一种桌游。一般来说一场游戏由三到五个人组成,其中一个人是主持人,在游戏中也称为“守秘人”或者“kp”,剩下的人则来担当玩家。

  柯鹄给他解释的就是,整个相当于守秘人和玩家对编故事,两方斗智斗勇。守秘人会把握剧情的大致发展方向,但在剧情之中的详细活动则由玩家基于已知信息和人设来进行活动。coc跑团相较于其他类型的跑团来说,在解密中又增添了一些克苏鲁神话的元素。玩家常常需要与邪恶组织或者怪物之类的东西打交道,并阻止他们的阴谋。

  叶与知对其中的东西知道的不清楚,规则书里的东西又基本是他没接触过的,于是他只好一边找了个本子记笔记,一边看着电脑里的规则书。

  然而直到叶与知呵欠连天,实在是想睡觉了,那规则书也还没看到三分之一。

  他对着电脑揉了揉眼睛,干脆站起来去洗了个澡,回来爬床准备休息了。

  拉床帘前,他还能看到柯鹄那边床帘里的光亮和克制了一下的键盘音。

  说不羡慕是假的,叶与知确实也想和他们一样开朗大方,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都有不少朋友。

  不像自己,能说上话的人都一只手能数过来。

  叶与知盖上被子,心里暗暗想着,闭上了眼。

  可能是今天脑力消耗过多,他头沾上枕头没多久,意识便沉了下去。

  隐约中,耳畔好像传来了些细微的声音。

  【……选定……】

  【…优良接触……模组…载……】

  【信号修正……】

  【新手模组加载中……】

  沉睡中的叶与知不自觉地皱了皱眉,他裹着被子翻了个身,那像蚊子样的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清晰。

  【玩家导入……】

  【滴】

  这声音像是一根针,猛然穿透叶与知的脑仁,他直皱着眉从睡眠中惊醒过来。

  怎么回事……

  叶与知撑着床面,眼睛还没睁开,但不止是他脑袋里的刺痛,胃里也开始翻滚起来。

  他一瞬间想起了那些在网络上看到的“大学生熬夜脑溢血”之类的新闻报道,心里咯噔一下,心道自己不会这么不幸运吧?

上一页106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