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植物复苏主播 作者:十里宴(下)

 

第85章 

  ◇ 嘴就让敌人溃不成军 ◇

  思想与禁锢的冲击。

  濯尧杨摸着冷酷无情的武器,二十三号再给外面巡逻的护卫队放松回队的信号。

  他无声的攀爬到大门上,悄无声息的打开上方的弹道孔,将黑漆漆的洞口穿过弹道孔悄无声息的对向人群中央的领头人。

  二十三号看了看所有人的行进距离,他的通讯上面显示着护卫队所有人的行进路线,“十分钟所有人人便能赶回来。”

  “是需要我们直接击毙所有可疑`抗议者工会联盟`的人,再直接武力镇压混乱的人群,强行让人群安静吗?”

  虽然说是粗暴了点,但是效用绝对是显著。

  “不,等我的命令再动手。”在此之前他还需要做一些事情。

  “行。”二十三号没什么意义。

  这种特质他在澜家主的身上见过,就像是政客的通病,动手前总得要个章程似的,费心费力的对着被执行对象讲上两句,好证明他们冷酷中的仁慈,即便对方是个即将不久于世的人。

  虽然他觉的这样的东西简直是浪费时间。

  濯尧杨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他不绝的是在浪费时间,他认为在别人眼泪汪汪中送别人走,这似乎是更残忍的事情。

  濯尧杨觉的这能更加深人们对于政客的冷血又残忍的认知,玩弄人将死时的情感,给全世界所有的人看,偏偏没有仁慈却让全世界的人都认为他们仁慈。

  政客是狡猾的高手,而且政客的每一个看似无用的举动都是有绝对深刻的目的的。

  在冰冷的血液即将溅在这片土地前,他赞成来一场`仁慈`的表演,好让这场杀戮变的更正义一点,为人所接受。

  莫回岸让人准备了一个用于演讲的高台,好在精良的护卫队们似乎是百宝袋,轻易的就为他搭建了八米的高台,大门的正中央,二十三号与濯尧杨隐藏在他的下方将散发冰冷杀意的漆黑洞口对准下方的人,保护他不受敌方的突然袭击。

  他们绝对能做到在对方对莫回岸动手前就先一步击毙对方。

  所有人都能清晰的看到他的存在,他还准备了一个扩音喇叭。

  喇叭声会很响,但不用担心被直播间的人听到,因为莫回岸在昨夜已经先一步关闭了对外声音,无论这里发生多大的声音,直播间的人都不会知道。

  更不会知道发生在十八区的一切不好的事情。

  莫回岸清晰的站在所有人的视线下。而这时候在老商的示意下,煤炭场聚集的黑山区所有正好赶到。

  他一出现就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领头人见他出现闪过一丝狂喜,他身边的人就将手无声放在了背后,而潜伏在暗中的护卫队也在第一时间同时瞄准了他们。

  人群有些骚动,更多的是好奇的看着大门之上的人。

  莫回岸却对下方的人群这样说:“五十个名额是给这片所养育我的土壤上的黑山区乡民的名额,因为这此黑山区碳场辞退了五十个,所以名额还剩五十个。”

  众人哗然这也太不公平了。

  这意思就差没说,给乡亲父老开后门,而且这五十个名额是人黑山区不要的才给的了。

  凭啥这么给黑山区的开后门!这不公平!他们大老远来不是为了受这不公平待遇的!

  看着骚动又愤愤的人群,在所有人看来莫回岸这话无疑是在自找死路,便是护卫队的人,老商都没想到莫回岸会这么`硬气`的回答。

  就他们澜家主这地位也不敢公然搞这潜 规则CAO作啊,怎么的也得给披个好看点的外披啊,园主咋直接秀骚CAO作反要将死自己。

  连后边赶过来的黑山区的父老乡亲都给愣了,听着这上千人的质疑脸都有些发红的尴尬。

  领头人是直接笑了,不用他再起哄,接下来的愤怒人群都能生撕了这个公然区别对待的园主,忠实的记录仪记录着这里发生的一切,让他名声尽毁。

  但是莫回岸接下来的CAO作做才让人知道什么才是更硬气。

  父老乡亲都不敢说话。

  “凭黑山区这片土地是养我的地,黑山区的父老乡亲是在我困难的时候帮助过我的人,我帮的是我莫回岸的恩人。”男音分外掷地有声像是浪花砸在众人的心上。

  原本尴尬的众人一听莫回岸把他们都全给算进去了这下更是脸热了,要知道黑山区帮莫回岸的也就大流,老商,还有老壳,其他人都是受莫回岸的帮助呢。

  这说他们是恩人,这实在有些不敢承受了。

  莫回岸也看到了远处拿着扫把,锅碗瓢盆啥的武器’来护卫保护他的黑山区人。

  他意有所指道:“现在都是恩人。”一句话是把所有黑山区父老乡邻给感动的眼泪汪汪,想明白其中的事情,顺带着士气都转了。

  甭管啥原因,甭管以前,有难的时候来帮的人有心来帮的人那都是恩人。

  现在帮也不晚。

  这理直气壮的话果然又是引起一片哗然,虽然没有不对,这话不光听着实际也是有理,但实际这话没人敢明目张胆的说出来。

  而莫回岸就这么说了,还理所当然的说了。

  “是个汉子!”老商不由咽了口口水。

  二十三号也大受震撼与冲击,就没个不受冲击的。

  有人就反驳恩人也不能这样啊,莫回岸却直接反驳道:“不这样对待恩人,怎么对待恩人?先对待你们这群想要抢砸我园林的敌人?”

  所有人对怼的不说话了。

  “这怎么能是敌人呢。”有人悄悄的觉的说的严重了。

  于是莫回岸看着下边人也面无表情说:“哦,我也觉的你们说的严重了。”

  把名额送恩人的事,这事明明是正当的事就给批成了不公平的事,这可不就是给说严重了吗,这才是不公平,对他的不公平对他选出的人的不公平,对他恩人的不公平。

  那人总觉的这话不对劲,被莫回岸给绕了进去但一时间也想不出哪里不对劲。

  在所有人都觉的这骨头硬的没法的时候,莫回岸又轻飘飘的扔出个重磅炸弹:“各位是不是忘了,这是我的私人园林,不是政府工程,也非政府包括其他慈善所有?”换言之没有人能随意对他的决定进行置喙。

上一页119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