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歌 作者:九月流火(上)(2)

  新郎是玄帝太子姬少虞,新娘是明净神女羲九歌。据说他们两人从小相识,青梅竹马,在长辈乐见其成中订了婚,多年来形影不离,感情和美,堪称天界模范夫妻。

  据说明净神女和玄帝太子郎才女貌,男方贵为太子,丰神俊逸,女方出身高贵,温柔体贴,一直是天界宴会上的美谈,就算把话本子里的男女主角抠出来,也不会比他们更完美了。

  据说明净神女尽善尽美,尤其难得的是对太子十分深情,这么多年连大声和太子说话都不曾。如今北天宫遭遇大变,太子被同父异母的兄弟篡了位,姬少虞一夜间从贵公子变为阶下囚,但出身名门的未婚妻依然对他不离不弃,践诺和他完婚。如此佳妻,便是最吹毛求疵的神官也挑不出羲九歌哪里不好,实在是能写进天界教科书的完美太子妃。

  据说……

  如今昆仑众仙亲眼看到羲九歌和姬少虞从面前走过,才知那些据说都是真的,新人比传闻中还要登对养眼。

  姬少虞的长相是种少年气的俊俏,哪怕遭逢巨变都没有染上阴霾,眼睛依然温和明亮。他身边的新娘更是极尽耀眼,她一身盛大的红色礼服,长长的拖尾逶迤及地,上面绣着日月云霞、百鸟朝凤,凤凰口中缀着东海明珠,几乎要振翅而飞。顺着凤凰的视线往上,是新娘纤细的脊背、优美的肩膀、雪白的脖颈,和盛大华美的金色发冠。

  只可惜发冠上盖着一袭红纱,遮住了新娘的真容。红纱若隐若现,隐约能看出里面的人轮廓柔美,却始终看不清具体长相,两旁宾客不由扼腕。

  红纱边缘缀着流苏,新娘的礼服上也缀着众多珠串宝石,可是新娘一路走来,流苏和垂珠竟然纹丝不动,哪怕她登上礼台台阶,身上的装饰都没有晃过。

  仙人们暗暗在心里叹服,越发羡慕起抱得美人归的姬少虞。能让一位高贵的神女情深至此,此生无憾啊。

  众仙有的羡有的妒,此刻都唯有含笑祝福,琼华宫中气氛越发热烈。眨眼间,两人已经站定,婚礼下一步仪式开始了。

  高台正前方主位空悬,旁边坐着九天玄女。九天玄女目光微妙地看着下方新人,她起身,声音中含着妙法,问:“王母闭关,无法亲临,由我代为主婚。姬少虞,羲九歌,皇天后土在上,四海八荒见证,你们二人可愿对着天地起誓,此后结为夫妻,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盖头下的女子没有停顿,立刻便说:“我愿意。”

  她说完之后,身边人竟然久久没有接话。热烈的空气一寸寸凝固起来,寂静从高台蔓延,很快笼罩整个大殿。

  宾客们保持着微笑,脸上的神情依然得体,但偌大的婚礼再无人说话,唯有礼乐声婉转悠扬。

  羲九歌的视线被盖头隔断,身边沉默越久,她的眼神就越冷。但她依然笔直站着,不给姬少虞传音,不催促他快点回答,也不朝旁边看去。他不说话,那她就等,她有的是时间等他开口。

  去年她从人间把他和常雎找回来时,已经和他说得很清楚了。那时,天界最尊贵的玄帝太子已做一身凡人打扮,他背着竹篓,曾经只握笔的手却握着锄头,唯有他的眼睛依然如初见一般,清润真诚,宛如孩童。

  姬少虞和她说:“九歌,婚约的事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已经和母亲提起过很多次,是她执意不肯解除。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出此下策。我真的喜欢她,无法再接受其他女人,若我明知心里有她还和你在一起,也是对你的折辱。九歌,天界想娶你的人有如过江之鲫,没有我,你会找到更好的人。我们的婚约,就算了吧。”

  羲九歌看着他,简直无法相信这是她认识了两千年的姬少虞。她忍不住问他:“神魔交战万年,隔着不知多少代的血海深仇,你竟然要为了一个魔女,放弃天界太子的身份?”

  “九歌,你不会懂的。”姬少虞看着她,眼神中似乎有悲伤,“你……算了,你就当我疯了吧。神魔之间的事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其中纠葛极为深远。即便有仇,那也是祖辈的仇,和我,和她,都没有关系。我身为玄帝太子,自然不能和魔族纠缠不清,所以,我自愿放弃太子之位。父帝有那么多儿子,其实我并不是最合适的太子人选,正好父帝也一直嫌我优柔寡断,既然如此,不妨我主动离开,让北天庭另择明主。”

  姬少虞说完,对着羲九歌拱了拱手,提起地上的药草,转身说:“我厌倦了天上那些是是非非,余生只愿和她在人间隐居,过男耕女织的日子。九歌,看在我们青梅竹马两千年的情面上,劳烦你不要将这个地方告诉母后。”

  说完,他就背对着羲九歌,往山路深处走去。羲九歌看着他一步步走远,忽然开口:“若你的母亲已经无法再得知你的消息呢?”

  姬少虞背影顿住,没有转身,问:“什么意思?”

  “以你的神力,你真的以为能瞒过北天宫众多高手,在人界安然无恙地隐居十一年吗?这十一年,玄帝玄后没有派人来找你,并非你的障眼法多么高明,而是他们已自顾不暇。”

  姬少虞终于回过头,眼睛再度恢复了天界太子的锐利:“父帝母后到底怎么了?”

  这才是她认识的玄帝太子,羲九歌心中稍感安慰,说:“你和常雎私奔后,玄后苦苦瞒了一个月,还是被玄帝发现。玄帝大怒,下令将你抓回来重罚。北天宫为了找你乱成一团,不留神被黎寒光钻了空子。玄帝被他暗算,失去法力,和玄后一起囚在阿毗牢狱中,已十一年没有消息了。我也不知,玄帝玄后如今是死是活。”

  姬少虞越听眼睛瞪得越大,羲九歌的话他每一个字都明白,但合起来后,他就完全无法理解:“你是说,黎寒光?”

  “差点忘了,现在该叫他帝寒光了。”羲九歌没什么感情地说道,“十一年前,黄帝得知玄帝被囚、黎寒光自立为帝后大怒,兴兵平叛。黎寒光和黄帝打了十年,去年终于分出胜负。黎寒光攻入中央天宫,屠杀中天庭无数神族高手,夺走黄帝玺,连黄帝也被他打成重伤。拥有帝玺者可号令天宫,现在,黎寒光是名义上的北、中两方天帝了,他加尊号帝,改名帝寒光。我离开昆仑前,听闻他已往南方赤帝的领域而去,他被困于南方战场,想来一年半载回不来,这是最好的营救玄帝、玄后的机会了。你真的要弃父母于不顾,而和一个魔女在人间隐居吗?”

上一页18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