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国质子非要怀摄政王的崽 作者:青猫团(下)

 

第55章 

  谢晏感受到裴钧的滚滚热意。

  这药遇水即化, 只需一点就能助兴,再是软弱的人,一钱两钱药粉也足够逍遥。姑娘们人人备着一瓶, 只是客人有需要时才会拿出来用, 平时一年到头也未必能使完一整瓶。

  但谢晏并不知道, 他把一整瓶都倒进茶壶里了。

  他哪里吃过这样的亏, 亏大了。

  感觉又像是回到马背上,迭荡颠簸。

  殿下-身上尚披着外衫, 而他却是衣不蔽体。

  后来,他实在是又麻又疼, 低低地哀求起来:“五郎……”

  他呜咽一声,感到眼角唇边被人密密亲-吻, 听到裴钧贴在耳旁道:“还早。或者你自己来。”他气喘地顿了顿,“……手。刚才怎么教你的?”

  谢晏又掉下泪珠,一抹眼梢早已染成好看的芙蓉色,如欲待堪折的花枝。温热的气息落在颊边, 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被裴钧抱起来放好时,整个人不知所措, 看一眼都觉胆战心惊。

  两人肤色有些许不同,裴钧的如蜜色。

  谢晏睫如蝶翼, 颤着颤着就闭上了。

  裴钧命他睁开眼睛, 最可恶的是,他还叫谢晏两人并在一起。

  结束的时候, 谢晏眼神空茫, 在裴钧伸手过来欲揩去他唇边飞溅的什么东西时,下意识地舔了舔唇角, 舔完,随即就皱起眉来,难吃得呜了一声。

  他不知自己已触犯了猎人的禁-忌,无辜清瘦的小鹿又一次被猎人摁入泥草芬芳中。

  后来他又困又累,被裴钧抱去沐浴,在等热水的时候,他在桌边又叫他:“听话,腿……”

  谢晏晕晕乎乎地照做了。

  不知过了多久,听见水声,感到水面没过了胸口,他感到本能害怕,但实在懒得动一下了,只折身紧紧抱着一起沉入水里的裴钧,任他发疯地折腾了好几回。

  什么时候睡去的,谢晏也不知道,只记得终于可以躺回床帐里时,窗纸已经透进了冥冥微光。

  ……

  直到天光大亮,谢晏还趴在枕上一动不动,腰背往下盖着条薄毯,睡得深沉。

  屋里没燃净的安神香催得他昏昏沉沉。

  比之他的困倦,裴钧却已早早起床梳洗过了,神情大好,此时端着香喷喷的米粥和宣软的糕点回到内室。他将食盘放在床头矮柜上。弯腰捡起堆叠凌乱的衣物时,发现了滚在床榻下的小药瓶。

  取出一看,瓶身上刻着春风楼的标记,想就是谢晏给他下药的那瓶,但瓶里已空了。

  裴钧好气又好笑,哪有给人下这么多药的,就算给畜生配种能用得着这么狠吗?他撩开半扇床帐,坐到边上又气得想掐他一下,但一掀开薄毯,便只看到他肩头腰身的青青紫紫,可见昨夜裴钧多混账。

  但再混账也混账不过给他下药的谢晏了。

  裴钧都还没怎么着他呢,就哭得跟被人……了似的。

  谢晏睡得好好的,意识朦朦胧胧时,感到有人来亲他的嘴,皱了皱眉,随即又感到腿被拨开了。

  他一瞬间浑身紧绷,昨晚的荒唐记忆混沌地流进脑海,他霎时将膝并紧,近乎求饶地按住裴钧的手:“疼……都磨破了,不要再来了!”

  裴钧去拂他的手,谢晏又哀嚷道:“手也不行!酸了!”

  裴钧轻笑了一声,低头在他肩上浮现的指痕处亲了亲:“疼才要看,就看看是不是真的磨破了,不碰你了。”

  “……”谢晏半信半疑,嗓音微哑,“就只看看?”

  裴钧嗯了一声,从袖中拿出药膏给他看:“只是看看。”

  谢晏也感到火辣辣的涩疼,很是害怕破皮了。这才松开他的手,配合地展开膝,看他蹙着眉仔细观察了一会,不由多了几分紧张:“看到了吗?”

  裴钧神色凝重:“再打开一点,看不清。”

  谢晏虽觉得不对,但还是听话地展开到最大,担忧地问:“怎么样?”

  裴钧似审阅奏章折本似的,将他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才严肃而慢吞吞地道:“真的破了。”

  谢晏听罢就呜呜两声,把脸羞愧地埋进毯子里,抱怨起他来:“都怪五郎……我破了,一定没法走路了……”

  裴钧打开药膏,用指腹融开来,好笑道:“怎的怪孤,你给孤下了多少药,你心里不清楚?”

  谢晏心虚不答,想往床下跑,但一坐起来就倒吸一口气,只好老老实实躺回去,捂着眼等殿下给他涂药。他两手捂住眼,感到药膏涂在酸涩处,清清凉凉的,瞬间舒服很多,就不由得想起昨夜殿下的……

  突然留意到裴钧的动作,他用力一夹,嚷道:“……说好不来了的!”

  裴钧的手被他夹住,顿了顿,声音温和道:“这里也破皮了。你怎么这么……娇气?”

  谢晏听了大惊,想低头看看,但转念又想到别的东西,狐疑地看着裴钧,明明他和殿下是一样的,“那五郎破了吗?”

  “……”裴钧戏弄他不成反而自食其果,只好道,“没有。孤……皮厚。”

  裴钧闭上嘴,安静给他上药。看到谢晏舒服地又快眯过去了,便想起件事来,觉得此时窥探是最好的时机,便往前坐了坐,摁在他肚皮上:“孤忽然觉得药效又上来了,平安……”

  谢晏惊骇得睁开眼,将裴钧看了看,可他实在应付不了了,惊慌失措道:“那怎么办?”

  不等裴钧说出话,谢晏机灵地想到了办法,翻身趴在了枕上,勉为其难地说:“那你用背罢,昨天你用背也能……唔!”比起别的地方,或者酸痛的手,背他还是可以接受的。

  话音未落,就被恼羞成怒的人一掌捂住了嘴。

  裴钧看到他露出的白腻后背上也有一小块磨红了,才更觉自己昨夜有多荒唐疯癫,竟连他的背也……而且这种事没必要说出来!

上一页128
  • 下一页