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偶都市 作者:衣带雪(上)

 

  简介:

  男人之间一旦心意相通,下一步就开始父子相称。

  如果不是父子相称,那很有可能以后就夫妻相称。

  ……

  走下那座大桥之前,颜格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座小时候生活过的城市变得这样疯狂。

  石狮子在街上散步,气球人在夜空飘荡

  风筝们挣扎飞翔,活偶将丧钟敲响

  它们睁开眼

  它们唱起歌

  它们欢呼着

  它们……猎杀我们。

  【我所有的残缺,就是因为我爱你。

  从我还是一捧卑微的尘土开始,从瓷窑里熊熊的烈火开始。

  即便我已粉碎,风也会带去我爱你的证明

  ——Luca】

  一般还是日更,跑装修太忙了,等我有存稿了就再把更新时间稳定一下QWQ

  tag:cp有男男、女女和男男女女and人外,主角cp1v1,生存、解谜、战斗、冒险,不正经的冒险文,正经广(不是)告文,欢迎各大商家恰饭合作(误)

  【万恶之源沙雕演奏家攻×莫的感情实力演员受】

  本故事纯属胡咧咧,如有踩雷,作者会笑出猪叫并建议你光着脚趟一下。

  灵感来源:电影博物馆奇妙夜、克苏鲁、景德镇、作者姥姥的鬼故事、作者奶奶的鬼故事,作者同学的姥姥小时候的鬼故事,以及作者小时候逃课当街溜子时的真实经历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奇幻魔幻 现代架空 大冒险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格,黎鸦(黎好坏) ┃ 配角:卢卡(luca) ┃ 其它:汪仔牛奶成精了你还会喝它吗

一句话简介:活玩具揭棺而起,两猛男勇闯天涯

立意:纵使今夜仍有无尽的挑战与冒险,我们仍向往日出时的曙光。

 

 

序章·现世的黄昏

 

 

第一章 老瓷街

  “……因部分地区冬季疫情仍在持续,刚刚发布黑胶唱片《伶王》不久的独立音乐人L2原定于年后情人节在慈陵市小天井举办的演唱会无限延期……”

  “目前我市老瓷街路段因地区规划原因,一些原住户和富华房地产开发商还在就拆迁款对峙中,车友们请注意绕行……”

  “特大喜讯!慈陵最大商业区富华广场12月25日盛大开业!中心旺铺,全城钜惠,季末疯享,欢迎广大市民莅临……”

  “据悉电影《咒都》已内定男主为新晋流量小生薛威明,这部朱培奇导演未拍先火的IP话题之作将何去何从……”

  在老瓷街的十字路口等红灯时,颜格一连换了三四个车载电台,听到的都是些让人不悦的坏消息,尤其是最后一条新闻钻进耳中后,他瞥了一眼副驾座上勾画得满满的试镜剧本,面无表情地把电台关掉,接起了同时震响的来电。

  “颜格啊,考虑得怎么样了?我这边上次联系到的那个朱导对你印象极好,只要你点头,那个讨喜的男二就十拿九稳了。听学长的,现在的剧本风气,主角很难积攒人气。你现在正是长开了的时候,条件又这么好,妥协一下,前途一片光明啊。”

  “可我觉得那个主角的设定和角色特质很有意思,我还是想争取一下。”

  “傻子哎,演员这一行,你前期就算委屈点,攒攒人气,将来能拿到的资源就更多,挑选剧本的余地也就更大,学长这是为你好,将来你毕业就知道这社会的……”

  这个时候,路口的绿灯亮了,颜格对蓝牙说了一声“晚些再聊”,便和学长断了通话,从熙熙攘攘的路口拐进了他从小长大的老瓷街。

  老瓷街以前叫老瓷口,古时候是烧官窑出贡品的地方,到了民国便专门做瓷器外贸,在上世纪战争爆发前一度也是洋商云集的所在,留下了许多古旧的小洋楼。

  地方上一度想把这地方开发成景区,但无奈老城居民太多,这些洋楼几十年来翻修过许多次,老百姓们习惯了那些脱了皮的石膏栏杆下面架着的“烟酒副食”、“牛肉汤”等塑料牌匾,觉得有这些烟火气才算家乡,始终不愿搬走。

  规划处的来过几次,反映说建筑保存不当,居住的又大多是些老人,开发十分困难,上面看市里的拆迁费周转不过来,便没怎么管了。

  官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产开发商们便盯上了这块紧邻着新城区的隐藏旺铺,三天两头便要闹一场拆迁纠纷。

  颜格将车停在老瓷街最大的一栋洋楼下,刚一下车,就瞧见他姥姥家临近的墙壁上用白漆泄愤般喷了一个大大的“拆”字,连紧挨着墙壁的几盆绿植都遭了殃,还没熬过这个冬天,茎叶上就落了星星惨白的漆点。

  他低头看了一会儿,锁了车抬步踏入门中,一进门便听见哗啦一声瓷器滑落的碎裂声响,只见满地瓷坯碎片里,一个夹着公文包的中年男人一脸阴沉地朝着院子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大声说着些什么,旁边老太太的儿子在中间小心陪着笑打圆场。

  “妈你怎么这么固执!人柯经理是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才给了两万块钱一坪的拆迁费,两万块钱,咱这宅子有五百坪,那就是一千多万。你别拦着我,你想想咱妈就三个儿女,老人家年纪大了也花用不了多少,到时候就算是平分,不止鲤鲤的学区,你那房贷也能平了!”

  闹事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前姨父罗建坤。

  颜格上次见他,还是前年二姨抓到他出轨被气进了医院的时候,在二姨果断离婚之后,颜格就再也没见过这个人。

  按理说都已经离婚了,也没有孩子,就不该再和前妻的婆家有什么联系,只不过架不住这人脸皮太厚,自己做生意失败欠下巨额债务,就打起了岳母家老房子拆迁款的主意,隔三差五地来拎些杂牌子保健品,想说动顾老太太卖房子,自己好捞些好处。

  过了年,顾家姥姥就该过八十八岁大寿了,同老瓷街其他同龄的老人不同,她尽管头发霜白,却总是梳理得整整齐,即便是对着无礼之辈,也是一脸平静,连眼角的皱纹弧度都是温柔的。

  此时对方咄咄相逼,顾姥姥也不愿同对方多争执,温温和和道:“建坤,别说了,这房子顾家不会卖的。”

上一页13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