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有归处 作者:语笑阑珊(上)

 文案:

  简介

  梁戍将亲信派往白鹤山庄,命他打听清楚,柳弦安最讨厌什么。

  数日之后,亲信携情报而归,柳二公子第一讨厌抄书,第二讨厌王爷你。

  ————————

  梁戍攻X柳弦安受

  江湖朝堂,基本日更,有事会挂请假条。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弦安,梁戍(shù) ┃ 配角: ┃ 其它:HE

  一句话简介:你起来,活动活动。

  立意:直挂云帆济沧海

 

 

第1章 

  白鹤山庄的主人柳拂书,是当今世间排名第一的神医。

  前些年时局动荡,他率家中三千弟子,南下除瘟疫,北上治伤兵,鞠躬尽瘁,仁心仁术。

  现在时局安稳了些,他又要忙着替诸位江湖大侠疗伤——前阵子武林盟在选盟主来着,所以经常有人断了胳膊折了腿,躺在担架上被抬进山庄。

  百姓也很敬重柳庄主,倘若得了一般的头疼脑热,甚至都不太好意思去麻烦柳家弟子,要知道那座山庄里的人,干的可都是和无常抢命的大活。

  “上回我得了吐血的怪毛病,就是小七子看好的。”

  “小七子是谁?”

  “白鹤山庄里负责买柴的小伙计。”

  看看,就连小伙计都厉害如斯,更别说柳家几位正儿八经的公子,随便拎出来一个,也能当得起一句“华佗在世”。

  除了二公子柳弦安。

  他是城里出了名的纨绔,游手好闲,还很懒。唯一的优点可能就是脸吧,眉若远山眼似桃花,举手投足自带贵气风流,好看极了。可就是这么一个如仙画中人,偏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成日就只待在他那座漂亮的水榭小院中,躺在软椅上看天、看云、看花开惊鸟雀、看细雨浸房檐。

  柳拂书站在院门口,对这金贵的米虫儿子说:“你起来,活动活动。”

  柳弦安倒是听话:“哦。”

  哦完就撑起上半身,晃了两下手里的折扇,活动活动。

  柳拂书气得头昏。

  柳夫人劝儿子:“你大哥此刻正在藏书楼,你字写得好,过去帮着誊抄医典吧,这活不用费脑子。抄好之后送往太医院,他们会将这些医典重新整理,再分发至大琰全境,治更多病,救更多人。”

  柳弦安没挪窝,也没应声,他依旧躺在椅子上,看着天边白丝丝的一朵云,半天突然冒出一句:“生亦何欢,死亦何苦,费那劲。”

  柳拂书二话不说,抄起一根棍子就要打儿子。

  柳夫人赶忙拦住他。

  柳拂书吹胡子瞪眼:“倘若今鬮你病了,我救是不救?”

  柳弦安回答:“救也行,不救也行,都可以。”

  柳拂书怒火攻心,把棍子朝他扔过来。

  柳弦安没躲,脑袋上被砸出一个大包。

  院外的人听到动静,急忙跑进来劝。柳夫人担心儿子的头,又不想让人觉得自己过于溺爱,于是厉声呵斥:“还不赶紧去藏书楼,给你大哥帮忙!”再顺便让他给你看看伤。

  柳弦安应了一声,慢吞吞地站起来,结果可能是被敲得有些晕吧,他没有走向大门,而是径直迈向池塘。

  “噗通”一声。

  栽了进去。

  柳庄主与柳夫人双双目瞪口呆。

  满院子的下人赶紧大呼小叫地冲上前救人,一边救一边胆战心惊,这二公子落水,怎么也不见扑腾挣扎,不会是这么快就……去了吧?

  但柳弦安当然不会这么快就死掉啦,他只是俯趴在水里,恍恍惚惚地感慨,啊,原来这就是死,心中并不感到丝毫慌乱,毕竟人嘛,其始而本无生。

  体会完后,他就闭上眼睛,在众人抢救自己的过程里,坦然昏了过去。

  由于这件事太过荒诞,于是很快的,全山庄、全城乃至全国的百姓,就都知道了白鹤山庄柳二公子宁愿跳湖自杀,也不愿意帮忙抄书。

  懒名天下扬。

  柳夫人拿他没办法,只好反过来劝自家相公,咱们家大业大,养他一辈子又有何妨?而且懒也有懒的好,前阵子他倒是勤快,隔三差五往外面跑,结果被南下游玩的公主相中,差点招成了驸马。

  按照皇上对白鹤山庄的重视程度,这门亲事理应是能成的,那最后为什么没成呢?主要还是因为柳弦安的种种事迹过于惊人,皇上实在难以接受妹妹要嫁给这么一个奇葩,所以亲自下场劝分。

  百姓在听说这件事后,都遗憾得很,毕竟谁心中还没有个一步登天的皇亲国戚梦?柳弦安倒好,送上门的泼天富贵,就因为平日里太不学无术,生生给折腾没了。

  “你们说,倘若柳二公子从今日起幡然醒悟,刻苦读书,还能不能娶得公主?”

  “刻什么苦,我听说他连自己家的藏书楼在哪都不知道,学堂加起来也没上够两年。”

  流言就这么传啊传,城里很是热闹了一阵子。

  倒也不全为假,柳弦安确实找不到家里新建的藏书楼,他所熟悉的,是前年塌了的后山旧楼。

  学堂也确实是上半天逃三个月,那时他才四五岁,不往别处逃,就只坐在藏书楼里翻书,不挑类不挑目,哗啦啦飞速翻着书页,手法和晋地厨子削面有一比。

  正常人显然不会这么看书,所以大家都以为柳二公子是在作妖。柳弦安就这么独自翻完了家中所藏的一万三千九百八十二本书,再回到学堂时,他发现那位山羊胡子的老先生摇头晃脑,依旧在讲着与几年前差不多的内容。

  当场就惊呆了。

  而等他坐下之后,看见同桌还在对着几年前的内容抓耳挠腮,像是完全没搞明白,这种惊呆就更上了一层楼,犹豫再三,柳弦安还是没忍住问道:“你这几年都在干什么?”

  同桌奇怪地看他:“那当然是学习啊,你当人人都像你爱玩,我们可累得很。”

  柳弦安还想再问,先生却已经站到了他身边,此子不来还好,一来便勾着别人说话,扰乱课堂秩序,该罚。

上一页113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