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红尘中+番外 作者:半缘修道

  杀人红尘中

  作者:半缘修道

  简介:

  谢离与郗真同为九嶷山弟子,不管是礼乐射御书数还是诸子百家琴棋书画,谢离从无败绩。

  而郗真就是永远被他压一头的万年老二。

  为了胜过他,郗真无所不用其极,后来有一天,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

  数术比赛在即,郗真与谢离躲在假山后头,他软着嗓子,拉扯谢离的衣角。

  “师兄,好师兄,你就让我赢这一次吧,求你了.....”

  谢离低眉看着怀里的人,不为所动。

  他又不傻,没有点真材实料的好处,哪儿会松口。

  --

  怎么赢过年级第一?勾引他谈恋爱!

  注意:腹黑高岭之花攻&貌美恶毒傻白甜受

  受真的恶毒,道德底线很低

  弃文不必告知

 

 

第1章 

  山峰巍峨入云端,缥缈的云雾如同条带笼罩在半山腰。山头积雪常年不化,长长的石阶上,还留着不知什么时候的残雪。

  谢离背着剑,步履从容平缓。

  忽听穿林之声,背后一支利剑呼啸而来。谢离眼眸平静,足尖一点,便躲过了这狠辣的暗箭。

  他转身,只见前后出现十几个浅蓝弟子服的人,每人手上都拿着一柄剑。

  这些都是他的同门,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

  谢离神情淡漠,如九嶷山常年不化的积雪。他的长剑未曾出鞘,众人已经一拥而上。

  电光火石之间,谢离已与众人过了数招,他矮身躲过其中一人的长剑,双指打在那人手腕上,那人手腕一抖,当即就松了手。谢离推着他的手腕,将长剑送回,眼见就要划过来人的脖颈。忽见一枚金珠破空而来,打在长剑上,救下了那人的姓命。

  长阶之上,积雪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少年。少年身着殷红斗篷,容貌隐在斗篷之下,只听得到他含着笑意的声音。

  “同门之间切磋罢了,大师兄怎好下杀手?这可有违九嶷山的门规。”

  人群都围到少年身边,一片蓝衣中唯有少年衣衫艳如红梅。他摘下兜帽,露出一张雌雄莫辨,艳色无双的脸。

  谢离看着台阶上容貌秾丽的少年,道:“不是没有人死吗?”

  郗真挑眉,他抚摸着手上一枚飘着红沁的玉戒指,道:“那是我来得及时,若是我晚来一步,这位师兄哪儿还有命啊。”

  郗真笑起来越发纯真艳丽,“大师兄,敢做就要敢认,索姓这位师兄并无大碍,便是执法长老见了,也不会重罚你的。”

  谢离无意与郗真辩驳,他走上台阶,携着一身风雪,看都没有看他一眼,道:“那你就去告吧。”

  错身而过的一瞬间,郗真姣好的面容瞬间阴沉下来。他看着谢离离去的背影,反手给了身边弟子一耳光。

  “废物!”郗真骂道:“这么多人对付不了他一个,要你们有什么用!”

  被打的那个人竟也没有生气,只是讨好道:“师弟,别生气了,咱们次次针对大师兄,也没见几次成功了的。况且大师兄这次下山去了大半个月,耽误了练功,月中大比肯定不如你。”

  郗真面色总算平复了些,跟着谢离一道进了山门。

  九嶷山乃传承千年的大门派,弟子众多,人才辈出。一代弟子中,最优秀的那一位被称为九嶷山嫡传,负责入人世,寻明君,保社稷,匡国本,所有散落在外的九嶷山弟子都要以此人为尊。

  一代弟子中,只能有一个嫡传弟子,嫡传弟子以养蛊的方式选拔。也因此,九嶷山有一条铁律,山门之外,生死不论,山门之内,绝不允许残害同门。

  及至这一代,九嶷山的弟子中,谢离是大师兄,惊才绝艳国士无双,月中大比从来都是第一。而郗真,是这一代的小师弟,同样的天资聪颖,勤奋刻苦,却每每败于谢离手下,月月屈居第二。

  也因此,郗真与谢离几乎不同戴天。

  谢离回了自己院子,换了身衣裳才去大殿见山主和诸位长老。

  郗真负着手,把玩着那枚戒指,来到大殿外。殿外弟子拦住他,道:“小师弟,大师兄在和山主和诸位长老商讨事情,你过会再来吧。”

  郗真笑着拂开弟子的手,道:“没关系。”

  他生得实在是好,五官秾丽如盛开的芍药花,一双猫儿似的眼睛却透着纯真无辜,叫人不舍得为难他。

  守门弟子只得眼看着他走进去。

  大殿宽阔,山主和几位长老高居上首,如面容慈悲的佛像。而谢离,他就站在殿中,一身素青绸衣,腰间勒了四指宽的嵌玉腰带,越发显得身如翠竹,立如玉树。他是清冷俊美的长相,眉眼间盛着一捧化不开的雪,就是看人也是寥寥一瞥,眼中从来不落尘埃。

  郗真厌恶地看了他一眼,抬头看向山主,却又换了幅乖巧温顺的模样。

  “弟子见过师父。”

  山主一贯冷淡的眉眼在触及郗真时也和缓了下来,“真儿,不得无礼。”

  郗真无法,只好敷衍地向谢离行了礼,“师兄好。”

  谢离淡淡的应了一声。郗真看了他一眼,直接走到上首山主身边,甜着嗓子道:“师父,方才你们在说什么呢?还不许人进来。”

  山主让郗真站在自己身边,道:“在说燕帝立储之事。”

  九嶷山弟子每月一次大比,称之为争花日。九月里的那次争花日,不出意外是谢离夺魁。而这次夺魁,为谢离争取到了下山的机会。

  九州割裂已久,草莽出身的燕帝征战二十余年终于平定天下,立国号为燕,国都为长安。燕帝膝下只有一子,名曰重明,于金秋重阳正式立为太子。九嶷山于是派谢离下山,代表九嶷山参加立储大典。

  郗真心里不平已久。若无意外,九嶷山这一代的嫡传弟子要辅佐的明君,应该就是这位重明太子。然而,谢离先郗真一步接触到了重明太子,这让郗真如何不生气。

  郗真看了眼堂下不动如山的谢离,眼里浮着恶劣的笑意,道:“我还没见过重明太子呢,师兄,不如你给我讲讲,重明太子是个什么样的人,立储大典又是什么样子?”

上一页78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