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晋皇后娇宠日常 作者:嘻嘻99(3)

 

第95章 

  眼看着自家父亲被人攻歼, 王元元的心里着急的跟什么似的。

  她一开始怎么都想不到,这事儿竟会被人如此大做文章。

  毕竟这孩子虽说出生时辰不祥,可也不是没有化解的法子。

  等过几年, 她们带着她去庙里,找几个高僧做做法事, 给外面一个交代也就是了。

  哪想到这些臣子们这么无聊。

  恒王是知道王家父女要留下这女婴的事情的, 并且他也很支持王二老爷和王元元的做法。

  他也没想到那些臣子们居然那么闲,竟然能借着这个小小女婴扯出这么多的事情。

  他是不能看到自家王妃这么着急的, 就安慰她道:“你放心,父皇不是那等偏听偏信的人。”

  话虽这么说, 可不知道晋国君的态度之前, 王元元的心里还是没把握。

  恒王见状就亲自进宫去了晋国君那里。

  晋国君哪里能不明白他的来意。

  他其实也不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 只是那些臣子们把问题说的太严重,他这才没有发声,想要看看王家和恒王那边会怎么说。

  如今看到恒王为了此事进宫,他放下手中折子让人把恒王给请进来。

  待到恒王和自己行完礼后, 晋国君就单刀直入的问道:“你是为了王家的事情过来的吧?”

  恒王也不是那等爱废话的人,他干脆利落的道:“是的。”

  晋国君微笑。

  他以前不是很喜欢这个儿子的出生和相貌,所以待他向来冷淡。

  可随着这个儿子长大, 开始接触朝政,帮他处理事情后,他就越发的喜欢起了这个儿子的行事和说话风格。

  难道是因为他平时见到的人说话都太过弯弯绕了吗?

  晋国君边想边问恒王:“那你是怎么想的?”

  恒王闻言沉吟道:“儿子也不知道这件事情要怎么处理,但是岳父那边之所以……”

  他把王大老爷要送走这女婴之后, 王林林和自家王妃说的话,以及王家父女商议后决定把六姑娘记在自己名下的事情告诉了晋国君。

  “王妃之前一直没有表态就是因为他们都说她们家六妹妹的情况一传出去会影响到四妹妹和五妹妹的婚事, 可听完她四妹妹说的话后, 她一点犹豫都没有了。她们当时可能真的没有想那么多, 只是不忍她们的六妹妹被人送走。”

  恒王实则也拿不准自家父皇是怎么想的,但他不想让自家王妃或是岳父她们因为此事受到牵连,所以他就把重点放在了他们之所以不送走这个女婴是因为她们不忍心这件事情上。

  这样一来,就算那个女孩最终要被送走,他岳父他们也不会被牵连。

  晋国君也还是才知道原来这王六姑娘竟不是王二老爷的亲生女儿,而是王大老爷的亲生女儿。

  他也不怀疑恒王在骗他,因为这些事情他只要稍查一查,就能知道真相。

  “你这个岳父倒是个厚道的人。”晋国君对恒王道。

  恒王也是这么觉得的。王六姑娘的亲生父亲都要把她给送走了,这做叔叔的却把她养到了自己名下。

  并且纵然外面的流言传的这么厉害了,王二老爷也没有对外放出王六姑娘的真实身份,这可不是个厚道人嘛。

  晋国君对厚道人向来都多了一分宽容。

  并且他其实对这些所谓的不祥之人的说法是嗤之以鼻的。难道一个国家的兴盛靠的不是君主英明,臣子尽忠职守,百姓勤劳踏实吗?怎么几个所谓的不祥之人就能影响到晋国了。

  晋国君很反感那些臣子说的话,可他作为一个国君又不好自己跟那些臣子们辩驳。

  晋国君对恒王说让他跟王二老爷说不必管那些迂腐的臣子,只管养着孩子就是了。

  王二老爷听完恒王说的话后眼神就是一动,等恒王走后,他直接去了书房。

  余下的时间,他除了吃饭和睡觉之外,都待在了书房里。

  约莫三四天之后,王二老爷才胡子拉碴的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他看莱姨娘把六姑娘打扮的跟个玉女似的吓了一跳,以为家里有什么大事,就问莱姨娘是怎么了。

  莱姨娘闻言就笑道:“之前家里的亲戚们都说不知道我们六姑娘出生了,现在既然知道了,怎么也要过来看看,老夫人让绣娘们做了些衣服给六姑娘换上。”

  原来如此。

  王二老爷这才忆起六姑娘就快要满月了。

  六姑娘的满月宴自有家里的女人们CAO心,王二老爷也不多问,他逗了一会儿六姑娘后,就迈步往外走。

  莱姨娘也没有问王二老爷要去做什么。

  她虽然是王二老爷身边资历最长的姨娘,可王二老爷的嫡妻是云国的公主,纵然她已经去世了,云国也已经亡国了,莱姨娘在王二老爷这一房也还是不敢摆谱的。

  王二老爷离开王府后直接去了恒王府。

  恒王今日休假,原打算在府里陪王元元的,听说自家岳父这个时候上门了,他就站了起来,对王元元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我过去看一看吧。”

  王元元闻言也站了起来道:“那我让人送些茶水过去给你们吧。”

  恒王可能不知道,可王元元可是知道自家父亲最喜欢饮茶了。

  她前些日子得了一些好茶,原本想送一些到顺德侯府和王府,只是一直有事情忘记了。

  这次父亲过来了,她正好让他尝一尝这新茶的味道。

  王二老爷将手里的折子交给恒王后,就老神自在的品起了茶。

  他这几日一直在写这些条分缕析的东西,连饭都没有好好吃,更不用说品茶了。

  如今闻到这茶香,王二老爷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恒王不知道自己这个老岳父给自己看的是什么,他打开折子后就漫不经心的看了起来,可越看恒王的表情就越为凝重。

  看到最后,他已经明白了自己手上这份折子的价值了。

  他已经能够想象到父皇看到这份折子后会有多么的激动了。

  “岳父大人为何不早早上了这折子?”恒王问王二老爷。

  王二老爷说话也很直白:“我之前也不知道国君的品姓。”

上一页163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