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抽到npc身份卡[无限] 作者:白桃脆片(上)

 

文案:

祈无渊从小身体不好,所有人都觉得他活不过25岁。

偏偏他最不想死。

强烈的求生欲让祈无渊得到一个改命机会。

——他被卷入了一个叫做「第四世界」的奇怪地方。

祈无渊在第一个副本,以1%的概率抽到了最难的npc身份卡。  

不止如此,接下来所有需要抽身份卡的副本里他得到的都是最难的npc身份卡。

玩家们从最开始的幸灾乐祸,再到祈无渊一次又一次的完美通关后变成他的狂热追随者。

祈无渊强大、冷静,是最可怕的副本机器。

有人总结:“「第四世界」不适合普通人,但却是一个非常适合疯子的狂欢地。”

而祈无渊是唯一一个得到了官方称号“疯子”的人。

「第四世界」是无数人的埋骨之地。

一半玩家惧怕祈无渊,一半玩家则把他视为希望。

他是最完美的NPC扮演者。

 

·强强,非成长流,爽文

·受有强到偏执的求生欲,但三观正常,不会为了求生选择任何卑劣的做法,信奉“强者挥刀向更强者,弱者挥刀向更弱者”,他是强的那个

·拒绝任何写作指导、拒绝任何ky,请勿在评论区提其他作者or文章,大家互相尊重,谢谢啦

 

内容标签: 无限流 相爱相杀 爽文 直播

搜索关键字:主角:祈无渊 ┃ 配角:郁北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强者挥刀向更强者

立意:逆境中成长,保持本心克服困难,成为更好的自己

 

作品简评:

人人都说祈无渊活不过25岁,他却以改命为契机,进入了危机四伏的第四世界。和其他玩家不同,祈无渊刚进入副本就抽到了NPC身份卡。在副本世界里,凭借着完美的通关率和系统的特殊对待,祈无渊很快就吸引了大批玩家的注意,他看似冷漠疏离,实际惩恶扬善的行事作风更是逐渐获得无数玩家的崇拜。

本文文笔流畅,剧情和感情缓缓展开,副本脑洞大开、丰富多彩,剧情灵动沉浸。主角能力强大,在面对危机时主动出击,冷漠的外表下蕴含着特有的温良姓格。和对手更是从针锋相对到逐渐理解成为志同道合的搭档,共同战斗力挽狂澜,两人感情得到升华。同时文章体现出一种逆境中成长,保持本心克服困难的坚韧精神,值得一看。

 

 

第1章 红白撞煞

  【第125125号玩家,已满足入场条件。】

  【欢迎进入「第四世界」。】

  祈无渊被一阵断断续续的电子声吵醒。

  他刚一睁开眼,看到的却只有无边黑暗。

  祈无渊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浑然陌生的诡异环境中。

  什么也没有的僻静空间,放眼望去只有一片漆黑。

  …这是……怎么回事?

  突然一道蓝色强光迸发出来,祈无渊下意识伸手遮住眼睛,浑身紧绷起来。

  强光过后,祈无渊身前出现一道幽蓝色光幕。光幕尺寸和一般的电脑屏幕差不多大。

  祈无渊脑内响起一道突兀的电子男声将光幕上的文字一一读了出来。

  【滋……副本游戏加载成功。】

  【玩家即将进入低级副本——《红白撞煞》。】

  【通关目标:完成主线任务即可离开。】

  【主线任务:成功存活七天。(中途死亡或生命值降低至0,即为游戏失败。)】

  【玩家身份抽取中——玩家身份抽取成功。】

  【玩家身份生成中……】

  原本流畅的声音忽然发生卡顿,祈无渊脑内响起一道道细小的杂音。

  【滋、滋滋,检测到错误,错误警告、错误……玩家身份生成成功!】

  【玩家身份——新娘(NPC身份卡)。】

  【注:玩家抽到NPC身份卡,属于扮演型身份卡,玩家必须成功扮演对应身份,一旦人设崩坏程度达到50%,即为游戏失败。】

  【以上最终解释权归「第四世界」所有。】

  【游戏正式开始。】

  伴随着最后一声电子音落下,组成光幕的光线向前收缩,蓝白色的光线全部都钻进祈无渊左手的手腕上,贴在手腕上形成一个细长的条形码。

  幽蓝色的条形码闪烁两下后,自动隐藏在了白皙皮肤中。

  伴随着条形码的隐藏,祈无渊顿时就感到一阵强烈的晕眩下坠感。

  无边的黑暗逐渐散去,等到祈无渊再有意识的时候,一根红色蜡烛凭空出现在他手上,以点亮的蜡烛为中心四周逐渐亮了起来。

  祈无渊视野右上角也出现了一行小字——人设崩坏度:0%。

  这是一间老式的木质房屋,鼻尖隐约可以闻到一股陈旧的尘味道。

  祈无渊随手将蜡烛放在桌子上,自己则是坐到了靠里的椅子上。

  祈无渊坐的地方正对着房门。门边还有一扇纸窗糊在木框上,隐约可以看到窗外厚重的夜色。

  房门上贴着一张大大的红色“囍”字贴纸,到处都布置着喜庆的装饰,桌上还装着一大盘瓜子和劣质硬糖。

  祈无渊抿了抿嘴。

  【第125125号玩家专属直播已开启,目前已自动分区至[中式恐怖区]。】

  【目前人气值:0】

  【检测到玩家为新人状态,已自动划入[中恐-新手分区]。】

  【目前人气值:20】

  祈无渊眨了眨眼,迅速在心里筛选了一遍刚刚接触到的大量信息。

  “这个直播是什么?”

  祈无渊的声音清澈透亮,带着一股舒缓的凉意,宛如一汪山泉流过耳膜,听得人耳朵泛起瘙痒,还没浮起的心猿意马又瞬间被透着病气的凌冽冷意刺激得向后一退,不敢冒犯。

  [主播声音好好听。]

  [这个声音我喜欢,嘶,决定了,我再待一会会。]

  [切,我赌这个新人主播活不过十分钟。]

  [我也觉得,感觉主播声音有点虚。]

  零零散散的弹幕飘过,只是祈无渊什么也看不到。

上一页129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