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皇叔下嫁小蛮王后+番外 作者:埃熵(下)

 

第55章 

  深秋霜至, 麦稻金黄。

  摩莲城二公子顺利将黑苗俘虏带去了天竺, 蛮国大军依旧驻扎在落凰坪。半个月里,阚部和遂耶部首领又打了不少胜仗,黑苗残余势力溃散:战死的战死、流亡的流亡。

  凌冽晨起,同伊赤姆大叔议完事后, 并未在大帐中见到乌宇恬风。

  休息了大半个月, 这小蛮子的伤明明已大好,他却总躲着几位首领。好在现下战事不紧, 凌冽便由得他,只当他孩子心姓, 又跑出去玩了。

  他转着轮椅,案几上还堆着这几日中原往来、他没有处理完的密信:

  京中秋闱放榜, 出乎凌冽意料的是,那位前世探花郎, 今生竟高中了状元。

  小皇帝亲自在东山行宫设宴款待, 当众大赞其文章, 朝中几个清流文臣传阅其卷后, 亦赞不绝口,直言此人行文大气开阔, 又有禅机妙趣, 实乃朝堂不可多得的人才。

  而秋中磨勘, 外戚一党则大伤元气。

  小皇帝虽未直接对舒家做什么,却裁撤了舒家、龚家的旁支和门生,并借口江南水患、从江南启了不少士人。江南富贵之家众, 虽未动京中高门利益,但引入江南士族,无异暗中削弱京中高门权力。

  羽书信中还特别提到:中秋家宴上, 太皇太后终于“病愈”,草草出来与众人见了一面。

  凌冽一边研墨,一边在心中冷笑。

  帝王权术,制衡攻心。

  他这小侄子,倒还当真不愧皇室子弟。

  翰墨的密信则是这两日才到的,带来的消息同样令凌冽震惊:

  戎狄那个废物大太子,竟找出了铁证,证明:老狄王并非病死,而是被二太子联合其母鸩杀。此消息一出,原本支持二太子的不少部落临阵倒戈,老狄王的亲信甚至绑架了二太子之母献给大太子。

  大太子对这个狐媚小妈从无好感,直接斩下她的脑袋挂上旗杆。

  由此,北境草原上的混战愈发激烈、一时难歇。

  这对于凌冽来是个好消息,给他争取了不少时间。

  不过,无论羽书还是翰墨,都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六皇子”的消息,毕竟“元徽六年”已是近二十年前的事了,而且明帝又下令刻意抹杀过其存在痕迹,现在要找,也没那么容易。

  凌冽执笔,细想前世种种:

  建初元年似乎不会再有什么大事,倒是次年上,鲁郡起蝗灾,饥民肆虐、饿殍遍地,小皇帝派阉党赈济,却被外戚从中捣鬼,致使赈灾粮被劫。而后鲁郡饥民集结、盗祸四起,最强的一股甚至险些攻入京。

  凌冽想了想,给羽书去信——

  小皇帝、外戚和阉党的争斗他不在意,但他不想因这群人的蝇营狗苟,便使无辜百姓丧命。

  ○○○

  一帘之隔,营帐之外,红杉林中隐约站着两个人影。

  其中一个身量高大、蓬松的长卷发在日光下煜煜生辉,另一个则随身佩剑、面无表情地牵着一匹毛色黑亮的小母马。

  “多谢,”乌宇恬风拱手,“我会让毒医尽快配药的。”

  牵着马的影十一点点头,面无表情地将缰绳塞入乌宇恬风手中,几个起落消失在红杉林上空。

  王府影卫经年训练,无论何种感情,脸上都是一派木僵。如此,便也没有人能够看出影十一此刻的尴尬和羞赧——他已被小蛮王缠了整七天,这位异国大王耐心极好,且无论他躲到何处,都能被极敏锐地找到。

  每一次,乌宇恬风都是笑眯眯的,被他拒绝也不恼。第二天又攀上树梢,站在离他一臂远的位置,认认真真重复说,他不是胡闹、他是真心想要学骑马,希望影十一能教他。

  影十一被他吓得险些从树杈上摔下去,直白拒绝不管用后,这位影卫队长头一次有些急地反问,问乌宇恬风为何不直接去找凌冽,让王爷亲自教他。

  结果,小蛮王只是弯下他翠绿的眼瞳,笑道:“你不懂。”

  影十一:“???”

  乌宇恬风舔舔嘴唇,没多解释,递给他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后,才继续补充,说如果他愿意偷偷教他骑马,他就让毒医给所有的影卫都配上趋避毒虫、蛊毒的灵药。

  王府影卫,不畏强权。

  影十一瞥眼看见乌宇恬风臂上银白色的小蛇,沉默片刻,站起身来:“一言为定。”

  之后,他给乌宇恬风挑了这匹个头稍矮,但通体毛色漆黑、额心还有一枚白色星星印记的小母马。秋日不是马儿的发|情期,母马心姓温驯许多,正好适合新手。

  刚开始,影十一还担心乌宇恬风对这匹小母马不满,没想到对方一见,一双绿眼睛就亮起来:

  “好漂亮的马!我……可以摸摸它吗?”

  影十一后退一步,示意他随意。

  乌宇恬风试探姓地伸出手,摸了摸小母马的脑袋后,又顺着帮它理了理鬃毛。他的动作小心而温柔,马儿本还有些戒备,被摸两下后,渐渐放松警惕,甚至亲昵地蹭了蹭小蛮王。

  “她叫什么名字?”乌宇恬风问。

  “……雪星。”

  “真好听,”乌宇恬风抱着小母马的脖子,毫不吝啬地夸赞道:“这名字很配你!”

  他说的是苗语,影十一听不大懂。

  但奇的是,那匹明明来自西州的小母马,却好像听懂了一样,黑棕色的眼瞳亮起来,动了动前蹄、更热情地用脖子蹭乌宇恬风。

  影十一瞧这一人一马互动,摇摇头:看来无论人还是动物,说话好听总是讨人喜欢的。

  乌宇恬风虽是新手,但他天赋奇高,影十一只示范了一遍,他就能学得有模有样。影十一观他动作纠正几个地方后,乌宇恬风便渐渐掌握了技巧——懂得在移动时放低重心,用腰部和腿部的力量主动去跟马儿。

  又七、八日后,乌宇恬风已骑得似模似样,影十一也从一开始的胆战心惊,变成放心远观。

  ……

  如今,乌宇恬风挂着一抹淡笑,看了影十一消失的方向一眼,然后利落地翻身上马,朝落凰坪西边的晴山而去——

  晴山是螳螂山西北边的一条支脉,前几日,他偶然在其中发现了一池寒潭。寒潭水深,里头却有许多条肥美鲜嫩的红鲈鱼*,此鱼不常见,只生于崇山峻岭的深水寒潭中,肉质细腻、没有毛刺,用冰镇过,还能生食。

上一页134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