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的药引傻妃+番外 作者:糯米米(下)

 

第132章 不要给寡人哭着求饶

  秦公公暗自揣测了一下萧荆羽的心思,觉得他并没有在说反话,才退下了,告诉成衣房的人萧荆羽的口谕。

  成衣房的人小心翼翼地应下了。

  风嘉渝原本以为可能还会有不长眼的奴才惹自己生气,但是没有想到成衣房的人回来后对自己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风嘉渝便知道这肯定是萧荆羽同意了给他做衣服,气焰又重新嚣张了起来:“哼,你们可得好好给我做,要是做不好......”

  帮他量尺寸的宫人连忙点头哈腰地道:“是,是......”

  风嘉渝:“拿你们最好的布料来给我看看。”

  不一会,成衣房的宫人便捧着一块布料递到他手上。

  风嘉渝仔细的查看了一下成衣房的人交给自己的布料,发现上面的纹理都十分的细腻精致,触感丝滑柔软,这才满意的说道,“嗯,就用这个吧!哦,对了,上面的刺绣要给我做精致些,回头我会让萧......王上好好的奖励你们的!”

  风嘉渝大摇大摆地离开了,蝶花还未回过神来,疑惑地问:“怎么如今宫里的人对您都尊敬了许多?奴婢还担心您会吃个闭门羹呢。”

  风嘉渝得意洋洋地挺了挺胸脯,回头看了看周围,然后神神秘秘地对她说道:“我只悄悄告诉你......这当然是因为,你们王上已经拜倒在我的魅力之下了!”

  看蝶花大吃一惊的模样,他更加沾沾自喜起来,恨不得立刻飞到萧荆羽的身边。

  听了他的话,高兴的除了风嘉渝,还有一直侍奉他的蝶花。

  一直以来看他这么受苦,她心里也有一些不忍心。

  蝶花:“看来如今王上对公子欢喜得很,连最好的布料也舍得给公子做衣裳,想必公子的好日子马上就要来了。”

  蝶花那句“王上对公子欢喜得很”,让风嘉澜心花怒放,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脸颊有些微红:“那是当然!”

  虽然萧荆羽说过,没有他的传召不能去找他,可今天他对他的纵容让他膨胀了起来,忽然想试试如果自己跟他逆着干,他还会不会继续包容自己。

  想到这里,风嘉渝又撒了欢一样,往萧荆羽的寝宫跑,然而却扑了个空,萧荆羽不在,只有秦公公在那和下人吩咐着什么。

  风嘉渝不甘心就这么离开,正好之前这个太监欺负了自己,现在他要把自己的场子找回来,于是指着秦公公的鼻子,趾高气昂道,“你见了我怎么不行礼?”

  秦公公不卑不亢地说道,“公子有什么吩咐?”

  风嘉渝想要好好的惩罚对方一下,想了一会,最后指着门口的一大堆落叶说道,“你先去把这堆落叶清理了吧,我不想看到一片叶子,实在是糟心的很。”

  秦公公拿不准王上对此人究竟是什么心思,但按近来的态度看,还是暂且不能得罪,于是遵从道:“是。”

  风嘉渝看着其他小太监小宫女惊讶却又不敢说话的样子,心里终于痛快了。

  ............................................................

  萧荆羽现在每日都忙于国事,因为风嘉澜迟迟不松开归还城池,让他无法兑现他上位做出的承诺,现在在朝堂上面临了很大的压力。

  回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风嘉渝站在他宫外的院落里,对他宫里的人指手画脚的场景,嚣张跋扈的模样和曾经在风隋皇宫里的时候如出一辙。

  “那里还有一片叶子呢,狗奴才!”

  “我有些渴了,你去给我倒碗水来。”

  “......”

  萧荆羽的眼神冷了冷。

  风嘉渝察觉到他的视线,侧头见到是他,随意将他喝了的水往地上一放,一蹦一跳地向他跑来:“你回来啦!”

  萧荆羽不动神色的收敛了刚才眼里的厌恶,顿了顿,问道,“你来做什么?”

  风嘉渝觉得刚才他的眼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认真一看,萧荆羽还是原来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又觉得或许是自己看错了,便笑嘻嘻的说道,“我来看看你......你......咳咳咳,你有没有想我?”

  萧荆羽不易察觉地蹙了蹙眉,眼前的风嘉渝像是又回到了当初在风隋国的日子,一样的没有烦恼,一样的任姓妄为。

  他淡淡地说道:“寡人现在还有事情要做,如果你想待在这里的话,就乖一点,保持安静。”

  他的语气明明很平淡,却让风嘉渝感觉出了一丝温柔。

  他骄傲地在众人的注视下跟着萧荆羽进了他的书房。

  “你就老实在这里坐着,不要打扰寡人。”

  萧荆羽将他按在一个椅子上,然后自己转身到案桌后坐下。

  风嘉渝不是一个老实的人,而是一个得寸进尺的人,萧荆羽退一步,他必定又往前走一步。

  萧荆羽越是这么说,就越是激发了他的叛逆心理。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往萧荆羽身边走去,探个头去看他正在看的东西:“你在看什么?”

  没有人比萧荆羽更清楚风嘉渝是个白痴,所以也没提防着他,大大方方地任他看。

  他比柯云楚好一点的大概就是,柯云楚不识字,而他识字。然而事实上,识字也并不影响他理解不了上面的内容。

  风嘉渝本来就醉翁之意不在酒,随便瞥了两眼,关注点根本不在那上面。

  见萧荆羽专注地看着折子,当真一点也不搭理自己,风嘉渝有些不服气。

  他灵机一动,手不太熟练地顺着萧荆羽的衣物往下摸去。

  萧荆羽竟也没有说什么,而是任由他这样为非作歹。

  风嘉渝见他坐怀不乱,只能更加卖力地挑逗。

  他不懂什么技巧,生涩又直白,却让萧荆羽微微乱了几分气息。

  “你屁股欠收拾了?”

  萧荆羽斜睨了他一眼。

  见他终于舍得分一点注意力在自己身上了,风嘉渝眉飞色舞起来,挑衅般地说道:“那你来收拾我啊......”

  萧荆羽握住了他的手腕,制止了他胡作为非的动作:“一会不要给寡人哭着求饶。”

上一页155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