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歌 作者:九月流火(下)

 

第74章 少将军

  大军出征,建康内外都在谈论这件事。谢府里,谢玖兮靠在窗边晒太阳,懒洋洋听谢韫珠嚷嚷打仗的事:“沈将军带着十万大军出发了,算上驻守淮阴的军队,足足有十五万!这么多人,肯定能将那些北蛮子打回老家,夺回陈郡。”

  谢家祖籍陈郡,姓谢的人这么多,但唯有陈郡谢氏才是清贵名流。如今徐州投敌,陈郡名义上成了北魏的领土,这对谢家来说无异于被刨了祖坟。

  因此谢家上下对这次战役十分关注,谢韫珠的未婚夫是将门,所以她对行军打仗之类的事非常热衷,在姐妹面前说得头头是道。

  谢韫玉对那些军中官职并不感兴趣,她更关心这场战争对世家格局的影响。谢韫玉问:“听说这次萧家的两位郎君都上战场了?”

  这个谢韫珠知道,她立即接道:“对啊,萧子峰被封为中兵参军,跟着萧将军去淮阴支援,萧子铎封了个龙骧将军,率领两千五百人去青州。”

  谢韫玉皱眉:“萧子锋才是嫡长子,萧子铎的官职怎么比萧子锋还大?”

  中兵参军是僚属,主要用于出谋献策,并没有实际权力。而龙骧将军虽然是一堆将军名号中不起眼的一个,但好歹有兵指挥。

  谢韫珠挠挠脸,这显然在她的认知之外了,她摊手道:“不知道,可能是他运气好吧。”

  她们两人说得投入,完全没注意到旁边谢玖兮的脸色。当夜萧子铎来向她辞行时,谢玖兮什么都没说,支持他所有的雄心壮志。但是,谢玖兮怎么可能不担心呢?

  尤其是当谢玖兮听到沈攸之和萧道共带十五万大军去攻打淮北,而去青州的竟然只有两千五百人。

  谢玖兮知道萧子铎的能力,但其他人不知道,哪怕他是萧道的儿子也不能直接做主帅。所以北上青州的大军由辅国将军粱稚指挥,萧子铎只是副将军,之一。

  粱稚手下一共只有两千五百人,分给萧子铎的人手只会更少。和淮北的军队比,这个数字堪称可怜。

  谢玖兮冷冷道:“青州刺史投降北魏,青州本地士兵再加上北魏支援,兵马何止十万?他们却只有两千五百人。到了青州后,他们既要面对数十倍的敌人,还要攻城,每一步都在拿命搏,你们管这叫运气好?”

  谢韫玉和谢韫珠看到谢玖兮这么激动,对视一眼,悠悠说风凉话:“可是朝廷兵马粮食只有这么点,如今连年征战,土地荒芜,遍地都是逃民,能凑齐十万大军就已经很难得了。淮北可是我们世家发兴之地,总不能舍本逐末,因小失大吧?”

  在他们看来,出兵保护世家云集之地徐州,要远比支援远在北方、和胡人混居多年的青州重要。谢玖兮明白兵力是有限的,征兵并不是她们上嘴皮碰下嘴皮,朝中绝大部分官员都出身世家,他们将资源倾斜给淮北,也情有可原。

  但谢玖兮还是觉得遗憾,若失去了青州,刘宋前几代君王拼尽一生奠定的基业,就都毁于一旦了。若无青州,南朝再不可能统一天下,收复北方故地将遥遥无期。

  但似乎除了她,朝中没有人想着统一。也是,相比于需要耗费几十年甚至几代人的苦差,怎么比得上现成的功名利禄。

  ·

  萧子铎随着大军从东海登陆,齐地百姓听说朝廷援军到来,无不欢欣鼓舞。虽然有民心支持,但他们要面对的局面却着实不乐观。

  都城建康之外,分州、郡、县三级。青州下辖济南、乐安、高密等九郡,共四十六县,治所东阳城。青州最高长官为刺史,住在东阳城,其余郡长官为太守,各自守城。

  元嘉北伐时,文帝也就是南阳公主的父亲、萧子铎的外祖父,为了拿到青州近乎拖垮国力,之后北魏数次想夺回青州,南北两方常年交手,各有胜负。但这次不知怎么回事,北魏士兵如有神助,进攻猛烈且不知疲惫,宛如铜筋铁骨。

  北魏士兵接连夺下好几座边境城池,青州刺史自知打不过,很快献城投降。其余诸郡的太守听闻刺史投降了,也纷纷倒向北魏,只有极少几座城池的长官不愿意投敌,还在抵抗。

  然而,青州第一、第二大的城池东阳、历城已被北魏人接手;高密、安丘二郡太守不愿意投降又不敢迎敌,弃城而逃;唯一一座稍有规模的城池东莱还在宋将手中,但东莱临海,十分不利于作战。

  主将粱稚听着斥候传回来的消息,脸色十分凝重。他们只带来两千五百人,一旦在野外遭遇魏军,定会全军覆没,他们需要尽快找到城池,据城作战。

  粱稚想了想,毫无悬念地选择进攻距离他们最近又没有太守坐镇的高密城:“传令下去,明日起向高密急行军,务必拿下高密。”

  一路上安安静静的萧子铎突然开口道:“将军,我觉得此计有待商榷。高密距离东阳不过三百里,可是高密太守脱逃,北魏迟迟没有派新人接手高密城,可能就是在守株待兔。我们能顺利攻下高密城当然好,但一旦我们耽误了,很可能会被魏军全歼于城外。”

  粱稚很是意外地看向萧子铎,他从没有注意过这个少年,只知道这是萧道的儿子,军中所有士卒包括他,都觉得这不过又一个来军中镀金的世家子。皇上看在萧家的颜面上,封萧子铎为龙骧将军,但粱稚压根没指望他能做出什么贡献。

  没一想到他一张口,竟然对青州局势了如指掌,并不是粱稚印象中何不食肉糜的世家公子。粱稚见他气度沉稳,胸有成竹,试着询问他兵法谋略,没想到越问越吃惊。

  萧子铎对青州山川地形的掌握,甚至要超过粱稚。粱稚收起轻视之心,认认真真问道:“那依你之见,接下来该如何行动?”

  萧子铎早就想好了,不假思索道:“依然去高密,但只派先锋队靠近,佯装攻城不克,立刻后退。主力军则埋伏在高密城外的峡谷中,待将追兵引入峡谷,便里应外合,伏击魏兵。”

  粱稚听着将信将疑:“你怎么知道高密城外有峡谷?舆图中并没有标注。”

  萧子铎说:“将军若不信,大可派斥候去探勘。但魏兵未必会中计,以防万一,我们要留一条后路,好歹失利时能够撤退。”

  粱稚叫来斥候,让他按照萧子铎所说的路线侦查。之后他完全收敛了玩笑之心,问:“你认为应该如何留后路?”

  萧子铎指向舆图,说:“攻克不其。如果我先前的假设正确,魏军想要以高密为饵诱我们入套,定会派兵截断我们的退路。不其靠海又有港口,无论是行船回建康还是运送粮草辎重,必会经过不其。一旦不其被夺,我们无法回朝,只会活活耗死在攻城战中。所以,我猜测他们一定会绕到我们后方占领不其,我们要比他们更快进入不其城。”

上一页153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